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生鲜柜停用,鲜花柜长毛,智能柜沦为大件垃圾谁来管?

2020-01-03 15:39 北京晚报 TF008

“你看这柜子,摆在这儿就闹心。便利柜本身不便利,成了笑话。”近日,有居民反映小区里的智能便利柜或运行惨淡,或缺少维护,甚至彻底“报废”,沦为大件垃圾,令人担忧。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共享经济“退潮”、使用不便等原因,一些小区和城市公共场所的便利设施,逐渐滑向了“不便利设施”。该升级这些“大块头”,还是果断清走,应当有个说法。

龙跃苑四区西南门附近废弃的生鲜果蔬柜。

尴尬▶▶▶

生鲜柜撂荒 玩具柜“睡大觉”

“这个很久没用了,就这么一直放着。闹心!”丰台金第润苑A区院内,一组智能生鲜柜靠墙而立。柜子里没有一件货品,货品的标签也早已褪色。

金第润苑A区院内闲置的生鲜柜。

“B区也有一个,但B区那边撤走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撤。”居民郑女士介绍,这组柜子一开始生意还“凑合”,后来慢慢就不行了。“老年人大多不会用,不方便。附近买菜也比较容易,几个人会用它呀?”

而在回龙观龙跃苑四区,西南门附近也有一座生鲜果蔬柜“撂荒”。不仅柜子里空无一物,柜子上方的顶棚和一些玻璃板还被损坏。

“没做起来,大家很少来这儿买的。货物品种有限,只有一些租房的年轻人买点。”刚从附近超市买菜回来的郭大爷介绍,小区居民一般买肉、蛋、菜,都遛弯儿去超市买。“不光这儿,北门那儿也有一个坏的,和这个一样。”

这些柜子会撤走吗?记者拨打柜子上的服务热线,发现号码已暂停服务,“无此业务号码。”龙跃苑四区一名物业人员表示,智能果蔬柜的商家已经不做产品了。至于设备谁来处理,该工作人员表示是“厂家管”,“人家还得回收设备。至于什么时候来拆,我们也没接到通知,这是公司对公司的事。”

青年路附近富华家园小区的小广场上,一组“睡大觉”的共享玩具柜成了居民口中的话题。记者看到,该玩具柜多个玻璃破损,货柜里留有不少树叶和塑料垃圾,设备的一些线头也显露出来。“停止服务少说也快一年了吧,从来没用过这个。”有居民表示。

富华家园小区内报废的共享玩具货柜。

玩具柜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已暂停服务。“柜子现在(规模)不铺了。因为时间长了,老发生故障,所以暂时不做了。”与此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柜子由物业处理,“早跟物业说过了,归物业处理。”而小区物业人员则说,“我们租期到期就解除合同了。他们有别的用,所以没拆……我也不知道。”

担忧▶▶▶

鲜花柜长毛 健身仓满地泥

那头,不少智能设备已经“抛锚”,亟待处理;这头,一些正在运行的智能箱柜,也显露出运营维护不“走心”的迹象,引发居民担忧。

富华家园小区内,几个月前新添了智能鲜花柜。柜子上,“精选鲜花,新鲜直达”的字样十分显眼。不过几个月过去,有居民介绍柜子的实际利用率只有50%左右。“你看,那么多的小格子,很少有全部放满的。”

富华家园小区广场售花机内鲜花长毛。

记者走访当天,总共八层的鲜花柜,下面四层几乎空荡荡。令人意外的是,当尝试在显示屏选择货物时,却发现柜子“黑屏”。柜子里摆放的鲜花,定睛一看有不少都已变质长毛。“这些花儿,不好好看还真看不出来,怎么都长毛了呢?有味儿吧,多不好。”去广场打水的余女士抱怨道。

“这个柜子刚装上那会儿,送来的鲜花还不错。”家住2号楼的李女士表示,之前自己还经常去看看。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她感觉设备维护稍微有些懈怠。鲜花柜工作人员介绍,公司在小区和写字楼里的柜子,每三天会统一换一次鲜花。“目前我们在100多个小区都有,入驻半年多了。”不过,多位居民表示,从柜里的鲜花状况来看,缺乏维护应该不止三天了。

而在望京鹿港嘉苑小区的广场上,矗立着两家不同品牌的自助健身仓。其中一家健身仓,虽然跑步机、电视等设备功能正常,地面上却有不少灰尘和污渍,清洁工具也已经抛锚,不能拖地。从其墙上的“每日卫生记录表”来看,最后一次记录的打扫时间是2019年的“9日”,保洁负责人和月份一栏,信息均空白。“这种健身的,用的人不太多,主要是年轻人下班回来用。冬天天冷,健身的也少,夏天还看到有人用。”一名巡逻保安说。

“现在小区里各种智能柜子、无人售货机不少,可是如果运营管理跟不上,最后谁来收场呢?”鹿港嘉苑小区居民聂女士说,小区还有一个便利售货机,已经“瘫痪”很久了。“别光想着进场啊,还得考虑如何退场呢!”

