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生命摆渡人”:生,为患者疗伤 逝,为患者代言

2020-06-08 14:16 北京晚报 TF023

清晨6时,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的“往生室”里,一场简短而温暖的遗体告别仪式正在进行。通过亲友们的娓娓讲述,一位老人的一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肃立的人群中,有几位身着白衣的大夫,静静聆听、鞠躬告别。他们是由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疼痛科执行主任路桂军领衔的安宁疗护团队,也是陪伴老人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的“生命摆渡人”。

路桂军(右二)和患者及家属。

人文关怀-提供生命末期高品质医疗

上午8时,路桂军带队开始查房。“您昨晚睡得还好吗?放置引流管的伤口疼不疼?”路主任询问躺在病床上的李大妈,她昨天突发胆总管堵塞,疼痛科及时请肝胆外科的医生会诊,帮老人做了胆汁引流手术。

“不疼。”老人轻声答道。

“老人皮肤有黄疸,海绵床垫热,躺久了容易有压疮。您可以考虑试试气垫床,不但舒适,还能帮老人左右翻身。”护士长李硕一边为老人测血氧,一边叮嘱老人的女儿,“还得再准备点痱子粉,平时后背、臀部都要涂一些……”

“作为三级综合医院,我们做安宁疗护的优势是症状管理规范、综合救治能力强,患者身体哪里出现问题,都能立即申请相关科室进行会诊。”路桂军介绍,他的安宁疗护团队中,有医生、护士、医务社工、临床药师等十几名成员,大家分工协作,从“身、心、社、药”等多个角度,对患者及其家庭展开帮助。

“肿瘤后期或生命终末期的患者,往往同时患有多种基础疾病,有的人甚至多个器官都出现严重问题。此时,治愈性治疗虽日渐困难,但对症处理是不能放弃的。”路桂军表示,即便到生命最后一刻,我们依然要为病人维护好生活质量。这时需要整支安宁疗护团队的通力合作,关注患者本身的病情、心理、睡眠等变化,缓解疾病带来的疼痛。

“生命末期的高品质医疗支持绝非各种人工心肺机、人工肾等医疗设备带来的脏器功能支持,而是真正触及心灵的人文关怀。”路桂军说。

医务社工-离别前夜父女俩敞开心扉

张蕾是疼痛科的医务社工,更关注患者的家庭照顾、社会关系、心理问题等,在患者生命的最后一程,帮助其与家人、社会达成“和解”,同时引导家属生前示爱,并化解亲人逝去的“哀伤”。

一个多月以前,张蕾送走了84岁的退休教师李老先生。进入安宁疗护病房时,李老先生惟一的女儿因工作繁忙,不得不请护工来照顾他。

“想回家”、“想孙子”,在帮老人梳理“愿望清单”时,张蕾发现,老人不止一次流露出这些想法。于是,她专门找老人的女儿谈心:“工作很重要,但是,老先生人生最后的阶段也很重要,错过了,就再也没机会弥补了……”老人的女儿当时就落泪了。她送走了护工,跟单位请好假,开始每天亲自照料父亲。在老人精神好时,女儿还会用手机让他跟孙子和亲友视频聊天。

那之后的几天,李老先生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再也没提过要回家。但是这位女儿却有了心事:不知该怎么告诉老父亲他的人生已进入最后的倒计时,可又不忍心连一句告别都没有。

“其实告别并不需要直白的表达,您可以陪着老人多聊聊天,一起回顾一下他人生中那些成功、幸福、美好的时光。如果父女间还有什么心结和没说开的事儿,都可以聊一聊。”张蕾宽慰她。

于是,就在老人住院的第七天,女儿终于敞开心扉,父女俩拉着手,一直聊至深夜。

第二天清晨8点多,老人走了。离去时,很安详。

不要忌谈死亡-终于读懂了临终老人的心愿

在我国,人们忌讳谈论死亡。一些挚爱的亲人也因此而读不懂家人离去前的心愿。

“有时候,并非把你认为好的给予对方,就是最好的爱。”路桂军说,“我们要做的,就是当患者生命的小溪即将流到尽头并遇到阻隔时,悄无声息地梳理一下,助其顺畅、通达。”

路桂军有一位癌症晚期的老年患者。有一天老人的儿子找到路桂军,一脸愁容地说:“路主任,您帮我想想办法吧,老爷子最近情绪烦躁,很难沟通。”路桂军跟老人一聊,原来老人希望百年之后能埋进老家山东的祖坟,可他跟儿子刚一开口,儿子立马说:“您想那些干吗,北京有那么多大医院、大专家,您的病一定能治好!”老人去找闺女,又被同样的话堵了嘴。

了解原委后,儿子一拍脑门:“其实我们早为老爹准备好了身后事,不仅买了墓地,连墓碑都刻好了,只是担心犯了他的忌讳,一直瞒着没说。”

“那不妨就拍几张照片给老人看看,让他安心。”路桂军支招。

后来的一天,老人的床头多了一个信封,里面是老家亲戚帮着拍的墓地照片。这事儿,父子俩谁都没有说破。但自打那之后,老人再没乱发过脾气。

三个多月后,老人走了,老人的儿子对路桂军哽咽着说:“父亲走时听着京戏,叫了一声‘好’!我们全家都觉得老人走得很圆满。”

“这是我们医生最希望看到的,愿每个人在有生之年,都能没有遗憾。”路桂军说。

筹建-安宁疗护培训基地将遍地开花

当前,国内很多终末期患者的就医现状是“大医院收不下,小医院不敢收”,而居家的患者更让家属手足无措,有人甚至因目睹亲人死亡而造成心理创伤。

那么,这些生命终末期患者的归宿到底在哪里?

“将所有终末期患者放到三级医院是不现实的,因为三级医院承担着更多常规患者的就治任务。但是,完全把安宁疗护排除在三级医院之外也不合情理。我们希望的是借助三级医院综合实力强、人文素养好的优势,做出‘标杆’,来建立培训机构,成为安宁疗护知识输出基地,将安宁疗护模式及生命文化的理念,推广至更多基层医疗机构。”路桂军透露,根据北京市的安宁疗护计划,未来三年内,本市将筹建多个安宁疗护培训基地,而他本人将负责昌平的安宁疗护培训基地。“从科室构架、人员配比、床位配比、医护配比,到医务社工的引入,我们希望制定出详细的规范。”

对安宁疗护,路桂军的理解是:我们要“生,为患者疗伤;逝,为患者代言。”“有人说我们是生命的‘摆渡人’,其实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陪伴生命尽头病人的过程中,我们也收获了内心的成长。”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刘欢

流程编辑:tf023

分享到

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临终关怀病房”让离开变得更有尊严

走进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让生命在尊严舒适中结束(图)

有人在玉渊潭用弹弓打鸟!公园迅速找到当事人,警方已介入

通州已建设提升各类生活性服务业网点120个,实现社区100%覆盖

利用扫码支付诈骗!北京刑拘3人,骗术你真想不到

醉驾、拒检、持刀胁警,嚣张男子获刑十个月

康熙战袍现场鉴真假,古董藏品首次用上“电子封条”

《民法典》生效后,高考被顶替索赔有依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