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一大学生辍学众筹开咖啡厅失败,被追债,北京朝阳法院强制执行

2019-04-04 15:57 北京晚报 TF003

上午10点半,朝阳法院执行法官根据申请执行人提供的线索,在通州一小区楼下将23岁的韩某堵个正着。韩某大学期间不去上课,众筹创办咖啡厅失败,赔了不少钱,被投资者诉至法院。今天(4月4日)上午,法官就是来找韩某履行2名申请执行人的执行案款总计4万元。

被执行人在警车内

记者了解到,2016年,众筹项目推广时,韩某还是一名刚入学的大学生。一年后,创业项目以失败告终,韩某通过透支、借贷的方式偿还了部分投资款。而选择走诉讼程序解决的2名投资人一直没有拿回钱。

法院判决,韩某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红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红淼公司)与这两名投资人之间签署的《出资协议》及《股权代持协议书》解除;红淼公司全额退还投资款,并支付相应利息。

两名投资人申请强制执行后,执行法官因联系不到韩某本人便找到韩某就读的北方工业大学,却得知因韩某久不上课学校已对其作退学处理。

不久前,申请执行人得知韩某在做微商,便注册“小号”以买口红的名义和韩某约在今日上午见面。不明情况的韩某一下楼便被执行法官堵个正着。

23岁的韩某看上去还一脸稚气。法官说明来意后,韩某表示自己没钱偿还,自愿跟随法官回法院接受处理。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下,2016年,年轻人众筹创业着实火了一阵。刚刚考取北方工业大学的韩某成为创业大军中的一员。韩某告诉记者,自从考上大学后他就没上过一天学,“因为觉得没意思,我就不是这块料。”韩某还称父母“比较开明”。

据韩某讲,他以前在咖啡厅打工做过店长,自认为对咖啡厅的运营、管理比较了解,所以才有了众筹创办咖啡厅的想法。2016年,他和朋友通过各个大学的校友群进行宣传,拉来80余名投资人,其中大部分是在校生,总计众筹到160万元,并分别以各自公司的名义和投资人签订了《出资协议》和《股权代持协议书》。

根据协议约定,咖啡厅选址应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附近,名称为“比逗-轻课咖啡厅”。至于咖啡厅到底开没开成,两名申请执行人和韩某的说法并不一致。

记者了解到,两名申请执行人出资时还都是对外经贸大学的研究生,他们是在校友平台上看到的这个众筹项目,出于对校友的信任和对地缘的熟悉,二人签订了上述协议。事后,他们才得知韩某并非自己学校的学生,该创业项目也是子虚乌有。但韩某却表示,自己从未隐瞒过北方工业大学学生的真实身份。由于对外经贸大学附近没有合适的店面,后来他将咖啡厅开在了五道口附近,由于是“接盘”,为了留住老客人便沿用了之前的店名,没有更名为“比逗-轻课咖啡厅”。

“店面一年租金就120万,开了一年交不起租金就关了。”韩某将失败原因归结为“能力不够、经验不足”。创业失败后,韩某自称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陆续偿还了近40名投资者50万元,其中只有这两名投资者将他告上了法院。其余赔偿则由朋友的公司负责偿还。“我们家也是普通家庭,公司已经破产了,我也不懂怎么走破产流程,现在每个月我还要偿还一万多的借贷。”韩某称。

至记者发稿时,韩某已被带回法院,正积极联系亲友筹钱还款。

法官提醒:在校生对于校友群中的众筹信息要注意鉴别,签订出资协议要谨慎,投资前应对投资人的真实身份进行核实,并随时关注股权代持项目和实际投资项目是否一致,如遇到项目未实际运营或逾期未还款等情况应及时搜集证据,向法院起诉维权。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张蕾文并摄 编辑 王宁江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深挖德云社演员众筹事件,民政部引导修订自律公约,平台协议藏“玄机”

吴鹤臣众筹百万 莫让信息不透明透支社会善意

无审核何来信任?德云社演员百万众筹揭开平台短板,误操作难服众

大学生辍学众筹开咖啡厅失败 被诉至法院强制偿还4万元并罚款

众筹扶贫用产品代替筹款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助力孵化特色农产品

筹来6万救命钱被索5%税款?无指定平台是否该收费国家尚未规定

女子众筹救女得25万后被曝有车有房 前夫:经济状况不好但退款

肇事者众筹丧葬费被叫停 网友: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告母家书"作者发起众筹治病 我想再努力一把

西安开行全国首趟“众筹火车” 为旅客提供铁路“定制服务”

安徽“卖妻救女”男子道歉:不该采取极端方式博同情

维护公平就医秩序 北京警方半年行政拘留号贩子270余人

买毒者发微信“我已经到楼下”谁知警察已在楼上等待

他伙同业务员,投保270多万头"数字猪",骗取补贴6千多万

90后女生休学开网店,两年卖了591万元高仿,结果……

三伏贴致92名儿童灼伤,江西卫健委介入调查

杭州民警“人肉千斤顶”照片刷屏,老婆发朋友圈:大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