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朝阳望花路东里有一个可怕的蜂窝,群蜂乱舞屋里钻,惊扰孩子蜇老人

2020-09-10 14:29 北京晚报 TF015

9月7日,朝阳区望花路东里4号楼居民石女士向本报和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该楼2层与3层之间的墙缝里有一处蜂巢,每天都有大量蜜蜂“倾巢而出”,顺着3层的缝隙往屋里钻。群蜂乱舞,大人孩子不堪其扰,一位八旬老人更是被蜜蜂蜇伤了。这群“不速之客”从今年7月开始集中出现,如今情况愈演愈烈。目前,在本报及属地街道的多方协调下,消防部门、专业消杀单位、小区物业正在合力解决问题。

蜂波 黑压压一片让人头皮发麻

9月7日当天,记者刚到望花路东里4号楼,站在1单元门前能隐约听到蜂鸣,楼门口时而有蜜蜂飞过。顺着石女士的指引,记者看到,位于3楼的两扇防盗窗外,群蜂乱舞,甚至呈包围之势。

石女士住在3层,进入她家,屋里真可谓一片狼藉,簸箕里、垃圾桶里,黑压压的蜜蜂尸体看得人头皮发麻。窗台上几只蜜蜂还在爬来爬去,有一些因为杀虫剂的缘故蜷缩一团还在“垂死挣扎”,更多的蜜蜂则正在一边飞一边撞着窗户,发出“啪啪”的声响。在阳台上稍稍挪动步子,脚底下便觉得踩碎了什么东西,低头看,仍是蜜蜂。

“每天一早,蜜蜂直往屋里灌,少则几十只,多则上百只,太吓人了!”为了让记者瞧得更清楚,石女士翻动垃圾桶细数着蜜蜂的个数,正数着,垃圾桶里未死的蜜蜂突然又飞起来,惊得石女士赶紧把手抽回来,“我真的要崩溃了!”石女士说,楼里最初发现蜜蜂是在今年7月,当时蜜蜂的个数并不多,被侵扰的除了她家,还有隔壁的李奶奶家。经她们寻找,发现在2层与3层之间的墙面上有一处裂纹,蜜蜂就是从这里飞进来的。到9月初,蜜蜂的问题对居民们来说已成大患,每天钻进屋里的蜜蜂数量激增,现在,大家都盼着能够尽快解决“蜂波”问题。

揪心 起床先对着窗帘喷杀虫剂

石女士家被蜜蜂侵扰最严重的房间是卧室。卧室里的桌上、床上甚至地上满是玩具,很明显,这里不仅是孩子的卧室,更是孩子的“游乐场”。石女士说,她的孩子刚上小学,这个房间确实是孩子的主要活动区域,“小孩子好动,万一被蜇到可怎么办?”

在这间屋里,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怪味,石女士说这是杀虫剂的气味。每天一早,一家人都不敢拉开窗帘,这扇窗帘是在清晨时段抵御蜜蜂的“最后屏障”。他们一家人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先让孩子“撤离”,接着两个大人便对着窗帘喷杀虫剂,一边喷一边就能听到窗帘的另一面蜜蜂“噼里啪啦”落地的声响。

石女士曾特意将纱窗的缝隙堵了又堵,几乎所有缝隙都塞满了手纸,但蜜蜂似乎无孔不入。记者正拍着视频,身后的窗棂突然发出“啪嗒”一声响。回头一看,一只蜜蜂从窗户上掉落下来。

住在隔壁的李女士今年85岁。记者敲开她家门时,老人刚从医院换药回来。一周前,老人不慎被蜜蜂蜇伤,如今手背仍然肿得像馒头。老人说,其实蜜蜂只是轻轻蜇了她的手指头,没想到整个手都肿了。据老人的家人说,一周前,因为进屋的蜜蜂越来越多,他们怀疑房屋的外墙上有裂纹,于是四下寻找。一个墙角处平时总放着一张桌子,老人掀桌布检查的时候,墙角正好有一只蜜蜂钻进来,一下蜇在了手上,“我们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有个针鼻儿大的眼儿,蜜蜂就能钻进来。”

