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观点

共享汽车别蹈“单车”覆辙:用户曝车辆变少 退押金困难

2018-12-13 11:26 北京晚报 TF003

曾经如火如荼的“共享潮”,似乎正在慢慢退去。继共享单车被曝押金难退、车辆欠维护等问题之后,共享汽车行业也出现了一些苗头。

插图 宋溪

近日,共享汽车平台途歌被曝车辆难寻、退押金难等引发关注,而公司也对本报记者一一作出回应。共享汽车行业,开始走到拐点了吗?共享汽车要走更远,需解决好哪些问题?

疑云|感觉用车变困难,有人上门退押金

12月7日下午5点,从江苏来北京出差的刘先生,赶到了位于东四环边嘉泰国际大厦的途歌公司。他的目的很明确——为了要回租车的1500元押金:“我从在网上提交申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时间,跟客服电话交涉了很多次,都没有退成功。之前看到网上的新闻,就趁着这次出差来公司要了。”

记者随刘先生来到公司,发现有约十位员工正在工位忙碌。前台工作人员在听取来意,核对了其身份证和途歌App上的相关信息后,拿出一个登记簿,让刘先生留下了相关信息,并承诺下周一到账。“因为中间隔了个周末,所以只有下周一到账。平时过来退押金,今天登记第二天就能收到退款。”前台工作人员表示。而在登记簿上,记者发现仅12月7日当天,就有约四十余位用户前来现场退押金。

除了退押金较难外,一些用户也发现车辆变少,用车更难了。家住石佛营的王德志说,自己是途歌的老客户,以前家附近车辆很多,用车很方便,但最近订车变得困难了。“有时候晚上休息前打开App瞄一眼,几乎每天都有五六台车在附近,最近很少了。打开App,很多时候都无车可用。而且,优惠券支持的力度也变少了,感觉和之前有变化。”

一名途歌公司员工表示,公司仍旧正常办公,用户扎堆退押金,可能是有恐慌心理:“你看我们都还在呢,没有网上说的那样。您要确实不放心,可以选择退。”

线下用户有零星感受,线上也有不少用户在打听。记者在网上加入了一个“途歌用户群”,截止发稿时,该群共有350多名成员。这些群成员来自全国各地,每天都在群内交流押金、用车信息和相关经验。

记者进群一周时间发现,在群里,用户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退押金。有不少用户晒截图称提交申请后进展缓慢,担心自己的押金最后退不出来,也有用户咨询自己所在城市的分公司地址,想要上门退押金。

回应|押金专款专用,将有新的融资

与此同时,还有群友晒出所谓“公司在卖车”的照片。照片显示,在一片没有经过水泥硬化的黄土空地上,停放着密密麻麻的白色车辆,车身上有途歌字样,宛如此前收回集中停放的共享单车,引发群友对平台资金链的担忧。

而在大家关心的退押金事宜上,周二下午,群内开始有用户晒出退押金成功的截图,并表示“昨天去他们公司登记的,今天大部分都已经到账了。”

就网络流传的诸多问题,记者向途歌方面求证。途歌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总体运转良好,明年将有更多投入和新模式,“网上一切肆意恶性传播的内容,我们将通过法律手段进行处理。”

对于大家关心的押金问题,该负责人回应,“押金均为专款专用,不会用作其他任何用途。”一些用户反映退押金迟迟拿不到,该负责人表示,退押金需要一个过程。“退押金的时间是20+7个工作日,共享汽车不像共享单车,需通过我方初审、第三方复审以及交通部门进行校正审核,核查在使用车辆期间出现违章、违停以及用车异常等问题,确定无误后方可原路退回。”之所以在公司现场设立登记退押金,也是公司一直以来维护用户权益的举措之一。“后期我方会推出一些优化周期的内容及政策,让用户更快捷地提取到押金。”

那么,为何一些用户反映车辆变少了?该负责人表示并无合作公司收回车辆一说,而是车辆上线新功能、使用紧张、淘汰等原因所致。“每周都会有车辆更新,增加一些新车型或者新车供用户使用,但也会淘汰年份较长及较旧的车辆。尤其是近期,上线'DAYGO'和‘送车上门’功能后,使用车辆”时长“也逐步递增。”

