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群龙不能无首 人心涣散队伍不好带

2016-02-25 12:00 网络 TF006

2016年2月25日讯,跟阿峰、黑子定下一块办加工厂这事的时候,我们没弄什么洒血盟誓之类的仪式,不过他俩言之凿凿地跟我说:“姐,你出的股份最多,你又是姐,以后,我们都听你的。”

36_调整大小

群龙当然不能无首,俩弟弟一上来就这么推举我信任我,我也就顺理成章地“点将”,叫老实本分的阿峰踏踏实实在厂里抓生产,叫机灵鬼儿黑子在外跑业务,我呢,主抓行政财务人事等各方面管理——往好听里说是这样,可其实说白了,一个刚开张的小厂,不舍得招人,我就是那跑腿打杂的。也不知道他俩听明白了没有,反正我刚宣布完任命,他俩互相“峰老板”“黑老板”地逗着叫了半天。还有一个我也跟他俩说明白了,刚开始创业,业务量不多,大家得天天来上班。我以为规矩都说好了,就各司其职好好开始了。谁知没几天,阿峰先开始叫唤了。

那会儿正好是大夏天,阿峰天天在车间守着工人干活,不是叫唤没风扇,就是嚷嚷没解暑的饮料。我说你自己有车,开车去买几个风机,顺道经过超市拎两箱汽水,回来把收据发票什么的给我报销不就得了。阿峰黑着脸说:“不是说各司其职,我管生产吗?这种采购的事不归我管。”你当咱这是大企业呀——各部门俱全,分工明细?我哭笑不得:“明摆着我不开车,不然我给你买去,可风机用多大功率的,还是得你来挑呀?”阿峰这才说实话:“黑子天天晚来早走的,他不是有车吗?干吗不叫他买去?”敢情是对黑子有意见了。

这黑子也是,刚开张就经常晚来,问他他就说老婆正害喜呢,啥也不想吃。我就不明白了,他老婆害喜怎么就能影响到他正常上班?有一回我请他们吃饭他一高兴说漏了嘴,说他老婆一跟他撒娇就说:“你都当老板了,还用得着天天上班?别忘了,我这怀的可是你家的宝贝。”

唉,这么不识大体的老婆我也是醉了,可我再是领头的,也管不了人家家事,再说,他老婆小产过三次了,这回好不容易把胎保住了,我也不能跟他计较,只能时常哄着阿峰。可厂里真有事儿了,我还是得叫他黑子来呀。

有一天是我早跟黑子说好了8点45从厂里出发去见客户。8点我就到了厂里等着他,结果快9点了,左等右等不见他的黑别克开进来。打他电话,通了,刚出第一声我就听出来,他这是还在床上眯瞪呢。“我在外地呢。”他边打着呵欠边跟我说。“今儿不是见客户吗?”我气得都岔了声了:“你跑外地去算怎么着呀”,他给我一通解释,说什么他岳父昨晚上开车撞了人了,他跑过来帮着解决事故来了。我这通火大呀:“那你昨晚上就不会打个电话过来?再或者你今天一大早也该通知一下。”我心说你当这厂是你家呀,想不来就不来。这小子说:“姐你叫阿峰一块去吧,他不是有车吗?”

我心想我不用叫阿峰,就知道阿峰听说这事是什么反应:“哦,这回不是他老婆害喜啦?不是他岳父岳母吵架砸东西他劝架去了?不是他小舅子赌钱叫警察逮着了?说是他跑外,你看他跑来几个客户了姐,一有事就叫我跑去,我还怎么管车间的事儿!”

阿峰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可是我早跟他商量招个车间主任他是百般不愿意,说多个人多开份工资,我说不用开多少工资,我叫我外地的表弟过来,他有经验。阿峰一听就不愿意了:“好不容易我培训出来的工人,到时候听他的听我的?”合着他是怕大权旁落呀。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呀。

本来找客户找订单就是伤透脑筋的事,加上每天早上我一睁眼就开始想,这一天上万的水电房租工人工资哗哗地扔出去,与此同时还得给那两人当“幼儿园阿姨”,愁得我呀,白头发都出来了。

没过多久阿峰就先撂挑子不干了。随后我也撤了自己那份股。这事的失败太伤我心了,黑子后来经营成什么样,我没问过。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小创业》投稿邮箱:bjwbxs@qq.com

原标题:队伍不好带

“不是叫唤没风扇,就是嚷嚷没解暑的饮料。”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作者:黎锦

分享到

爷爷悬崖采药救孙子照片系摆拍,别为私利把网络募捐“推上悬崖”

无审核何来信任?德云社演员百万众筹揭开平台短板,误操作难服众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

九旬老太生活难自理,不愿独住养老院,与儿女间的风波如何平息?

为防蚊虫你做过哪些努力?有人真把“花式驱蚊”做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