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书乡

被齐白石誉为“珍珠” 邹佩珠:我是可染的“勤杂工”

2016-05-23 12:01 网络 TF007

2016年5月23日,邹佩珠打小就有点男孩子性格,常常同伙伴弹玻璃球、捉蟋蟀、踢足球,在学校也是有名的运动健将。1936年的杭州体育运动会上,邹佩珠代表杭州女中参加四百米接力跑,她是最后一棒,第三棒接力的时候出现失误,摔了一跤,可邹佩珠在最后一棒又把第一夺了回来,她还获得过铅球比赛的第三名。

w7

1956年,邹佩珠为太阳宫体育馆休息厅作大型浮雕

1938年底,邹佩珠考入重庆国立艺专雕塑系,担任学生会主席,是学校里很活跃的学生之一。课余时光,她经常组织一些进步学生来参加宣传活动,办墙报、组织木刻创作、带同学去重庆看进步人士的话剧演出,她也常和同学们打排球,这里面就有后来大名鼎鼎的画家朱德群。

谈及邹佩珠与李可染的相识,不得不提到一个人,李可染的妹妹李畹。1940年,李畹考上国立艺专,学校从璧山迁到松林岗,分宿舍的时候,邹佩珠成了李畹的室友,是李畹的上铺。邹佩珠性格爽朗、乐于助人,李畹也愿意和她聊天,一来二去她们就聊到了李可染:“他是西湖艺术院的学生,深受林风眠先生的青睐。是他把我从家中带出来的。他在郭沫若先生领导的文化工作委员会和一些进步文化人,如田汉、洪琛等人在一起工作。”这成为邹佩珠认识李可染的开始。

1943年陈之佛任国立艺专校长,聘请李可染来艺专任教。一天,李可染来到国立艺专,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恰巧碰上邹佩珠在路旁画画。他走到邹佩珠面前,看了看她画的画儿,问道:“我想找李畹,你知道她在哪里吗?”邹佩珠看了看他,说:“我带你去。”邹佩珠第一次见到了李可染。

李可染喜欢京剧,爱拉胡琴,正好邹佩珠也会唱上几句,他还点拨邹佩珠改行专攻老生,苦练《乌盆记》。两人既在艺术上相互交流,也能够给彼此的生活带来乐趣,一来二去,逐渐产生了感情。

相识一年之后,两人决定结婚。当时李可染一贫如洗,随身携带的只有一个皮箱,里面只有几件简单的衣服,更不用说其他家当了。在沙坪坝附近的一间农舍,两人借了旧床铺、旧桌椅,用石灰简单刷了一下墙,以示“新房”。谁知农舍的墙是土夯的,刷了大白后坑坑洼洼,还不如不刷。不久之后,林风眠先生主婚、李世超先生证婚,李可染与邹佩珠举行了婚礼,一次平凡的相遇,注定了45年的长久陪伴。

分享到

李可染长子、85岁李玉双举办个展 疫情期间每天作画4小时

李可染之子、85岁画家李玉双798画展呈现独特“编码画法”

再见了,可染先生 谨以此纪念李可染先生逝世三十周年

2019北京保利秋拍:李可染《万水千山图》以2.07亿元天价成交

1.265亿元!李可染代表作《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再创天价

李可染中央美院门生姜宝林:变者生,不变者淘汰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美术馆新馆开幕 西藏创作题材成首展

李可染巅峰之作《万山红遍》何以拍出1.6亿天价?

李可染画作《万山红遍》1.84亿天价成交 揭秘创作过程

艺术大师李可染长子李玉双办个展 60年艺术创作首次完整呈现

长篇小说《家》问世89周年,巴金为何没有续写以觉慧为中心的《群》?

感情是世界上最黏的胶水,《我的妈妈是精灵2》续写经典儿童幻想小说

把大智慧化解成小妙招,父母教育孩子不能背离这个大前提

杨早:汪曾祺是骨子里现代的作家,他的文章自带“弹幕”

什么样的经历塑造了汪曾祺?他的“自画像”里有答案

在全球的影响力日益下降,欧洲文明未来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