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毛泽东说: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反腐“第一枪”震慑全中国

2019-09-26 14:20 北京晚报 TF003

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起程前往北平时,毛泽东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高兴呀。今天是进京‘赶考’嘛。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周恩来也说:“我们应该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绝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70年前这段著名的对话,充分表明我们党当时对腐败的危害就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更鲜明地告诫,要警惕糖衣炮弹的攻击。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党一直坚决遏制腐败滋生蔓延势头,不断深化标本兼治,坚定不移地将这场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

▲1952年2月10日,河北省召集两万多人参加刘青山、张子善公审大会。

故事

新中国反腐“第一枪”

1952年2月10日,正值元宵节,喜庆的气氛中有些凝重。河北省人民法院召集了2万多人参加的公审大会,原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专员张子善被执行死刑。两声枪响震醒了新中国一大批领导干部,也向世人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反腐败的决心。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新中国反腐第一案”。

当年的《判决书》里记录着二人的罪行:1950年到1951年短短一年时间里,他们利用职权,盗用公款171万元。按当时的购买力,这些钱可买将近一吨黄金,可买粮食2000万斤,可买棉布800万尺,足够50万人吃一个月并做一身衣服。除了侵占的公共财物数额巨大,二人还盗窃救济粮、侵吞河工粮款,造成河工病、残、死亡的,不下十人,二人甚至还挪用杨村军用机场的建设专款。

中共河北省委在开除二人党籍的决议中,对他们在新中国成立前的表现做了这样的评价:“刘青山、张子善参加革命斗争均已20年左右,在艰难的八年抗日战争和3年多的人民解放战争中,都曾奋不顾身地为党的事业和人民群众的解放进行过英勇的斗争,建立过功绩。”但在和平环境中,刘青山、张子善却逐渐腐化堕落。此时正值新中国成立之初,还没有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无法律条文可依,无现成案例参照,最终,党中央专门开会研究,下定决心处决了二人。

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鲜明提出要“坚持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惩治腐败,在整个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中都要反腐败”等重要观点,为改革开放新形势下加强反腐败斗争明确了基本工作思路。1993年,党中央首次作出“反腐败斗争形势是严峻的”重大判断,作出加大反腐败斗争力度的重大决策。2013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指出,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决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要坚持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例外,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振聋发聩的话语,为十八大以后的反腐败斗争奠定了主基调。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打虎、拍蝇、猎狐。十八大召开后的五年间,共立案审查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共440人。党的十九大以来至2018年底,立案审查调查中管干部77人。2018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63.8万件,处分62.1万人。截至目前,我国共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5000多名,其中“百名红通人员”56人,追回赃款100多亿元。在《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规定的投案自首期限内,165名外逃人员主动投案。

贪官不开口照样能留置

“反腐制度化”的一个重要标志,是2018年3月17日,由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并入新组建的国家监察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预防腐败局并入国家监察委员会。在此之前的2016年底,党中央决定,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进行实践。北京的监察体制改革随即进入了快车道,为监察体制改革在全国推开积累了不少经验。“北京市首例零口供背景下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2017年7月,北京市海淀区纪委监委第八纪检监察室收到了一条线索,反映某局科长陈某接受一石油公司宴请,并收受电子购物卡4000元。举报内容寥寥数语,也没有其他证据。经过初核,未发现公款消费。这种私密的小范围宴请,能查清楚吗?“任何一个小的线索都不能放过。很多时候,越是看似‘山重水复疑无路’,坚持下去,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室主任汪蕾的带领下,审查组另辟蹊径,借助北京市纪检监察大数据中心,通过分析手机通话记录、查询涉案人员办卡、用卡记录信息,不仅此案被查实,还牵出6条案件线索。

调查伊始,赖双平一直以“不知道”等话语搪塞。经过调查,汪蕾大胆提议对赖双平采取留置措施,起获他记录受贿信息的手写字条和10万元购书卡,同时发现赖双平频繁联系房产中介,又从购置房产角度切入,查明他多次借用亲戚账户转存现金,并订立“假借款协议”,意图掩盖购房款的真实来源。赖双平最终被查实,多次利用职务便利受贿人民币273万余元。

反腐宽度和纵深都大幅增加

作为审理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案的主审法官,邱波目击了十八大前后、中国反腐败工作的最鲜活事例。“如果以2012年为分野,对我们一线审判人员来说,之前和之后的工作有非常明显的差别:之前的职务犯罪案也时有出现,但是案件基本都是单个的,往往是举报后被查实出某个人的腐败问题,相对孤立。”邱波说,在那之后,部门性、行业性的窝案明显增加。“就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反腐的宽度和深度,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党中央国务院通过反腐工作,净化了行业,净化了领域,反腐是在动真格,是要真正以‘风清气正’作为目标。”

邱波说,要将腐败的“烂疮”连根挖掉,确实需要极大的勇气。“若要从根本上杜绝掉腐败,要‘烂疮’从最根本上就没有生长的空间,那只有让权力的运行真正暴露在阳光之下,我们所有的制度,都要为这个目的而服务。”

本报记者 安然

专家点评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中心主任

●樊崇义

近年来,党中央不断加大反腐的力度,其出发点就是“坚持以人民利益根本为中心,从人民根本利益出发,从长治久安出发”。一名普通的公民,不仅要能深刻意识到反腐败斗争的全部意义,也应该关心这场斗争,毕竟这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切身的、根本的利益。

当然,只凭借人民群众的热情,无法完全打赢这场斗争。更要从制度反腐的高度,来思考今后的方向。对各级政府、职能部门中“一把手”的监督,更要严格依靠制度。以前出现的窝案、出现的“一把手”的腐败问题,往往是制度规范上比较差,漏洞大,有的甚至在约束一把手权力上,制度的力量是空白。这些沉痛的教训告诉我们,唯有加强制度反腐,才是根本之道。将权力放进笼子里,让权力在它发挥作用的过程中,让人民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管得到,不给权力“钻空子”的机会。

(原标题:反腐“第一枪”震慑全中国)

来源 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中国共产党如何认识“人民”,怎样把人民团结起来?

周令钊的画笔和苏席华的钢刀,了解人民币背后的光荣与梦想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这片土地从“冒险家的乐园”回到人民手中

“人民邮电”四个字从何而来?主持人王刚曾收到毛泽东亲笔题字回信

回顾人民出版社发展史,《毛选》无一差错创纪录

周恩来定调,毛泽东命名,人民大会堂不仅是座建筑,还是一座政治工厂

1932年《东方杂志》向社会各界人士提出两个问题,激起千层浪

太庙改造成人民文化宫,曾经的皇家禁地服务劳动人民

人民医院最初由中国人“众筹”成立,见证中国医学百年发展与进步

杭州西子湖畔北山街84号院:见证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的起草过程

新中国首部法律《婚姻法》由邓颖超为首起草,普法演出一票难求

新中国成立前夕,为了争取他担任副总理,周恩来两次登门拜访

康熙声称自己是刘备转世,600年前,官府百姓都“迷恋”关帝庙

古北口曾称为“铁门关”,见证王朝更迭,纪录日军暴行

《紫禁城的黄昏》:庄士敦和高伯雨笔下的近代中国

立冬来了,老北京人除了饺子,还要吃哪些?

明天立冬!老北京冬天最好这口儿,看完哈喇子都掉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