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清军入关后头件事就是建堂子,皇家如何在这里祭祀?

2020-08-05 16:06 北京晚报 TF010

堂子,是清代皇帝立杆祭天祭神的场所。《大清一统志》记载:“堂子在长安左门外御河桥东,每岁元旦亲祭。凡国家有征讨大事,必亲祭告。”所谓亲祭,即皇帝亲自履行祭祀仪式,以示重视。清魏源《圣武记》卷十二:“皇帝拜天则於堂子,出征拜天亦如之……则堂子自是满洲旧俗,祭天、祭神、祭佛之公所。”

作者:宗春启


满族人信奉萨满教。萨满,即巫师。萨满教是起源于渔猎时代的原始宗教,在我国北方古代各民族中间有很深的影响。清军入关前,有“神堂”或“祀神祗之室”,皆称“堂子”。

蔡东藩《清史演义》第二回:“那时这雄心勃勃的努尔哈赤,乘着这如日方升的气象,想统一满洲,奠定国基,当命工匠兴起土木,建筑一所堂子,作为祭神的场所;工匠等忙碌未了,忽掘起一块大碑,上有六个大字,忙报知努尔哈赤。”这个情节未必是真,但是倒准确地反映了清人对于堂子的重视程度——要成就建国的大事业,必先建堂子;在做一件大事之前,必先到堂子拜天祭神,以求得保佑。

入关之后头件事

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进关、入主北京之后的第一年,做的头件大事就是在紫禁城附近建筑一所堂子。

关于这座堂子的位置,有说在东安门外的,有说在台基厂大街北口路西的。震钧《天咫偶闻》:“堂子,在东长安门外,翰林院之东。”昭梿在《啸亭杂录·堂子》里说:“国家起自辽沈,有设竿祭天之礼。又总祀社稷诸神祇於静室,名曰堂子,实与古明堂会祀羣神之制相符,犹沿古礼也。既定鼎中原,建堂子于长安左门外。”

震钧是清末人(1776年-1833年),瓜尔佳氏。昭梿是清乾嘉时人,爱新觉罗氏,满洲贵胄,努尔哈赤后人,世袭礼亲王。这两个人所记载的堂子的位置——长安左门外,应该是准确可信的。长安左门,位于今天天安门东侧、劳动人民文化宫正门前稍东。

堂子的正中是祭神殿,“即汇祀诸神祇者”。满族人信仰多神,堂子内神殿供的是释迦牟尼、观音菩萨、关帝,还有“穆哩罕”——马神。

祭神殿南向前,为拜天圆殿。圆殿南正中,设大内致祭立杆石座。次稍后两翼,分设各六行,行各六重,第一重为诸皇子致祭立杆石座,诸王、贝勒、公等依次序列,皆北向。

东南建上神殿,南向,据昭梿说,“相传为祀明将邓子龙位——盖子龙与太祖(即努尔哈赤)有旧谊,故附祀之”。据《天咫偶闻》说,相传开国初,太祖努尔哈赤常乔装打扮潜入辽东察看形势,被明军俘获。邓子龙知道他不是一般人,悄悄把他送出境。“太祖(努尔哈赤)笃于旧谊,祔祀于此”,看来努尔哈赤很重视报恩的。

堂子祭祀立神杆

在堂子举行的祭祀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国家大事,诸如元旦拜天、出征、凯旋等;另一种是属于日常照例的祭祀如月祭、浴佛祭、马祭等。

“堂子祭天”被列为清王朝的吉礼之一。祭天礼于岁正朔(即新年元旦)举行,“皇上率宗室、王、公、满一品文武官诣堂子,行拜天礼。”每次祭祀行礼前,皇帝先朝东坐在享殿檐下的两间坐褥上,各王公贝勒按职位依次坐于丹陛上下。内监弹奏三弦、琵琶,满洲神巫“萨满”司祝系缎裙、束腰铃、击手鼓,“盘旋像前诵神歌祝祷”,然后献酒。赞礼者一边拍板,一边唱满洲神歌。皇帝和王公贝勒一起拍板抚掌唱。然后进享殿、圆殿分别行礼。礼毕,皇帝坐在西间正中,面朝南,王公等各就原处列坐,吃祭品、炸糕,喝完茶后各散。祭品中有活猪,往耳朵里灌完酒之后杀掉,将肉煮熟,祭神之后吃掉。据说坤宁宫有口“神锅”,专门用来煮肉,自顺治入关以来一直就没有停过火。(溥佳《记清宫的庆典、祭祀和敬神》)

立杆祭神之礼“岁以季春(农历三月)、季秋(农历九月)朔日(初一)举行。”所祭神杆是楠木的,本色,不加油饰,竖立在神殿或神堂的左方。高两丈余,顶尖形,顶之下为方锡斗——木质,包锡。满族人对杆子不敢有任何亵渎,立起之后、太阳投射在地上的影子都不许践踏。民间祭祀时,在杆子前供上米酒、打糕,整猪。锡斗内要放上供过的米饭和熟肉,用牲血涂杆子尖,并贯以猪喉骨。皇家祭神杆,则“悬黄幡系彩绳,缀五色缯百缕,楮帛二十有七,备陈香灯。司俎官于大内恭请神位,由坤宁宫以彩亭舁出,行中路至堂子,安奉于祭神殿内。东向,陈糕饵九盘,酒盏三。圆殿陈糕饵三,酒盏一,楮帛如数。司俎官以赞祀致词、行礼。”

马祭、月祭和浴佛祭

马祭在祭神杆一天后举行,祭祀“穆哩罕”——马神。马祭是有马的。昭梿的《啸亭杂录·内务府定制》中说,上驷院里饲养的御用马匹中专门有一种“禂(音祷)马”,为“岁春秋二祭祷马于神”所用。平时“系帛于御马鬣尾以为识”——在马鬃马尾上系以帛为标识,“凡三十匹”;“附养四色马四十匹,令祭堂子,率以十匹诣神前受釐,系丝帛亦如之”。

