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办画展没做广告因怕人太多,他的作品为何能引起那么多人共鸣?

2020-01-15 06:09 北京晚报 TF019

“这个小画展一开始的名字叫风乍起,因为展览定在初秋。结果一拖再拖,到了年底,昨日大风,被吹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就改叫大风吹吧!”

作者:吴重生


都说“画如其人”,想来此言不虚,老树先生快人快语,说话干净利落,全无废话。就说这展览名字“大风吹”的来历,在老树和盘托出之后,仿佛一下子少了许多“深意”。这就是老树的本色,也是他受到众多粉丝追捧的原因吧!

深冬的琉璃厂街区有些萧瑟,而正在举办“老树画画展览”的荣宝斋当代艺术馆却是人山人海,里三重外三重的观众把一楼展厅里面的老树“包裹”得严严实实。这当中,有不少人是起早摸黑,从外地坐飞机、乘高铁专程赶来的。这个展览除了在朋友圈微信推送过链接以外,没有做过任何广告。用策展人石永斌的话来说,“怕来的人太多,场地太小装不下。”

老树自称不是专业画家,打的是“乱拳”。因此,也从来没想过要到美术圈里去“混”。他自己画了一个“圈”,自己发明了一套“拳”。在他看来,打拳的套路对不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把对方打倒。我到北京工作之后,双休日经常去荣宝斋街区看画展,像“老树画画”这样的展览却是第一次见,用“盛况空前”来形容并不为过。这次展览,使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老树,一个真性情的艺术家。

老树原名刘树勇,有人称他为树哥,有人称他为树叔,有人叫他树爷,总之,喜欢他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几百万微博粉丝。如果算上朋友圈转来转去,实际人数远远不止。

熟悉“老树画画”的人都知道,老树画画不画人的五官,只用一条弧线勾勒脸部轮廓。他通过人物的手势和周边景物来表现人物的表情,给人以无限想象的空间,不画表情而有表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认为画画,内容要诚恳,形式要自由,画家要学会“自圆其说”。画家画画要遵循三个逻辑:现实逻辑、内心逻辑和画面逻辑。很多画画的人,都局限在自己的现实逻辑里。

今冬京城多大风,居然把“老树”刮倒在地,这是多大的风啊?他不画风,但风在“老树画画”里是无处不在的。这次“老树画画”作品展的封面画是一位头戴绅士帽的人横卧在白云之中,做飞翔状。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无法考究;主人公是男是女,不得而知;飞往何方,亦无从知晓。策展方把这幅画印在一个布袋上,观众在现场纷纷购买“老树画画”2020年日历本请老树签名,老树有求必应,一一应允。连续签了三个多小时,累得要跑到展厅门口抽支烟歇一歇。抽完烟回到展厅继续认认真真地签名,直到天黑。“这么冷的天,人家大老远地跑过来看你的展览,求你签名,我没有一丝一毫敷衍的理由!”

谁能想到,那个一天到晚在画作里用类似于打油诗的文体插科打诨者,在现实生活中,竟是一个如此真诚、憨厚之人!

细心的人注意到,老树画画中经常出现“猫”这一形象,憨态可掬。与不画人的五官相反,无论是画猫还是画鸟,老树都画得有鼻子有眼。我想这一定是他在委托动物替人代言吧!老树的粉丝中,有很多猫迷,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老树家的宠物一定是猫,其实老树并不养猫。这位生肖属虎的山东壮汉,内心有着猫一样的细腻。

老树画画中的人物通常身穿长袍马褂,头戴毡帽,给人感觉有点复古。老树的线条画得很松,用墨用色都恰到好处,显得美术专业功底深厚,但他不走传统的绘画路子。

老树在每一幅画上都题上自己原创的“打油诗”。这些诗与普通的“顺口溜”不同,很有嚼劲,与画面相映成趣,令观者在会心一笑的同时,引发对人生际遇的感慨和深思。可以说,老树用自己独特的艺术创造,为当下这个浮躁的社会吹来了缕缕清风。很多人用手机下载了老树的画作,作为自己的微信头像。老树画画,俨然已成为人们抚慰自己精神的一剂良药。

老树少负才名,负笈津门,得南开大学中文系诸位名师亲授。如今,身为北京某知名高校的系主任、教授,老树的建树是多方面的,画画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而已。老树坦言,画画对他来说,是一种休息,也是一种宣泄。他画山画水画树画花,实际上画的都是自己。

为什么会引起那么多人的共鸣?因为他画得很真诚。老树的内心有一盏明灯。他以真诚的笔墨,给这个嘈杂的世界一抹亮色、无限温暖!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报集团北京分社社长)

流程编辑:tf019

分享到

全国美展进京展开幕:573件作品在中国美术馆亮相

杨飞云的少女、冷军的“桃”,这个展览美哭了

美术馆打造与画作一样的房间,游客看完画展可“住进”画里

贺丹同名个展“贺丹” 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

江苏省文艺名家晋京展 “天高云淡”高云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

北京近期梵高莫奈毕加索等大师展层出不穷,如何像行家一样逛画展?

每幅都是经典!徐悲鸿、齐白石、李可染等名家作品汇聚中国美术馆

“大道无垠——陈仕彬书画展”首创“一展四地联动”新模式

“礼赞新中国 童绘新时代”主题书画作品展在西城少年宫举行

“袁熙坤艺海拾贝七十年作品展”开幕式在北京饭店馆藏艺术中心举行

“云月八千里——江明贤墨彩巡回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

突如其来的疫情反而使邻里间亲近起来,人与人之间交往都变得简单

追忆金石篆刻大师王十川,他出身名门家教甚严,一生宛如传奇

文人笔下的里二泗啥样?汤显祖曾多次光顾,佑民观是重要“坐标”

“京剧大师摇篮”富连成兴办之初举步维艰,叶春善的夫人受了不少累

从大年三十到现在,“宅”在家里做美食!魏征吃的醋芹你会做吗?

战“疫”来临,一线医护人员和记者都是霍比特人,一秒就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