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这片土地从“冒险家的乐园”回到人民手中

2019-09-30 15:21 北京晚报 TF008

位于人民广场一隅的上海历史博物馆,是一座英国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每到整点,这里的钟楼都会响起“东方红”的旋律。除了外滩和南京路,一般人来到上海,总会去人民广场看一看。这里是上海地理意义上的“城市之心”,从地图上看,人民广场和毗邻的人民公园,组成了一个椭圆形——这是旧上海跑马厅留下来的痕迹。近代以来,这片土地被圈成了殖民者的私人领地,原住民被赶出家园。新中国成立后,这片土地才从“冒险家的乐园”,回到了它真正的主人人民手中。

上海人民广场历史资料图 新华社供图

殖民者占地460亩建跑马厅

在人们的口语中,道路不叫道路,而是叫马路。很少有人知道,“马路”这个词起源于19世纪中叶上海的租界。

1850年,英国商人在今天的南京东路、河南中路一带,建起了第一座跑马场。由于跑道短,骑手们常常将马骑到跑马场外的泥石路上,人们便习惯于将这些道路称之为“马路”,久而久之,这种称呼便流行开来。

跑马场面积小,经营跑马总会的外国人便开始寻求更大的场地。1862年的一天,一场“跑马圈地”的戏码上演了。英国人霍格骑着高头大马,在今天的人民广场、人民公园一带兜了一个大圈子,马蹄所过之处,都钉上木桩,拉起了绳子,用来建造一座新的跑马场。

这片围起来的土地足足有460多亩。据《上海县志》,这片围起来的土地在当时属于上海县高昌乡二十五保,有农田、有村庄,还有乾隆年间修建的节妇牌坊。为了赶走原住民,殖民者连哄带吓,用非常不光彩的手段低价强征了土地。当时的上海道台迫于英国领事的压力,只得同意。从此,这片土地被打上了屈辱的烙印。

赛马赌博吸尽中国人的血

现在去找寻跑马厅的遗迹,恐怕只剩下上海历史博物馆的那幢大楼供人凭吊。这里曾是跑马总会的旧址。在跑马厅极盛时,曾建有跑道、看台、马厩、中央运动场,并带动周边地区地价大涨,变成一片摩登的花花世界。

跑马厅的浮华背后,却刻着两个大字——耻辱。

1908年,上海滩发生了一桩奇事。富商叶澄衷的四子叶贻铨爱好骑马,加入跑马总会被拒。他加入日本国籍,再次申请,还是没有通过。后来,他想出来一条“曲线救国”的办法:先去香港加入当地赛马会,回到上海就可以援例加入跑马总会。结果,他的申请仍然遭到拒绝。一气之下,叶贻铨在江湾一掷千金,自己建了一座跑马场。

至于普通民众,不但遭受歧视,还常常被殖民者“割韭菜”。在旧上海,跑马厅是有名的赌窟。在这里赛马赌博,99%的人都是输家。据统计,赛马彩票每天出售额约在100万元左右,跑马总会老板从中抽头20万元。1920年至1939年间,仅“香槟票”的收入就达1.5亿元。当时的上海流传着一句话:“香槟票,到处销,吸尽了中国人的血,装满了跑马厅老板的腰包。”

跑马厅收归人民所有

1934年,哲学家李石岑在《新中华》杂志上这样预言上海的将来:“跑马厅改为‘人民公园’,成为人民集会的重要场所。”早在1927年,郑振铎在《上海之公园问题》中就曾说过上海缺少公园,而跑马场“实是建立公园最好的地点”。

同济大学副教授张晓春长期关注上海城市空间的变迁。她认为,当时社会上出现这样的思潮确非偶然。上海是马克思学说传入中国的最早窗口,伴随着新思潮激荡,人民开始觉醒。

尽管人民的呼声没有立即撼动殖民者,但跑马厅的命运已经注定。抗战胜利前,跑马厅的赛马活动因为战事停止,上海出现了市中心长满荒草的奇观。

1949年10月1日,上海第一面五星红旗在跑马厅那根38米高的旗杆上升起。10月2日下午,上海各界人民在跑马厅举行“保卫和平庆祝开国盛典大会”,会后一队队群众冒雨游行,庆祝新中国诞生。