马祭,满族人在东北时就有此风俗。民间所用的“禂马”被称为“它合马”。此马是全村中最有威望的家族中饲养的,不许骑,尤其不许女人骑,也不用来拉车干农活,不打鬃,不剪尾。祭祀时,把马身刷洗干净,备齐鞍韂牵入庭中,头向供桌,身搭红布。主祭人手捧香碗,围着马左转三圈、右转三圈,然后请一男一女两位萨满在马前对唱,其他人跪下叩拜。(据《满族民间文化论集·满族的萨满教》孟慧英著,吉林人民出版社1990年)

堂子每月一次的祭祀称月祭。《啸亭杂录》中说:“凡月祭,孟春上旬三日(即正月初三),余月朔日(即每月初一)。大内遣司俎率堂子官于圆殿奠献糕、酒,行礼如仪。”

四月初八释迦牟尼佛诞日的祭祀为浴佛祭。“司俎官率执事人等,自大内请佛至堂子祭神殿,陈香灯,献糕酒。王公各遣人献糕。执事设盥盘,赞祀二人浴佛”——浴佛,既给佛作洗礼,届时真要用香水往佛身上浇洒的。浴毕,“六酌献、三致祷如仪”。这一天,“大内及军民人等不祈祷”——不作别的祈祷,“不祭神”——不拜别的神灵,“禁屠宰,不理刑名”——不审理案件。

皇帝亲征必去堂子

遇有重大战事、皇帝亲自出征前,必要到堂子拜天祭神。康熙年间,蒙古准格尔部首领噶尔丹叛乱。三十五年正月和三十六年二月,玄烨两次率军亲征。每次出发前都是选择吉日,前往堂子祭神拜天。内府官员预设拜垫于圆殿外及内门外御营黄龙大旗前,兵部陈螺角,銮仪卫陈卤簿均如仪。康熙皇帝先到圆殿前,再到大旗前,郑重行三跪九叩礼。这次出征,康熙皇帝亲临沙漠,指挥清兵作战,终于大获全胜,扫除了漠北和西北地区一大不安定因素。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五月,清军凯旋。康熙皇帝回到京城后,先到堂子行告成礼,感谢上天众神和列祖列宗的保佑。

派大将出征,皇帝也要带领大将军以及随行将领,到堂子行礼。仪式于皇帝亲征是一样的。凯旋日,也到堂子行告成礼。

为什么要祭神杆?

堂子在清朝皇家的信仰和风俗礼仪中,曾经是何等的重要。但是没过多少时间,萨满教被佛教取替、满语被汉语取代了,堂子的祭祀活动变成了一种徒具形式的空壳,一些祭祀的目的和意义连满族人自己也不知其所以然了。

比如神杆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祭神杆?据考证,神杆,是满族人祖先采人参时用的索拨棍。野生的人参生长于山林草木之中,须拨开草木才能发现,所以索拨棍是采参人必用的工具。而人参,是满族人最初用来和中原人换取农具、武器和各种生活必需品的“硬通货”。满族人的崛起,人参是立了大功的。祭奠神杆,有不忘祖先艰苦创业之意。但是后人大多不知道这个意思了。

再比如清人祭祀的神祇中,有一“万历妈妈”,也称“瓦利妈妈”,或写作“完立妈妈”。多数满族人不知道这位“妈妈”是何方神圣,有解释为万历时李太后的。当代学者考证,“完立”是偶像的意思,“完立妈妈”亦即“妈妈神”。

据齐如山说,光绪庚子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城,占领军要把北至长安街、西至前门、东至崇文门一带尽行占据。这一片大小衙门、公所很多,礼部、户部、吏部、工部、兵部还有宗人府、太医院、鸿胪寺,更重要的是还有堂子,其重要性超过太庙,怎么能让外军占领?李鸿章和联军再三交涉,结果,五部留下了,堂子被意大利军占领并拆毁了。

八国联军撤出北京后,清廷改建堂子于南河沿南口路东,即今北京饭店贵宾楼所在地。从清末皇族溥佳写的《记清宫的庆典、祭祀和敬神》中看,清末的元旦庆典是在乾清宫举行的,神杆祭祀和敬神活动是在坤宁宫举行的,没有提到堂子。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0

分享到

AI重现清末北京城影像,拍摄者身份曝光,曾是法国数一数二的富豪

180余张珍贵照片,46万字原刊报道,1870年代外国人怎么看中国?

清廷下令限制摆酒宴的规模标准,官员“下有对策”创“诸菜聚会”

乾隆拿他和纪晓岚做比较,被赞“品行端方”,做过皇帝的老师

清代京城如何“扫黑除恶”?顺治除“保护伞”,雍正就地斩恶徒

探秘清代第一铸币厂:曾为慈禧铸造“纪念币”

清朝男人也怕老婆吗?这首歌谣里有答案,家庭现象表露无遗

北海漪澜堂开展 乾隆皇帝到底几次“下江南”?

发现清朝买官收据 网友调侃:这样的大清吃枣药丸

清朝“买官收据”为避免官员中饱私囊 凭证先读书再入仕途

清朝的护照什么样? 一位清末富商的出国之路

历史上的淞沪会战什么样?亲历者张嘉璈的私人日记提供了一个视角

老北京文化第一街居宝地坐拥“朋友圈” 琉璃厂因何得名?

周瑜被抹黑 不怪罗贯中

方能自省最可贵,夏衍的考试在如今也有重要意义

龚自珍三游法源寺 所看所思不尽相同

逝水流年,往事如烟,忆老北京东四一带故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