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探访北京互联网企业:“码农”深夜十点下班很寻常 加班成纠纷焦点

2018-05-29 13:39 北京晚报 TF010

2018年5月29日讯,“师傅,您在哪个门?红绿灯那边?好,我马上过去。”

资料图 北京晚报

下楼前,马科(化名)用手机预约了一辆网约车,当他走出公司总部大门时发现,门前已云集了大量网约车,一时无法定位的他,只能给司机拨电话确认上车位置。

这是深夜10点,和马科一样,同事们陆续离开工位,奔向回家的网约车。马科是互联网企业的软件工程师,或者叫程序员,这几乎就是他每天最正常的下班时间。

北京晚报记者走访多家互联网公司的北京总部发现,互联网企业的工程师们下班都很晚,加班是常态。在圈内,与加班相关的传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风一般卷起一番讨论,然而,讨论多以尴尬一笑收场,马科和同事们该加班还得继续加班。

面对家人担心的询问,马科往往笑着说:“在哪敲代码不是敲呢?何况公司冷气够足、晚餐免费、打车报销……”

现状

“没有打卡制度,也没有严格上下班时间”

一件足球服、一条短裤、一个电脑包,虽然也年近三十,马科还是保持着学生时代的穿搭风格,唯一的区别是,足球服是正版的,花了近700块钱。

“我们这行,没有不加班的,但是考虑到收入比较高,大家也就忍了。”

从入行到现在,马科换了几家公司,加班和对应的加班福利都类似。“基本都一样,大多数是弹性工作制,不打卡,只规定工作时长,也就没有严格的上下班时间。公司不会强制要求加班,但是活干不完,谁也不会下班。当然,为了广大程序员能安心加班,像免费晚餐或餐补、打车报销或车补等等一定都是有的。”

2017年夏天,腾讯公司曾公开回应了关于其加班文化的传言。腾讯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大方表态,公司绝大多数部门没有“打卡”制度,同时也不鼓励加班,但是业务繁重是真的。晚上8点,会提供东来顺、麦当劳、稻香等餐饮服务,10点以后打车报销。

“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就是这样,你不加班,同事加班,领导就看在眼里,这直接关系到评级、收入。而且,我们的工作也特殊,写代码有连续性,不能随意中断。”

“回家干什么呢,我连邻居都没见过几次”

马科的家离公司不远,只有5公里,他单身,和另外两个同事合租了一套三居室。“他们今天更晚,我就不等他们了。”回到家,马科的习惯是玩两把游戏,在深夜12点前入睡。每周五天,天天如此。

“我跟同事们聊过,活也不是每天都干不完,但是却不愿意太早回家。像我这样的单身,回家干什么呢,还不是玩电脑。”

他说自己没什么社交,更没有谈恋爱,甚至有点享受单身状态,除了性格使然,工作太累也是一部分原因,“平时已经很累了,周末的时间想完全留给自己,打打球、看看电影。再找女朋友,实在没精力。”

因为上班晚、下班也晚,马科说自己连邻居都没见过几次,最熟的陌生人,恐怕就是几个网约车司机了。“有一次我把工牌落在车上了,司机师傅说要给我送过来,我说算了,明早再来接我一次吧。现在想想,这种信任,也挺有意思的。”

现场

集体趴活 在互联网公司门前

跑夜班的网约车司机,是马科最熟悉的陌生人。记者发现,这并非个案,在深夜,“趴”在互联网公司门前,等着IT工程师们回家的人,正是这些夜班司机。

京东总部

坐标:亦庄 上周四晚10点20分

等候车辆:超过100辆

“最远家住昌平”

地处亦庄东区的京东总部,是唯一位于北京东南方向的互联网公司总部,而且周边没有其他大公司,所以一到深夜,就被网约车挤得水泄不通。记者发现,这里趴活的网约车,超过了100辆,京东门前的经海路双方向,都停满了车。为了维持秩序,京东的保安甚至在路面指挥起了交通。

司机小潘说,附近的网约车,几乎每晚都汇集于此。“这大楼里,两万人呢,下班都挺晚的,而且人家打车报销,有地铁也不会坐。”

正说着话,小潘的电话响了,是约车的程序员。跟附近几个司机打完招呼,他就准备出发,“这单是去海淀的,京东以前在海淀办过公,所以很多员工还住那边,我拉过最远的是去昌平。”

阿里巴巴北京总部

坐标:望京 上周四晚11点10分

等候车辆:约20辆

“打车软件后台结账”

位于望京的阿里巴巴总部,在2016年才刚启用,高155.65米,从五环上,就能清楚地看见大厦灯火通明。

记者到这里的时间超过了夜里11点,“码农”们三三两两从大厦里走出,等候网约车。在此趴活的司机老冯透露,“加班的,打车都报销,而且不用自己结账,后台就跟我们结了。你别说,虽然下班晚吧,但人家福利确实好。”