1951年8月27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发布命令收回跑马厅的土地。命令一经贴出,跑马厅职工立刻在大门上悬起“庆祝跑马厅收归人民所有”的红布标语,附近居民及过往的行人纷纷拥往祝贺。一连两天,民众从早到晚,络绎不绝,莫不喜形于色。

《文汇报》特别回顾了1949年10月上海市民庆祝开国典礼时的盛况:“人民的铁流第一次进入了跑马厅,千百面红旗迎风呼啦啦地响,千万双拳头随雄壮的口号声而举起,人民坚强无比的力量赶走了帝国主义者的侵略势力。”

建设人民广场和人民公园

跑马厅土地收归国有后,建什么呢?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考虑。文化部门要求建一座图书馆;体委说足球场不多,应该建足球场;园林部门说,还是建公园合适。

曾任上海市公园管理处处长的许恩珠老人说,在这场讨论中,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最后一锤定音。陈毅说,要替市民着想,把帝国主义的残迹打扫干净。于是,跑马厅的改建一分为二,南部改为人民广场,北部改为人民公园,中间辟为人民大道。

1951年9月8日,人民广场开工典礼举行。热情高涨的上海市民投入了义务劳动,人数高达百万。他们说,这项工程是“人民自己的工程”,9月底,人民广场第一期工程便顺利竣工。1952年6月3日,人民公园开始动工,公园由著名园林专家程世抚设计,吴振千协助做总体规划。建园所用的248吨假山石,大多由市民捐献。1952年10月1日,人民公园作为新中国成立三周年的献礼,于当日正式开放。“人民公园”的四个大字,由陈毅题写。许恩珠说,人民两个字很有含义,公园属于老百姓,体现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如今,当年冒险家的乐园,变成了人民休闲娱乐的广场;跑马总会的大楼成了记载上海历史的博物馆;乌烟瘴气的远东最大赌窟,成了城市中心一颗璀璨的“绿宝石”。

小百科

上海人民广场

人民广场自建成之后,便一直是上海人民举行各种游行集会之所,每年国庆都会在这里举办盛大的庆典活动。

1952年10月1日,人民广场举行了百万人盛大国庆游行。沪上名人李味清在《六十年上海见闻竹枝词》写道:“跑马厅圈民众地,春秋两赛赌西商。于今盛会都来此,还我人民大广场。”

伴随改革开放,人民广场的功能也发生变化。上世纪90年代初,人民广场地区进行综合改造,奠定了如今人民广场的基本格局。人民大厦、上海博物馆、大剧院、城市规划展示厅等相继落成,人民广场被赋予了文化、商业、娱乐、交通等各项元素,普通民众的参与感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王琪鹏

 

分享到

中国共产党如何认识“人民”,怎样把人民团结起来?

周令钊的画笔和苏席华的钢刀,了解人民币背后的光荣与梦想

“人民邮电”四个字从何而来?主持人王刚曾收到毛泽东亲笔题字回信

回顾人民出版社发展史,《毛选》无一差错创纪录

周恩来定调,毛泽东命名,人民大会堂不仅是座建筑,还是一座政治工厂

1932年《东方杂志》向社会各界人士提出两个问题,激起千层浪

太庙改造成人民文化宫,曾经的皇家禁地服务劳动人民

人民医院最初由中国人“众筹”成立,见证中国医学百年发展与进步

毛泽东说: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反腐“第一枪”震慑全中国

杭州西子湖畔北山街84号院:见证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的起草过程

新中国首部法律《婚姻法》由邓颖超为首起草,普法演出一票难求

新中国成立前夕,为了争取他担任副总理,周恩来两次登门拜访

康熙声称自己是刘备转世,600年前,官府百姓都“迷恋”关帝庙

古北口曾称为“铁门关”,见证王朝更迭,纪录日军暴行

《紫禁城的黄昏》:庄士敦和高伯雨笔下的近代中国

立冬来了,老北京人除了饺子,还要吃哪些?

明天立冬!老北京冬天最好这口儿,看完哈喇子都掉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