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小孩子迷上网络直播当博主不好,别让好奇抹杀孩子思考的能力

2020-07-13 13:52 北京晚报 TF021

“枯藤老树昏鸦,晚饭没鱼没虾……我爸长得很丑,但他不嫌你瞎!”您能想象,这是四岁的小女孩对妈妈说的话吗?如此调侃,让刷到这个视频的赵女士感到不适,她打开评论留言:“这要是我家孩子,一个嘴巴子抽过去!”不过立即有网友回复:“童言无忌,不过是句玩笑话,这位家长怕是入戏太深了吧!”

这样的争论在短视频平台比比皆是,最典型的莫过于年仅13岁的钟美美因模仿老师爆红网络,引发社会热议。眼下,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正成为短视频博主或短视频平台的深度用户,沉迷于鱼龙混杂的短视频中,缺乏判断力的孩子会不会因好奇而模仿,误解了成长与成功的关系呢?这成了短视频时代教育领域不可回避的社会问题。

娃娃一出镜粉丝就疯狂

“你们的魔鬼又来咯,特别限定新华字典,天天好不容易帮你们抢到,你看这个字典,我的妈呀!太好看了吧,而且是真正的烂番茄色!总而言之,买它!”天天小朋友一手拿着新华字典,一边学着美妆博主的样子,把另一只手比在字典后加以突出,用神似李佳琦的腔调介绍文具,这让天天小朋友圈粉达百万。

只有5岁的布丁也不甘示弱,已能背诵700首古诗的他,不少朗诵古诗的视频被妈妈传至平台,获得了大量点赞。

一时间,镜头前表演着舞蹈、器乐、做饭、剪发、化妆的孩子,比比皆是……其中,不乏学龄前的孩子。与此同时,大量的青少年利用茶余饭后、学习间隙甚至写作业的时间,刷短视频、看视频,耗时无数,让家长头痛不已。

“跟着视频中的同龄人跳舞,是我下网课后的主要休闲方式。我会看一些搞笑、整人的视频,一刷就傻乐几个小时,就是放松一下!”王睿思小朋友说。

“我的短视频账号里收藏着大量的短视频,内容几乎都和游戏有关。”上初二的李彤说。

短视频在丰富孩子生活的同时,其五花八门的内容很快引发了人们的讨论。

“小大人”演的什么自己不懂

如今,青少年已直接走进了网络生活,在这个世界内外,他们是否能健康成长也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10岁的小橘子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挎着小皮包,噘着嘴鼓着腮帮子对爸爸说:“我告诉你,你再这样子,这日子没法过了。”

“那就不过咯。”爸爸说。

这是一段发布在拥有数十万粉丝少儿博主的短视频里,模仿的是电视剧里夫妻闹矛盾后离家出走的经典桥段,小橘子的模仿惟妙惟肖,在网上很火。

“孩子就是模仿一下大人的样子,我看把全家人都逗笑了,就将这些片段制作成了短视频发布到网上,也想记录孩子的成长过程。”小橘子的爸爸说,视频发布后,不少网友纷纷点赞,夸女儿很大气。

“爸爸有时候也会教我说一些大人的话,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发布的视频能得到好多人的点赞,我就很开心。”小橘子说。

在短视频平台上,和小橘子一样众多的“小大人儿”的“成人秀”“反差萌”吸引了不少粉丝。但也有网友认为,这些年幼的孩子模仿成人的生活,是否会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呢?

网红效应引来孩子仿效

“爸爸下回再骂我,我也要离家出走。”9岁的孙萌萌无意间刷到了小橘子的视频。

在成年人看来只是一笑而过的内容,却给观看它的孩子带来不同的感触。这让不少家长慌了神。

“4岁的女儿,居然两个手指中间夹了个小棍模仿抽烟。我问她跟谁学的,她说是在视频里学的。”妈妈张女士担心地说,“孩子太小了,完全不能分辨对错,看见什么有意思的样子就会学过来,现在的短视频里什么东西都有,管不过来的。”

“孩子幼稚的心里认为,粉丝多就是一种成功,网红的美就是美。这让我们做家长的对他们未来的成长很担忧。”妈妈说,自从女儿黄小园接触到美妆博主后,就想跟着学打扮,对功课不上心了,真是让人着急。

