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地铁“猎狼”人:斩断一只只“咸猪手”

2020-09-18 17:41 北京晚报 TF023

在早晚高峰的地铁车厢里,总有个别人,就喜欢在摩肩接踵之间释放“天性”,靠一些为人不齿的小动作寻找快感。有狼的地方,就会有猎人。为了斩断那一只只伸向腰间裙底的“脏手”,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展开了一场代号“猎狼”的专门行动,32个派出所相继成立了“猎狼”小组。在地铁人海中,猎人和狼展开了一场较量。


李嘉 作 北晚新视觉资料图

新闻背景

32个派出所相继成立“猎狼”小组

随着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这个夏天地铁里的客流也逐渐回升。地铁里“咸猪手”猥亵滋扰警情也有所抬头。

8月25日,一名男子在地铁14号线上对女乘客伸出了“咸猪手”,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猎狼”民警看在眼里,经受害乘客的指认,该男子因猥亵被处以行政拘留10日。

8月11日一早,在地铁陶然亭站站台上,便衣民警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正是他们蹲守一周要找的“色狼”。民警跟着这名男子乘坐地铁在菜市口站、西单站不停折返,最终在该男子手摸女乘客臀部时,完成取证工作,将其当场抓获。

虽然目前仍然处于疫情防控之下,但地铁“色狼”落网的消息仍屡见报端。以公交总队宋家庄站派出所为例,仅今年上半年就成功抓获猥亵嫌疑人近40名,并均处以行政拘留。

这么多“色狼”能够落网,得益于北京公交警方已经开展的“猎狼”行动。公交总队所属32个派出所都已相继成立了“猎狼”小组,斩断那一只只龌龊的“咸猪手”。在“猎狼”民警看来,经过三年来的持续打击,猥亵嫌疑人的数量已有所下降,甚至实施猥亵的动作幅度也在变小。

汪所长

“猎狼”行动提议者

这场覆盖地铁全线的“猎狼”行动,起源于公交分局四惠站派出所。

2017年4月,一位女站区长悄悄向时任所长汪金广汇报了一个线索:“汪所长,咱这儿有色狼!”汪金广紧跟着她来到站台,可是人头攒动,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你看那个男的,一直在站台上转,但总会跟在一个女孩后面。”女站区长一席话,汪金广顿时发现了问题。

眼皮子底下就有猥亵滋事的人,汪金广坐不住了。所里开会时,他提议抓“色狼”。但大家却心里没底,怕空跑抓不到人。

“有坏人不抓,对不起咱这身衣裳!”汪金广下了命令,每个副所长带一组人马,警长全部参与,去地铁里抓“色狼”!

半个派出所的警力每天朝六晚九,起早贪黑地整整跑了一周,一个嫌疑人都没抓着。

“后来,通过观察总结,我们终于发现了诀窍。”汪金广略带神秘地告诉记者:“地铁跟地面公交不一样,同一个公交站上会经停好几路公交车,而地铁里就这么双方向两趟车,老在站台上转悠又不上车的,只有三类人——工作人员、警察和犯罪分子。”

那些老不上车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女乘客下半身的,就可能是“色狼”!得其要领之后,民警们很快就抓到了几个嫌疑人。抓人现场乘客的鼓掌,消息散播后网友的点赞,汇成了满满的正能量,让民警们备受鼓舞。有的老民警下了班也不急着回家,就在地铁里转悠。问他干嘛呢?老民警开玩笑说:“我抓只‘狼’再回家。”

从四惠站派出所开始,“猎狼”行动一炮打响。

女“猎手”

“猎狼”行动制胜奇兵

草房站派出所副所长张欧尼刑警出身,是“猎狼”行动中为数不多的女猎人之一。一天,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张欧尼眼帘,这个“色狼”因为总穿着一件标志性的灰大衣,张欧尼和同事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大衣哥”。此人为人谨慎、动作很小,民警们跟了他一两个月都没法取证抓人。

在站台上转了一会儿,“大衣哥”选中了一个清新白净的姑娘,跟在人家后面排队等车。可早高峰的6号线实在是太挤了,眼瞅着大衣哥跟着女事主挤上了车,张欧尼自己却上不去了。她那时顾不得别的,一只脚夺步登上车,然后招呼站台上的同事:“快使劲推我!”车门关了三次总算关上了,她就这样几乎只有双脚脚尖沾地,挤在人群的缝隙里,死死盯着那捕蝉的“螳螂”。

这一次,“大衣哥”在下面顶蹭的动作有点大,张欧尼明显看出女事主察觉了什么,一脸厌弃地瞪了“大衣哥”一眼。成了!在女事主确认受到猥亵后,民警们立即将“大衣哥”按住,就地审查,后将其拘留。

