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龙潭湖东湖西北角这座花砖墙所围小庙为谁而建?与齐白石也颇有渊源

2019-07-22 08:59 北京晚报 TF008

龙潭湖东湖的西北角,绿树掩映之中,有一座花砖墙围起来的小庙,是东莞人张伯桢(篁溪,沧海)为乡先贤、明末爱国将领袁崇焕修建的。建庙是1917年,其时张在民国政府司法部任职,住家在宣南烂缦胡同东莞会馆。

作者 杨良志


1933年齐白石与张次溪合影

庙额“袁督师庙”四大字康有为书,门两侧楹联亦是康书:

其身世系中夏存亡,千秋享庙,死重泰山,当时乃蒙大难;

闻鼙鼓思东辽将帅,一夫当关,隐若敌国,何处更得先生。

好匾额,好对眹!

如今这水平的东西还真一时难找。前些天到什刹海西海,南岸华屋书联:

水花红尽汇通祠

柳暗河深路不知

又过“鸭王”饭店,门口对联为:

名人好友常聚福地

鸭王同仁囍盈贵宾

不过百年,民族文化的跌落,一时“大咖”的不堪,足以令人反省。

袁督师庙南侧不远处,原还有个“张园”,是张篁溪为自家建的别业。人云是在今左安门内大街西侧,实际上“左街”之辟乃近半个世纪之事,当初这一带总的是水泊片片,荒丘连连的。说张园大体在这一方位差似可矣。

张篁溪的儿子张次溪,1908年生人,年轻时即以北京文史掌故为好,二十六岁上由杨梅竹斜街的中华印书局出版《燕京访古录》(91则笔记),一炮打响!

1936年,张次溪更是在自己供职的单位——国立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会印行了《北平岁时志》,顶头上司顾颉刚为他题书签,成为继乾隆年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光绪年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之后,关于京师岁时风俗的一部重要著作。他以传统的旧历十二个月为编录次第,辑前人言论;尤可称者,是于每月荟文之前,自己先作一篇“综述”,十二个月下来,留下了一系列有个性的,有时代印记的独特记录。

比如“九月”一章之内,他就写到自家的“张园”:

张园者,位左安门里,亦家君子(笔者按:指自家父亲)所筑。三亩幽林,鸣禽上下,藤萝叠架,曲苑回环。其间自家君子生圹(笔者按:生时预留的墓穴)之外,洁室数楹,足资憩息。厅事所供,半属禅榻经卷。此则家君子晚所耽悦也。

寥寥数语,把张园的情致,描摹得很是传神。接着还有对友人来附近法藏寺(笔者按:俗呼法塔寺)、夕照寺、万柳堂等名胜来游览的记录。

还应该提到的是:齐白石曾是“张园”的贵客。齐老人1926年买了劈材胡同(笔者按:今辟才胡同)内跨车胡同的宅子,一般是很少离家的;但他至少1931年夏、1933秋两次到张园小住。张氏父子为老人腾出跨院西屋三间,又划了几丈空地任老人莳花种菜。老人写了幅《借山居》横幅挂屋内,又画了幅《张园春色图》,其上题诗:

四千余里远游人,何处能容身外身。

多谢篁溪贤父子,此间风月许平分。

老人后来回忆说:

我在那里绘画消夏,得气之清,大可以洗涤身心,神思自然就健旺了……

再有,张篁溪还有另一个儿子,名张次篁(笔者按:一子次溪,又一次篁,恰好分用乃父之号),张园岁月还是个小娃子,一心喜欢种植畜养。齐老人为这位少年专绘《葛园耕隐图》,题诗道:

黄犊无栏系外头,许由与汝是同俦。

我思仍旧扶犁去,那得余年健足牛。

说来也巧,张次篁一直以饲养植种为乐,后来果然成为北京农业学院(大学)的一名教授,养猪专家。

读至此,看家问道:“上面所示关于‘张园’数句,不过如萤虫一闪,实足堪看!再来些个?”

这倒不难。张次溪这十二个月的文字已颇可观,更何况他荟聚胪列的数十种古籍上的千数条史资哪。萤虫闪烁的比喻是小了点,说有关岁时风俗的记载仿若焰火满空也是可以的。此戋戋短文,再请看官赏眼:

……时当大热,芙蕖遍放,无涯之碧,别样之红,曲院名塘,或不是过。而一舸载赏,雪藕调冰,维堞兽环,复隐约杯中掌上,山容罨画间,海岸湖濒,炎威若遁,即柳阴安步,亦浸浸竟日忘归。必北平,必是月;易地易时,乐或不逮。

这是记眼目前“六月”的几句,眼下正是农历六月。也是别有味道吧。好在北京出版社近时将《北平岁时志》的横排简体字本精装出版了,可以满足我们进一步阅读的需要。

近一两年来,到龙潭湖畔踏访袁督师庙的友人渐多了,留照片是易事,查史料亦不乏其人。这可说是崇尚与追求文化的一个征象。

(《北平岁时志》 张次溪 编著 高辰 标点 北京出版社)

原标题:岁时风月这边看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好记性是如何炼成的? 漫说作家的博闻强记

北京国际音乐节又迎国际大腕!82岁指挥、钢琴大师阿什肯纳齐风采不减

张大千于非闇徐燕荪不打不相识 轰动一时的“画家讼案”究竟怎么回事

电影《进京城》离杀青还有三天时遭遇大火 胡玫导演大赞富大龙

嘉德春拍本周末举槌 《淳化阁帖》等各门类4000余件拍品亮相

书画造假已经由来已久,甚至可以假乱真!古代大师们都难以分辨

画坛大家李苦禅也曾和梨园交游甚深 不仅学戏练功也正式登台演出

调皮老先生欧阳中石是教师、是书法家、是京剧行家 本行却是这?

金庸去世:怀揣江湖一梦 重温经典致敬大侠(组图)

关机两小时!北京保利剧院迎钢琴大师齐默尔曼 向伯恩斯坦致敬

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霖灿:前半生玉龙观雪 后半生故宫读画

明朝蒙古使者为啥都爱往北京跑?这就不得不提“厚往薄来”原则

《英雄赞歌》填词者非职业作词人,为何非他莫属?

一家17代人守护袁崇焕墓近400年,宋庆龄、周恩来都曾来祭扫

从《红楼梦》王熙凤这番满分操作,品婆媳关系中的智慧

钱浩梁:成也李玉和,毁也李玉和

鲁迅曾被磕掉两颗门牙,“路怒党”当读读其这篇叙事旧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