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66岁老人为这个老旧社区排忧,仅靠热心人能解难吗?

2019-12-19 13:50 北京晚报 TF010

在朝阳奥运村的大羊坊2号院,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有事儿找大可!

大可,指的是66岁的居民柏大可。从2013年起,大羊坊2号院成立了居民自管会,柏大可打那时起就担任自管会主任。小区里里外外的环境、停车、绿化都由他来张罗,就连家长里短的矛盾纠纷,他也帮着调解。有了热心人,小区处处透着暖意。然而,要保持长久的舒适和宜居,靠几位热心人真的够吗?

从脏乱差到成立自管会

顺北苑路北行,出了北五环不远就能抵达大羊坊2号院。门口安装着车辆识别系统,居民车辆驶入时可自动抬杆。走进院子,记者看到小院不大,总共也只有2栋楼、8个楼门。楼院有些年头了,可是干净敞亮,路面平整,停车有序。

大羊坊2号院始建于1975年,住着72户居民。2010年前后,小区陷入失管漏管的状态。有人把公共区域圈成私家菜园,开荒种地;垃圾好几天才清理一次,臭气满天;楼院没有门禁,谁都可以随便进出;汽车随便停放,居民四处安装地锁;道路坑坑洼洼,下雨时污水横流……

2013年,在奥运村街道办、大羊坊社区的推动下,2号院完成了违建拆除、路面硬化、停车设施等硬件改造。按照朝阳区的部署,大羊坊2号院作为“准物业”管理的试点之一,由几位热心居民组成小区自管会,一手操持楼院里大大小小的事务。

当年,柏大可开始担任小区自管会的主任。老人发染白霜,清瘦挺拔,鼻梁上架着一副细细的金属框架眼镜。起初,他并没有应下,但产权单位的领导几次登门邀请,其中一句话打动了他:您是老党员,把急难险重的活儿交给您,我们放心!

72户心服口服交了管理费

打那以后,柏大可就跟社区里的大事小情“耗”上了。这头一件事,就是收取管理费。

“我们几个自管会成员一分钱工资都不要,义务为大伙儿服务。可是社区管理本身就需要成本,大到清运垃圾、门卫工资,小到阻车杆起落的用电,都要收费。”柏大可说,经过街道办、居委会共同核算,在政府补贴的基础上,每户每年要分摊100元的管理费。

与商品房小区一年动辄数千元的物业费相比,大羊坊2号院100元的管理费简直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然而这里的住户多年来从没交过这种费用,一时之间要掏钱,很多人接受不了。

没办法,柏大可就带着管委会的成员一家家地做工作。今天吃了闭门羹,就明天再登门。居民有情绪,有时直接去敲柏大可家的门,其中不乏质问的、骂人的。老伴儿气得不行,几次哭着让他卸任。

但柏大可依然坚持了下来。终于,72户居民对他心服口服,全部交上了管理费,并在此后的6年时间里从未拖欠费用。

这里的住户人人都有柏大可的手机号。今天这家管道漏水了,明天楼道里有堆物堆料了,后天有住户要办理停车证了……这些事儿一天没断过,事无巨细都靠他解决和协调。

柏大可就好像“长在了”小区里。他每天都要楼前楼后巡视好几圈,碰上问题能解决的当时就解决了,解决不了的就直接向社区反映。

要卸任街坊邻居舍不得

小区门口,两间社区用房总共10平方米,既是门卫的住处,也是柏大可的办公室。书桌上放着几本厚厚的账簿,详细记录着社区的各种花费,就算是换一只灯泡、买一卷胶带的费用也标注出来,居民可随时查阅。

自管会成立六年,最初的几位成员有的搬了家,有的要带孙辈,也有人身体不好选择退出。当年的热心人,如今所剩无几,就连柏大可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去年,因为月工资不足2000元,两名门卫先后辞职离开,停车管理只能由自管会自己来。“系统能自动识别居民的私家车,抬杆放行。可是一旦有走亲访友和搬家送货的临时车,就要靠人工登记。”柏大可说,接到居民的电话,他都要第一时间赶过去。