为了解决上车难,跟人难的困局,张欧尼和同事们也想了不少办法。比如他们每次会团队出战,在布控站的下一站也安排了人,如果前一站的民警看好了目标实在上不去车,就把车厢号和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告诉下一站的民警接力跟踪,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色狼”。

抓人、取证、审讯、调查,这些事再难,也难不倒“猎狼”民警,他们最怕的是来自事主的反戈一击。在现实中,很多事主因为“怕寒碜”、“怕报复”、“怕麻烦”,并不愿站出来。

这边按住了“色狼”,紧跟着问女事主是不是被猥亵了?当着一车人的面,女事主肯定会有些难为情。万一不承认,警察可就尴尬了。

在公交警方的“猎狼”小组中,女猎人是稀缺资源,也是制胜奇兵。草房站派出所副所长张欧尼加入所里的“猎狼”小组之前,男同事们在询问事主时就经常碰壁。为了防止抓了人又缺乏证据处理不了,她和男同事们相互配合,两三个人一起上车盯“色狼”。在“色狼”实施猥亵行为的瞬间,男民警一把抓住“色狼”的手,开门之后迅速带下车。张欧尼则留在车上,询问女事主,更容易争取事主的配合。

有一次,张欧尼和同事抓了个嫌疑人,但事主不愿作证,眼瞅着人就得放。张欧尼从草房站跟着女事主坐到金台路站下车,再追着她换乘14号线,一路上一边追一边劝:“你就配合我们做个笔录吧,只要你站出来,我们就能把他拘了。如果这次放过他,下次他还会祸害别人……”

在张欧尼的苦口劝说下,女事主最终在自己的工作单位,利用午休时间配合做了份笔录。

更多人

“猎狼”行动左膀右臂

在“猎狼”行动中落网的“色狼”可以简单地划分为两类:要么是临时起意,一时冲动动手动脚;要么则是有预谋的违法行为,以猥亵为发泄手段。

即便是民警眼中的“老”色狼,滋扰猥亵女乘客也大多有一个试探的过程。他们有点像弹簧,看事主软弱,就得寸进尺。

汪金广说,其实,这些“色狼”内心是很卑微的,“说俗点,就是怂人。”草房站派出所接待过一个自己扭送“色狼”来报案的女事主。这位女事主是山东人,长得人高马大的,一手提溜着嫌疑人就像拎了只小鸡仔。“色狼”也着实被女事主的惊人之举吓得不轻,跟民警求饶说:“以前我在地铁里也摸过别的女乘客,一般人家察觉了就躲开了。头一次碰上这么厉害的,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随着“猎狼”行动的深入开展,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猎狼”行动的左膀右臂。

流窜作案偷拍裙底的嫌疑人被乘务管理员认了出来,潜伏在厕所里偷窥的“色狼”被保洁员轰了出去……“猎狼”行动,已不再是公交民警们的“独角戏”。

让民警们更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知道,这事有警察管,不必忍气吞声,也知道了遭遇滋扰应该如何处置。

有一次,一个“色狼”被群众和事主直接扭送到了地铁站警务室,但此人很有经验,面对民警的讯问死活不承认猥亵。一看这情况,女事主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

“拍得简直太棒了!”民警说,这位女事主在事发时既不慌乱也没惊叫,非常冷静地用手机拍下了被猥亵的全过程。虽然只有六七秒钟的时间,但要素特别全,既有嫌疑人用手袭胸的过程,还拍到了嫌疑人的正脸。

“你看看,这是谁啊?”民警把视频拿给嫌疑人一看,对方汗都下来了,当即招供。

有些派出所以前几个月都接不到一起报案,随着“猎狼”行动的曝光,一个夏天就能接报一二十起。警情激增了,民警们反倒觉得是件好事,这说明大家的维权意识提升了。“猎狼”民警说:“警情上来了,经过我们的努力,再把它打下去,那才是我们的价值!”

(原标题:地铁“猎狼”人 他们斩断了一只只伸向女性的“脏手”)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孙莹

流程编辑:TF023

分享到

猥亵男七夕日在地铁14号线伸出“咸猪手”,公交警方“猎狼小组”行动

市区一床难求、郊区却“吃不饱”,养老院靠什么吸引老年人?

刚下“抗疫前线”当起小学“副校长”,岗前培训女儿试听“挑刺儿”

发现网约车司机非“京籍”可打热线举报,别让管理规定成一纸空谈

路边名摊儿进店,为了一份老北京记忆

北京街头小吃撤摊儿进店:卫生改善价格略涨,不再“靠天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