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属借贷还是投资?看合同是否固定本息!法官支招巧辩识

2019-08-20 10:31 北京晚报 TF021

“借贷”还是“投资”不仅关涉案件胜败,还是判定对方应承担多少责任的前提。北京海淀法院近来审判多起此类案件,今天法官教你对此该如何辨识。

技巧一:查是否有借贷合意

李先生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郭先生及其妻转款共计84万元。李先生以民间借贷案由诉至法院要求郭先生与其妻返还借款。郭先生辩称,双方之间并非民间借贷关系,而是合作合同关系,双方签订《合作协议》一份,其目的是共同成立加油站项目,李先生负责联系疏通关系,郭先生负责出资,郭先生向李先生转账250万元作为投资款,李先生转账的84万元为其向郭先生的还款。法院经审理后,李先生撤回起诉。

法院认为,出借人向法院提起的民间借贷纠纷,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李先生仅提交了84万元的转款凭证,郭先生抗辩并提交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证明该款项系各方合作加油站项目的费用,则李先生尚需进一步提交证据证明借贷关系的存在。

法官提醒

海淀法院的刘金霞认为,民间借贷关系需查明如下几点:一是双方存在借贷合意,二是借贷行为已实际发生,三是履行期限已届满,四是借款人尚未偿还借款。原告提交的转账证明可以推定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合意,被告因此不能“一辩了之”,应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双方不存在借贷合意,法官审查被告证据后认为待证的借贷合意这个事实真伪不明即可。如双方之间的纠纷确非民间借贷关系的,人民法院或依据查明的案件事实,按照基础法律关系审理,或因原告的证据不足,驳回起诉。

技巧二:看合同是否固定本息

陈女士与一家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另一家公司签订《入伙协议》。协议约定:设立有限合伙的目的是投资某教育产业投资基金项目,该基金项目经私募基金公示并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另一家公司为基金管理人。陈女士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出资500万元,预期收益为年利率12%。此后陈女士将500万元汇入投资中心账户内,陈女士被登记为投资中心的投资人。投资期限届满后,陈女士收到投资中心支付的部分投资本金和30万元投资利润。后陈女士诉至法院,要求投资中心和另一家公司返还剩余投资款及剩余收益。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投资中心注销。

法院认为,陈女士虽与两家公司签订了《入伙协议》,但她的投资期限仅为一年,且按期收取固定收益,另一家公司保证兑付本金和收益,陈女士并不参与投资中心的经营事务。故双方的法律关系名为合伙,实为借款合同关系。双方约定的借款期限已届满,两公司未返还全部借款本金和利息,已构成违约,法院遂支持对陈女士的诉讼请求。

法官提醒

刘金霞认为,案件定性是法官审理民间借贷纠纷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其中一类为以其他关系掩盖民间借贷关系,如本案涉及的以投资理财关系掩盖民间借贷关系。《入伙协议》中约定保证“合伙人”的固定本息收益,虽然资金的使用方向、资金的性质、投资变现形式、入伙退伙等部分内容的约定更像是私募基金,与普通的民间借贷约定有所不同,但其实质依然为“合伙人”出借资金,“基金管理人”保证“合伙人”在合同期间的固定本息,“合伙人”并不承担投资风险。该类型协议虽名曰投资,但实质依然为民间借贷。

技巧三:分析合同之间的逻辑关系

投资公司与第二家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欲共同成立第三家公司,投资公司同意提供总金额为2750万元的借款给第二家公司用于其对第三家公司的投资,第二家公司转让其股权并将股权转让款优先向投资公司偿还贷款。当天双方签订《股东协议》,约定投资公司认缴出资额4500万元,首期出资2250万元自公司营业执照核发之日起3个月内缴清。双方还签订《借款协议》约定,投资公司愿借给第二家公司2750万元。此后,投资公司向第二家公司汇款2750万元。第三家公司成立后,投资公司向第二家公司汇款2750万元,并向第三家公司入资1000万元。投资公司与第四家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第二笔2750万元中的900万元转让给该公司。

该公司以民间借贷为由诉至法院,要求第二家公司返还900万元借款。第二家公司辩称,此案是《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下的纠纷,投资公司看中第二家公司的价值,进行投资,投资公司支付的是投资款,遂不同意第三家公司的诉求。

法院认为,投资公司与第二家公司之间的第二笔2750万元系用于投资中心为第三家公司入资的借款。《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约定,投资公司同意提供总金额为2750万元的借款给第二家公司用于其对第三家公司出资。《股东协议》约定,该等借款的具体事宜由双方另行签署《借款协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股东协议》、《借款协议》均在同天签订,但三份协议在内容上存在逻辑顺序,《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对出借金额进行了限定,故三份协议的条款对第一笔2750万元款项的出借以及第二家公司中心的履约行为是否符合协议约定具有评判力,三份协议的内容并不必然约束第二笔2750万元,仅对款项的性质提供了参考依据,第二笔借款为不存在书面协议的借款。

法官提醒

刘金霞认为,当事人因投资所引发的欠款纠纷,欠款是否属于借款,不仅关系到案件法律关系的认定,更关系到直接影响当事人利益的利息的计算。“借款”还是“投资款”性质的判定,要结合合同签订时的当事人意思表示,更要关注合同的具体履行,投资公司向第二家公司转账的第二笔2750万元,与其向第三家公司直接支付投资款的交付方式有所区别,其性质应为借款,但不受书面协议的约束,该笔转账的性质为何,应结合合同的内容及内在的逻辑判定。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林靖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北京一班主任借22位家长111万未还 被判诈骗罪获刑11年

女子挂断贷款平台电话却遭短信“轰炸” 借贷宝客服建议报警处理

去年涉老民间借贷案井喷增长 法院提醒老年人警惕高回报陷阱

男子打赢官司向前女友要回42万 法官:聊天记录是关键

法官谎称借贷被判 查明后60万竟是好处费铁证面前终承认

网络借贷备案登记办法出台

民间借贷纠纷两年增5倍 法院建议:禁止预扣借贷中介费

男子APP借贷还款入陷阱 遇假客服被骗近2万元

民间借贷案件增幅明显金额不断攀升 法官:一定要留好证据

除了打“裸条”:校园贷还有这么些各坑等你跳!

法院发布民间借贷五大警示:年息超24%不予支持

北京地铁5000余乘务管理员本月制止不文明行为86起

“孩子不是棋子”香港家长烈日下抗议教师鼓动学生参加‪街头暴力

高铁上有人突发疾病,七八名医生闻讯赶来,现场进行简单“会诊”

新中国第一代钻井工程师王炳诚:320张邮票讲述中国石油史

因撑警被赶出茶餐厅?谭咏麟大气回应:他们不尊重我,我尊重他们

儿子向交警父亲告白:您是我心目中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