繁重的社区管理工作,有时困住了这位66岁的老人。他爱好广泛,不但喜欢旅游,还是北京钓鱼协会的裁判员。但如今,柏大可为了给大家提供更周到的服务,总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不久前,朝阳区引入了国企物业朝阳家园,为大羊坊2号院提供专业的物业服务。没成想,居民们早已习惯柏大可的亲力亲为,还想请他继续管。

“物业进驻是好事!他们人手多、又专业,肯定比自管会管得好。”柏大可向居民承诺说,自管会不会解散,而是要为居民、物业之间搭建沟通平台,继续推进老旧小区的管理。

像柏大可一样,在老旧小区里,总有几位热心肠居民承担着主要的工作。在朝阳砖角楼社区,60多岁的王静环义务照顾孤寡邻居;在西城安南社区,71岁的倪复才是小巷管家,积极参与环境整理;在东城长青园社区,十几名老人干脆组成了一支“热心肠服务队”,为高龄、空巢老人送去关怀……

因为居民的参与,社区才变得温暖有爱。不过,如果仅仅依靠这些热心肠,恐怕行之不远,更需要政府、居民、社会力量的多方共治。

老小区物业管理

应该“一小区一政策”

记者:很多老旧小区的管理是依靠几位热心肠的居民。您怎么评价这种现象?

李文兵(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从2011年起,朝阳区开始陆续推行老旧小区的“准物业”管理。也就是由政府改造硬件设施,再以居民自治的形式解决社区管理难题,义务为街坊邻里提供治安、保洁、绿化、停车管理这四项服务。

但慢慢的我们发现,一些居民骨干随着年龄增长,时间、体力、精力都不比从前,这种模式就变得难以持续。

记者:老旧小区的物业管理,应该采取什么方式呢?

李文兵:只靠“热心肠”肯定是不行的,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最好的方式还是引入专业化物业公司。

记者:老旧小区居民的缴费意识相对较差,这个问题如何破解?

李文兵:在计划经济时代,物业服务是一种单位福利,不需要居民自己缴费。而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老旧小区也应当建立与住房制度改革相匹配的物业管理体制。当然,居民的思想观念转变不是一蹴而就的,会有一个过程。

我认为老小区的物业管理收费不要一刀切,而是“一小区一政策”,甚至“一楼一政策”,遵循系统设计、总体考虑、逐渐转化的原则。政府、产权单位、居民,每一方都出一点资金,才能够形成良性循环。

记者:物业入驻后,居民仍然需要开展自治。这时又有什么办法能够提高居民的参与率呢?

李文兵:我在调研中发现,很多社区活动的参与者往往每次都是那几张熟面孔。居民参与率不高有两个原因,一是社区动员不充分,二是居民的公共参与意识不强。作为社区,应当找准居民的需求点,抓住关联利益,分层分类动员,做到强意识、育组织、兴文化、优环境、增福祉。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朱松梅 韦艳玲 摄

分享到

“消消乐”为北京老旧小区垃圾减量:旧杂物换新,废品兑用品

北京80个老旧小区改造启动,这三个小区改造方案居民说了算

北京老旧小区怎么改?一本手册全明白

今年北京老旧小区改造方案定了!开工80个完工50个

石景山八角老旧小区改造引入社会力量,提升150万平方米整体环境

北京老旧小区改造将推广“劲松模式”,物业服务“先尝后买”

政府补贴,居民出资!大兴首部居民自筹平层入户电梯投入运行

北京市街道办事处新条例,社会力量助力老旧小区焕新

没物业却鲜有人投诉,北京这个老小区如何做到的?

从“病区”到“特区” ,失管小区引入物业管家,走出治理新路

北京朝阳率先试点社会资本改造老旧小区 破解了这两大难题

“电动车骑上天桥”成风 交通执法人员一小时纠正20余起

交通队开展静态停车秩序综合治理 街边停车规矩了

仁和医院体检场地面积扩大一倍,预约挂号节省时间

北京朝阳安立路:私家车“任性”变道插队占公交道有改观

电动车为图省事开上天桥,不顾提示横冲直撞太危险!

这些事帮您办了!石景山区杨庄北区3号楼东侧的私家果园变回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