从老人被蜇伤到现在,家里的墙上多了几块水泥补丁,老人家人说,这是他们自己抹的,发现任何小裂纹都不能放过,自从修补这些细小裂纹以后,情况已略有好转。

困难 寻找隐秘蜂巢成最大难点

为应对蜜蜂带来的安全隐患,石女士也想了很多办法。她曾向小区物业进行过反映,物业工作人员冒着被蜜蜂蜇伤的危险登梯爬高,在外墙的裂纹上封上了水泥,但因为技术条件有限,这个办法效果不理想。在向各方求助过程中,石女士从消防部门得到了一个专业消杀单位的电话。不过,拨打电话她才得知,请专业人士来消杀是要居民自付费用的,且费用不低。

这个蜂巢究竟在哪?目前,从楼的外观上只能看到墙上的裂纹,里面蜂巢的大小和具体位置均不可见,而破坏墙体则有可能引发更大的危险。进入9月,“蜂波”愈演愈烈,石女士再次拨打119求助。记者走访的当天上午,消防员赶到现场,对该楼的外墙再次进行了处理。除了表面处理,消防员还在墙壁缝隙内部塞了填充物,但当天下午,仍有大量蜜蜂往屋里飞。

“这种事在城市里真不多见,出现这样的问题我到底找谁能解决呢?”石女士等居民表示,社区、物业虽然很有责任心,但无奈技术有限。处理蜂巢不比火情,总是打119他们也于心不忍,更怕耽误了火情大事。

进展 各方正合力解决蜜蜂隐患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理事、北京黑豹野保站站长李理告诉记者,蜜蜂在墙内筑巢的方式,确实会给处理带来很大的难度。如果蜜蜂是在建筑物表面筑巢则有很多解决办法,套袋、烟熏、高压水枪冲击都能解决,但在墙壁内部的蜂巢却用不上这些办法。最安全、简便的方式仍是修补墙壁表面裂纹,封堵蜜蜂的出路。根据蜜蜂的习性,这项作业在晚间进行会比白天更安全。前期封堵效果不明显可能有几种原因,要么是水泥的标号不够,要么是还有其他缝隙没有发现。

另外,李理也提醒广大市民,如在家发现类似情况,应尽快报警。如果蜜蜂附着在皮肤表面,不要拍打,安全的办法是用树枝或类似道具放在蜜蜂附着处,让蜜蜂自行爬上树枝再把树枝移走。如果居民已经被蜇伤,轻微蜇伤一般在48小时内便可以消除疼痛,可以使用芦荟、风油精涂抹的办法来减轻疼痛,如果蜇伤较严重应马上就医。

9月7日采访当天,记者联系到属地望京街道办事处,同时转述了专业意见,望京街道办事处对此问题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再次协调消防队赶到了现场。通过采纳专业意见,消防员穿上防护服,对该楼墙面进行了细致消杀,寻找到多处细小裂纹并进行了封堵。

9月8日下午,居民们告诉记者,社区又请来了专业消杀队进行消杀,但因现场蜂巢具体位置不确定,这给消杀作业带来不小的难度。

望京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经过一系列细致处理,最终效果如何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属地街道也会持续关注,确保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后期蜜蜂仍然出现,他们将协调小区物业,进一步商讨解决办法。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景一鸣  文并摄

流程编辑:TF015

分享到

可怕的蜂窝终于找到了!藏身于阳台墙壁缝隙,多方接诉即办清理蜂巢

顺义太平社区居民楼盘踞10余处蜂窝,社区吹哨多部门联手摘除

衣柜里掏出30斤蜂窝,竟是从这里进来的!吃货网友别只惦记蜂蜜

湖南发现超大蜂窝 网友:蜂窝中的摩天大楼

湖南发现超大蜂窝 78斤重似蜜蜂宫殿

湖南发现超大蜂窝 重78斤数千万只蜜蜂很恐怖

湖南发现超大蜂窝直径1.5米重78斤 网友:奇货可居卖早了

双井街道北齿路占道一年多的“金杯”挪走了

追踪反馈:被堵得快行不通了的宫门口二条胡同,老年代步车少了

天黑后行人走路靠“借光”,路灯不亮“摸黑”出行真不便

北京仍有小区垃圾混装混运,“不分类不收运”的监督链条还得铆劲

北京坐轮椅乘公交还难吗?记者跟随体验发现:无障碍出行还差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