质疑▶▶▶

餐车横站口 谁来“打扫”

相比乘着“智能”“共享”翅膀出生的便利柜,地铁口外的快餐车,曾是街头生活的一景。如今,一些“横”在地铁站外的餐车,却让人看起来心头一“紧”。

“就这样子摆在这儿,至少半年了吧。”在地铁10号线泥洼站C口外,上班族赵强介绍。而在现场,中巴车造型的餐车早已门窗紧闭,只能见到车顶“天天见面”几个字。车身上,有不少小广告粘贴和被清理的痕迹。整个餐车则被共享单车、电动车等包围。“有些纳闷,要继续营业,还是拖走,给个准信儿啊。”

地铁6号线金台路站C口外闲置的餐车。

同样的场景,出现在地铁6号线金台路C口外。“其实地铁口这些餐车看起来比小摊小贩正规多了,不知道是暂停营业还是长期不让经营了。”市民张建峰说,如今在一些地铁站外也能看到餐车正常经营,不知这一家为何歇业。“可以改造升级或者重新招商吗?”

那么,这些停摆的地铁餐车,究竟该谁管理、由谁负责呢?记者多次拨打“天天见面”公司的电话,始终提示无法接通。而在社交平台上,认证为“天天见面地铁餐车”的实名微博,最后一条更新内容停止在2014年4月初。

地铁泥洼站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负责地铁站内区域面积,地铁口外的不是权责范围。而金台路站站务员则称,地铁口的餐车与地铁方面没有什么关系。“可能是城管或者相关部门不让其经营了。”北京地铁96165服务热线接线员称,地铁口的餐车不属于地铁车站管理。至于是否跟地铁方有合作关系,该接线人员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只表示“我们只负责地铁线路运营。”

此后,记者分别咨询了泥洼站、金台路站外街道范围所归属的管理单位。很快,丰台卢沟桥乡城管队派了执法人员去到泥洼站现场,发现该餐车目前确属无主,已对其开了“谈话通知书”贴到车体上。接下来将通知相关方面接受调查处理。此外,也有街道办工作人员透露,有的地铁餐车“前几年就不让做了。”未来如果餐车不让经营,会不会考虑将其拆走呢?该工作人员表示还不清楚。“拆不拆的不知道,街道这块儿做不了主。即使要拆,也得上边发文才可能。”

建议▶▶▶

明确责任方 设期限处理

“各种智能柜或者所谓‘共享柜’出现时,几乎都是在新的商业模式还未成熟、如何运作还不明晰的时候。企业为了抢资本、抢流量而尽快上马的。”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硕士生导师徐伟说,因为一些模式和规则还不明确,所以很容易在运行一段时间后,产生各类后续问题。

徐伟认为,社区里“撂荒”废弃的智能柜是公共物品,而不是私人用品。除了运营企业负责之外,物业和业主委员会也有管理的责任和义务。“柜子的收益有没有用于小区的公共服务?如果有收益,就要承担相应的义务。”徐伟表示,当这些柜子闲置撂荒甚至成为“垃圾”时,各小区应该有相对差异化的处置办法。

而对于街道和城市角落上的设施,相关部门和街道也要有统一的管理和处置。徐伟建议,应当充分运用或设立管理法规,明确其处置方式和处置时限。“对于‘撂荒’的占用公共空间的大件设施,要督促所有者自身主动维护。如果所有者不尽责,就要考虑设立三个月或者半年的期限,由相关部门尽快妥善处置。”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李松林 文并摄

分享到

柳芳南里社区党委书记马俊东:节后巡视完赶紧给居委会干部“打气”

房山区南广阳城村“火”了,三年零投诉是怎样做到的?

北京东城三千居民变身“编外”监督员,一年多“拍”问题5万件

区委定调子,问题梳辫子……北京海淀接诉即办创“五子”工作法

“问题小区”三年“摘帽” 北京朝阳东湖街道创社区治理新模式

29个部门精简成12个 北京东城“大部制”全区推开

北京丰泽街8号院富力惠兰美居绿地无人管 要么被破坏要么没膝深

北京滨河小区已安装电动车充电桩 解决私拉飞线充电问题

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小区:社区服务资源整合 形成“便民岛”

平乐园小区“抠”出停车位 精准管理让车位“无中生有”

把办公桌搬到老百姓家门口 街道科长下到社区当“专员”

80后博士在顺义守“国门”,经历“三班两运转”8个值班

走进北京地坛医院ICU里:他们每天都在与病毒争夺生命

疫情当前, 车主延迟汽车保养,各企业态度不一应提早沟通

“战疫”一线家书:女儿,明知危险还选择坚守才是勇敢

“我要为社区居民把好防控关”,他既是党员也是医生

聚焦北京基层防疫:居民一个电话,这个社区服务站长马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