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人与法

恋爱时的共同财产和金钱往来,分手后如何“算账”?法官讲解分割原则

2019-12-05 13:25 北京晚报 TF008

恋爱时,两人一起购物消费、买房还贷,逢年过节还包个大红包,表达彼此的亲昵,而一旦没能走入婚姻,两人便开始清算“感情账”。

制图 王金辉

曾经发出的“520”、“1314”红包不再承载感情,变成了单纯的金钱往来,价值数百万元的婚房却搞不清归属……这些问题,甚至会让曾经的情侣在分手后走上法庭。

买房签协议 分手有依据

2009年6月,王先生和杜女士这对情侣一同购买了一套房屋,支付了12.6万元的首付款,余款则由王先生一人办理的贷款按揭支付。随后,两人用王先生的账户共同还贷,并签订了一份《共有协议》,约定这套房屋属于两人共同所有,每人拥有50%的份额。

多年后两人分手,为这套房又闹上了法庭。王先生认为,在首付出资时,杜女士仅掏了1万余元,因此仅享有房屋9.72%的份额。杜女士自然表示不认可,虽然最终首付款是从王先生账户内汇出的,但此前她已预先存入了8万元,双方都对房屋享有各自的权利。

法院经审理,驳回了王先生的诉请。而判决的最主要依据,便是双方签订的《共有协议》,因协议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

但如果情侣之间碍于情面,在购房时没有作书面约定,事情就变得棘手了。在另一案件中,李先生与崔女士曾同居近4年,也曾共同购房、还贷。但因全部购房手续均由李先生办理,分手后,他并不认可两人曾共同还贷。法院经审理,也认定双方同居期间的资金往来并没有明确指向,无法确认崔女士的转账记录系用于偿还贷款,且她也并未支付过首付款。故李先生在与崔女士同居期间所购房产不能认定为双方共有,而应属于李先生个人所有。

表达“520” 转账属赠与

相比于购房这种大额支出,情侣日常生活中的小额经济往来则更难厘清。王某和舒某从2018年6月相识起,在几个月内分分合合,最终彻底分手。但就在这几个月里,王某多次向舒某转账十余笔,共计20余万元。

双方分手后,王某起诉至法院,称此前有13万余元的转账是他给舒某的借款。而部分转账的备注只是王某表达爱意的方式,不影响这笔钱属于借款的性质。

舒某则拿出了双方的聊天记录,其中,王某曾主动表示“别给我退回来啊”、“这是给你的,即使你不嫁我我也不会要的,放心吧”、“这是赠与,我乐意给的”。舒某认为这些钱属于赠与,不应返还。

经审理,法院认为在双方处于恋爱甚至谈婚论嫁关系期间,王某陆续主动转账3万余元且未出具借条,并主动表示这些钱属于赠与,其中还包括“520”等特殊金额,可见双方没有借款的真实意思表示。

而剩余的10万元款项往来发生在双方发生矛盾分手的次日,虽然此后双方因此短暂和好,但不久后再次分手,故王某要求返还这笔款项于法有据,法院最终判决舒某应返还王某共计10万元。

同居关系立法

时机尚不成熟

有人曾提出,情侣之间存在着亲密关系,却不受《婚姻法》的保障,希望国家能尽快对此予以立法。10月18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记者会上,全国人大法工委新闻发言人臧铁伟表示,如果法律上对未婚同居制度予以认可,将会对现行婚姻登记制度形成冲击。考虑到未婚同居中财产分割、抚养权等问题在社会上还没有达成共识,因此立法时机尚不成熟。

“同居关系这个问题,其实不完全是法律问题,中间掺杂着道德、情感等太多法律之外的东西。”作为审理具体案件的法官,宋毅庭长表示,同居关系不同于较为稳定的婚姻关系,情侣双方共同生活,也并非一定是以走进婚姻为目的,甚至还会存在侵犯他人权利的同居关系。而这些情形中,除了客观的财产问题外,对情感的价值选择、判断是无法明确界定的。

因此按目前法律规定,同居情侣的财产分割与一般人之间财产的处理没有区别,如果双方之间没有协议,则分割时以按份分割为原则,即各自的财产属于各自所有;共有财产则按出资比例确定各自所有财产的份额,对共有财产分享权利,分担义务。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刘苏雅

 

分享到

29岁未婚女青年找车虫买京牌莫名背上“婚史”,状告民政局

老年人离婚数量逐年上升,过半是因伴侣“出轨”,法官提醒注意事项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三审,婚姻无效无过错方有权请求赔偿

新中国首部法律《婚姻法》由邓颖超为首起草,普法演出一票难求

离婚后因探视儿子几度打官司,母亲因此被列“黑名单”,父子更难相见

民法典编草案规定“离婚冷静期”后 三成左右夫妻不离了

丈夫找人假冒妻子公证卖房 法院判决买卖合同无效

女子发现同居18年“丈夫”并未离婚 一怒之下告其重婚罪

“假结婚”“假离婚”将被严惩!31部门联手整治婚姻登记失信者

西城法院推出离婚证明书制度 保护当事人隐私化解尴尬

妻子弃家“失联”17年 丈夫死后要求分割和继承财产

两套房产四代人,遗产分割与杀人赔偿案中案,速裁法官一揽子解决

老年人被骗主要源于三大“软肋”,专家建议用新技术助其抵御风险

北京市特大“套路贷”黑社会犯罪系列案集中宣判,怎样才算“套路贷”?

检察公益诉讼筑公益保护防线,行政机关对检察建议整改达100%

侵害未成年人案近两年批捕8万人,性侵者信息将入库

近年来不少家事纠纷中儿女申请认定父母“失能”,背后有何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