“我喜欢看美妆视频,化妆前又黑又丑,化完就大眼睛、白皮肤、红嘴唇,特别好看!”准备小升初的黄小园说着自己眼中的美。

“我妈不让我化妆,我有时候偷偷化,也考虑自己做美妆博主,成为一个有好多粉丝的成功网红、赚好多钱。”黄小园说。

单纯禁止不是最佳办法

针对琳琅满目的短视频内容,乐观的家长则表示,善用短视频平台能挖掘孩子的更多潜能,开阔孩子的视野。

“我孩子是学钢琴的,我就经常找一些跟他一样大的孩子弹琴的视频给他看,尤其是弹得特别好的,提高他的审美”。家长刘女士说,“父母支持孩子在短视频平台上展示才华本身,就是对孩子天赋的一种激励,也是对孩子的尊重和保护。”

视频账号“庄尼恐龙”上,经常会发布一些让孩子参与拍摄的实验内容,用来解释生活中的常识和道理。“一次我陪儿子做实验,把泡腾片分别放到水和可乐里,然后问他是什么原理?他竟然回答,事件说明,如果自己不着急,光是小孩折腾,能长大吗?这让我很惊讶!以后拍视频,儿子很配合,效果也挺好,这对培养独立思维也很有用。”这位家长说。

一位重点中学的班主任杨老师认为,应该用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对待孩子使用短视频APP。“短视频APP对孩子产生什么影响,关键看如何引导孩子去使用,要把禁止、限制变为解释、说理,才不会引起孩子的逆反心理。”

建议

别让好奇抹杀孩子

深度思考的能力

去年5月,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20%的青少年表示“几乎总是”在看短视频。由此可见,想把视频与孩子分离的想法并不现实,那家长们应该怎么做呢?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张爽教授表示:有人认为短视频平台信息量大,丰富多元,是很好的学习平台。这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误解了学习。学习是深入、有序、努力地持续探索知识。因此,不能将短视频APP当做学习平台,它满足的只是“消遣性好奇”,是低层次的好奇水平,很容易让人在走马观花中浪费大量精力和时间,破坏孩子深度思考的能力。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深教育专家葛楠表示,视频内容本身具有具象特征,观看中几乎不需要思考,这样被动的思维极不利于孩子专注力的培养,这和过度看电视的不良影响一致。此外,短视频平台为UGC(用户生成内容),内容缺乏引导性且边界较为模糊,缺乏判断力的孩子,很可能误解学习、成长与成功,甚至盲目追求物质主义、拜金主义。

中国人民大学从事教育社会学研究的李荷教授提出:“不让孩子在短视频中沉溺的根本方法是在幼儿园、小学阶段就抓好孩子的哲学教育,也就是批判性思维的训练。既不剥夺孩子的表达自由,更需要教会孩子辨别和洞察新事物背后问题的能力。”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曲经纬

实习生:鹿杨

制图:冯晨清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8部门将研究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直播带货岂能靠“演戏”

不少孩子上网用父母存款给主播打赏?最高法:未成年人网络打赏可以退还

明星变带货主播,4小时交易总额破亿,这钱真那么好赚吗?

拿验孕棒给猴子测孕?又有主播出来作妖,还与公园管理人员“打游击”

86岁作家当主播、邀读者云游出版社,疫情下出版人“云”端守望春天

网红带货频“翻车”,一句道歉就完事?法官不这么认为

“双11”出现10多个亿元直播间,带货想长久别把消费者当韭菜

小娃娃“天价”打赏:花光父母血汗钱 追款谁来负责?

巴基斯坦​女主播吓唬莫迪,让蟒蛇鳄鱼“助威”,结局没想到……

《少年派》林妙妙式学生主播越来越多 网络直播要不要设年龄门槛?

“网红大妈”变群主为老人解忧!管理60多个微信群,线上追踪可疑人

奥运村街道启动“我和奥运有个约会”项目,今年内向居民推广冬奥健身操

抗疫先锋徐崇伟:“国家有难时,必须冲得上去!”

北京稻香村8家工厂开炉生产月饼,承诺不涨价

《三十而已》里,哪些行为触犯了刑法?婚姻中的第三者,也可追究刑责?

渣土车做假证想瞒天过海,难逃执法队员火眼金睛,拘!

编撰13万字修库史,收集劳动歌谣,七旬老人讲述密云水库建设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