腾讯

坐标:知春路 上周五晚10点35分

等候车辆:约20辆

“听说这儿活多路又远”

腾讯在北京的办公地点比较分散,其中,知春路的希格玛大厦最为知名,早年间就入选过网评“北京加班大厦”前三。在上周五深夜,大厦依然热闹,停车场不断有出租车、网约车进进出出。一位“的姐”坐在车里听广播,手机正运行着打车软件,她告诉记者:“我是头一次来这儿,就是听人家说,一到晚上尽是活儿,而且路还都不近呢。”

百度大厦

坐标:上地十街 上周五晚11点15分

等候车辆:约50辆

“有些公司直接和网约车平台合作”

从知春路到上地十街的路上,虽然越来越远离城市中心区,但是车流却一点没减少,到了百度大厦门前,给记者一种来到机场候机楼的错觉。大厦灯火辉煌,出租车在门前一字排开。

司机马师傅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此趴活:“一般晚上9点多钟是第一个下班高峰,半夜11点是第二个,最晚的我拉过夜里12点半的。”马师傅透露,这些打车的年轻人打车都要票报销,但也不是每个公司的员工都打出租车。“有一回在另一个互联网公司拉了一个姑娘,人家委婉地告诉我,别再去那里趴活了,拉不着活。因为公司老板跟网约车平台有合作,只报销网约车,不报销出租车。”

新浪、网易、百度科技园

坐标:西北旺东路 上周五晚11点50分

等候车辆:约50辆

“最晚拉过三四点下班的”

西北旺东路附近集中了新浪总部、网易大厦和百度科技园,另还有在建中的腾讯北京总部。

司机赵师傅说,只要在附近,不管多晚,他都会过来看看,“看灯呗,有灯亮,就一定有人,可以等一会儿。有时候等半小时,有时候一个小时,但是活儿都是大活儿,值得。”

已经接近周五夜里12点,很快就要跨入周末,但透过窗户玻璃,依然能看到这几座大厦内人影晃动。“嗨,在北京,都不容易,加班啊,是常事儿,我最晚拉过一个四点多钟下班的,天都快亮了。”

说法

互联网公司加班成纠纷焦点

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办公室主任孙维一告诉记者,与互联网公司加班相关的劳动仲裁在该区经常发生。

2017年的一个案例中,张某离职后因加班时长与原公司发生纠纷,但因是弹性工作制,且张某的考勤时间显示与应工作时间基本持平,最终仲裁对张某关于加班工资的请求没有支持。

另一起2014年的案例中,刘某离职后因工资标准、加班时长,与原公司纠纷。最终仲裁,支持了刘某请求的工资标准,但是对加班时长还是采用了原公司提供的数据。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杨晓波律师提醒广大互联网从业者,平时注意收集加班证据,有助于一旦发生纠纷,在新《劳动法》框架下保证自己的权益。

杨晓波曾代理过一个案例,劳资双方就考勤、加班等问题上演“智斗”。一位工程师被裁员后,要求公司支付待通知金、补偿金、补贴、奖金、加班工资等等,谈崩后对簿公堂。仲裁时,工程师发现公司提供的考勤记录可能有“猫腻”,所以就借用同事账号登录,发现了公司修改考勤制度的证据,并提请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公司考勤设备、原始数据进行司法鉴定。最终鉴定,企业确实修改了相关原始数据,不但需要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还要支付加班工资。

 

 

来源:北京晚报 孙毅

分享到

“一个单位建一个群”引热议,“工作群”减负别走另一个极端

盒饭数据揭秘加班真相:程序员们最爱烧汁豆腐 西二旗下班最晚

“五一”将至 法院提醒:调休补休不能替代法定休假日加班费

北京西城法院解读“加班”:法律为劳动时长划出红线

李国庆谈996 马云刘强东也就此话题分别阐述“拼搏奋斗”

“工作996,生病ICU” 这群年轻人像是定好闹钟的机器

年轻人日均工作10小时,部分周末没休息,今天你“加班”了吗?

将误差控制在零点几毫米以内 这群人为旅客春运的舒适度正在加班

国庆加班让老板破产?日挣2千并不容易 连干7天能拿17天工资

热文“凌晨三点半”需冷静对待 “苦情戏”不能假戏真做

凌晨3点不回家成微信爆款文章 悲情又心酸的加班故事感觉熟悉吗?

不救人司机被刑拘?同是车祸现场,另一位司机的做法让人敬佩

北京门头沟一小区电梯故障,年近70大爷被困,消防队员紧急救援

北京南四环车祸情况通报:戚某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刑事拘留

夜间党课来了!北京朝阳三里屯党校分校首次开讲

维护公平就医秩序 北京警方半年行政拘留号贩子270余人

买毒者发微信“我已经到楼下”谁知警察已在楼上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