该负责人强调,根据数据统计,途歌用车在早晚高峰及周末会到达用车顶峰,90%的车辆均被用户进行使用,的确会出现“一车难求”的情况。

谈及公司整体运营和管理情况,途歌相关负责人透露,公司已于今年10月初获得b2轮融资,近期也将公布新一轮融资。未来会主打“送车上门”业务,全新的“车找人”商业新模式。明年,也会陆续投放更多车型,在部分地区优先开设电动车进行试运营。

观点|押金监管很重要,该有管理办法

“不论是什么原因,如果用户提交了申请还出现退押金困难,超过了协议里规定的明确日期,平台方就构成了违约。”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金澎认为,只要用户提出要退押金,申请也到达的情况下,不论什么原因,平台方应当按照协议规则来履约。如果现实中用户遭遇了退押金难,首先可以跟平台方进行协商;如果协商无果,则可考虑向当地主管机关比如交通委(局)、消协、工商部门等投诉和反映;倘若实在不行,用户还可以走法律诉讼的路子。

张金澎说,共享汽车是新生事物,其押金监管尤为重要。平台方“专款专用”的解释,不能到此为止,而应向用户明确披露押金在什么地方等信息,但他同时认为这存在一定难度。“目前来看,对于共享单车的监管,相关部门出台了规定。但共享汽车行业,还没有涉及具体的管理办法。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对于监管部门来说,这是一个难点和空白。”

因此,张金澎建议,要像监管共享单车行业一样,提早重视对共享汽车领域的押金监管。“押金账户要是专款专用的账户,公司的账户要经过相关主管机关的监督管理,维护好消费者的权益。”

“企业的说法也许是对的,但无风不起浪。不管有没有,要正视这些问题。”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朱巍说。当前共享经济竞争过于激烈,市场整合还没完成,如果资本看不到希望,可能会引发问题。他认为,对于企业来说,要想活下去、做得好、走得远,需认识和解决好四个问题。

首先是,当前共享汽车市场很大,竞争激烈,企业互相抢市场,无限度投放,不怎么考虑收益。“如果获利模式看不出来,成本又不断增加,一旦没有资本持续投入,企业就没办法支撑下去。除非市场统一,回归理性后才有较正常的秩序。”

其次,政策风险性较大,企业要以提升用户体验感为核心。目前,一些企业的关注点在资本运作,用户体验感越来越差。“共享汽车的发展核心在于提升用户体验,保证用户体验的质量,并非是搞资本运作。”

朱巍建议,应设立单独账户保管押金。押金所有权属于用户,必须单独设立账户存放押金,跟自有资金相分离。“现在把自有资金和押金分开的企业特别少。一旦出现问题,就容易出现崩盘,出现恶性循环。”

同时,企业要做“互联网+共享”模式,而不是“租车+互联网”。比如企业可以跟汽车生产商合作,不需自己买车。既把闲置过时的车辆拿去社会盈利,同时又有宣传效果,还能用好闲置资源,自己造车会加剧拥堵、停车紧张等问题。“要研究政策、法律规定,多用互联网思维解决线下的产业问题,而不是靠传统的经营模式。”

记者 李松林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司机醉酒后驾驶共享汽车 造成事故运营平台也得担责

共享汽车出事故致十级伤残,保险公司却拒赔,理由引争议

共享汽车出事故,车辆投保为非营运,保险拒赔租车人上诉

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举行 明年继续推进网约车共享单车规范发展

共享汽车途歌也陷“押金门” 其成都公司人去楼空“玩蒸发”

驾驶共享汽车出事故谁赔?法官提醒用户看清条款

共享汽车途歌发布提醒 按顺序20+7个工作日退押金

途歌陷“押金难退 ” 困局,共享汽车行业洗牌加速

试开共享汽车还车碰上难题,女子白白耽误了两个小时

GoFun出行发布全国首份《共享汽车文明使用倡议书》

无证醉驾共享汽车男子如何注册?司机与平台谁该负责?

北京水质好了鱼多了,虽是“钓鱼热”却难逃钓鱼人不文明行为

父母意外离世,二胎弟弟无人管,姐姐是否该担起“养娃”重任?

4岁成“书虫”现存书5000多本,共享书房一开,妈妈变身管理员

美国家庭如何鼓励孩子做家务?专家:列出清单明确责任和细则

“周末卫生大扫除挑战赛”在北京东城区推广,还解决了这些难题

《哪吒》角逐奥斯卡又火一把,然而跟风式周边产品只能昙花一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