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车位常遭抢占,丰台区紫芳园小区业主很“头疼”,停车公司被迫封闭管理

2020-04-28 13:27 北京晚报 TF020

交了费,办了证,下班到家却还是找不到停车位,原因是被外来车辆“抢了地盘”。由于部分居民的车位被设在小区门口的润芳北路上,外来车辆临停甚至长时间停放的情况时有发生,这样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丰台区紫芳园小区的车主们。

近日,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停车场的管理方决定在该条自管道路两头增设抬杆。尽管是开发商自管道路,尚未移交市政,但润芳北路除了供紫芳园小区业主通行外,还承担着分流方庄东路社会车辆的任务。道路一封,业主不用再为“抢车位”发愁,却也引来了其他通行车主的异议。当停车与通行的需求正面遭遇时,这一矛盾又该如何化解?

润芳北路正在进行停车封闭管理,不过,也由此引发争议。

社会车辆常借道小区门前路

昨天一早,记者来到润芳北路东口,看到方庄东路南向北进城方向,在此左转通行的车辆不在少数。短短5分钟的时间里,就有20多辆车陆续驶入该条道路。市民王先生几乎每天上班都要驾车由此通行。他告诉记者,自从方庄东路与成寿寺路相连的高架桥打通后,经由方庄东路左转进入紫芳路再上二环的车辆便多了起来。

车辆通行增多,自然会给道路带来更大的交通压力。由于方庄东路双向均只有一条机动车道,为了减少在方庄东路与紫芳路路口左转等候的时间,不少车主会选择绕行润芳北路,躲避拥堵。王先生说,在润芳北路提前左转,等候信号灯的时间比较短,加之后续没有更多的信号灯,所以,由此通行确实能省下不少时间。

早高峰时段的方庄东路与紫芳路路口,交通流量真有那么大吗?记者为此进行了调查。在这个路口,每次南北方向的车辆有22秒的绿灯时间可供通行。即便算上驶入非机动车道等候的车辆,一个绿灯的时间能通过路口的车辆只有十一二辆。随着信号灯变红,用不了多久,后方驶来的车辆便会排起队。由于早高峰等候时间较长,“借道”润芳北路就成了不少车主的第二选择。

那么,停车管理公司是否有资质对这条路进行封闭?封闭后周边的交通压力要如何缓解?对于在润芳北路增设抬杆的做法,采访中一些车主对此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和质疑。“如果这条路今后立起停车杆进行封闭管理,估计以后每天在方庄东路与紫芳路路口等候左转的车辆都会排起长队。”王先生说。

“蹭”车位让管理方被迫出招

在探访时记者看到,在润芳北路东西两侧的路口处,都已砌起承载抬杆的水泥台,台子周边的线路也已铺设完毕。道路旁,负责停车管理的工作人员说,现在进行的是道路停车封闭管理的相关工程。预计不久后,抬杆和闸机的零件就位,整条道路就会进行全封闭管理。

据了解,这条三百余米长的润芳北路道路两侧,共设有335个路侧停车位。这些车位是经过正规备案手续后设立的,面向紫芳园一、二、三区居民开放,主要满足周边居民的停车需求。

在现场采访过程中,小区部分车主对社会车辆由此通行表示理解,但开放道路带来的管理难题,以及外来车辆长时间在此停放的问题,同样也让小区的车主们头痛不已。

紫芳园三区的刘先生在润芳北路的停车场办理了车证。他说,这个停车场虽然是正规的,但没有采用固定车位管理。加上停车场设在开放的道路上,车位被外来车辆占据便成了常态。“有时候下班回家,在这兜一圈都不一定能找到车位。不得已时,就只能把车横在别人的车前,留下挪车电话,第二天一早赶快开走。”

对于外来车辆长期占位的情况,停车场的管理方也同样有着自己的难处。该停车场的负责人表示,目前道路东西两侧正在加设的抬杆就是为了避免无证车辆占位情况的发生。“之前有不少车主也跟我们反映过这个问题,但无论打电话、留条通知还是让管理员进行劝阻,都难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润芳北路是一条开放道路,除了业主的车,还有不少社会车辆穿行,管理员对所有进出车辆检查车证也不现实。所以,我们才引入了电子停车管理系统,目的就是对车辆进行识别,保证业主的车每天回来都能有地儿停放。”

停车管理

不能一“封”了之

针对润芳北路设立停车抬杆存在的争议与质疑,采用何种方法才能做到停车、通行两不误?社区问题专家陈凤山表示,根据北京市现行的相关法规,暂无规定能够支持停车公司在道路上设置停车抬杆。而且,根据《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道路上和其他公共区域内设置固定或者可移动障碍物阻碍机动车停放和通行。

“停车公司这样做的初衷可以理解,但做法欠妥。即便是安装抬杆,后续究竟能有多少效果也不太好说。”陈凤山建议,比起设立抬杆,将道路移交市政引入电子停车收费,或者在属地相关部门的指导下成立居民停车自治组织,或许更能从根儿上解决这一问题。

“通过这两种方法,既可以保证绝大多数居民停车的需求得到满足,同样也可以兼顾到一些社会车辆停放的需要。此外这两种方法也不会对周边车辆的通行带来负面影响。”

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陈圣禹

流程编辑:TF020

分享到

中关村西区交通科技系统工程试运行,大数据帮您找车位

中国汽车市场卖的车越来越大,新难题困扰车主:停车位能不能再大点儿?

从“一位难求”到“有位有序”,朝阳八里庄停车松快多了,怎么做的?

北京这处行政大厅车位专供办事群众,移走工作人员私车

清理整治后,通州香雪兰溪小区私家车占道问题解决了,居民很满意

医院、学校、商场、影剧院该配多少停车位?即日起公开征意见

医院、学校、商场该配多少停车位?即日起公开征意见

破解停车难,京旺家园“上新”703个停车位,是这样做到的

磨房北里社区二区引入停车管理后,便道停满车,车位乱装“锁”

北京这小区车位成“闲置物品”被转让,业主却没地儿停车?如何管

停车楼为啥沦为停车难?莫因资金规划管理等问题让其成“摆设”

顾佳“手撕”林有有后能要回钱吗?王漫妮和魏总的约定合法吗?解读来了

人行道路面突然塌陷,大兴一名男子掉入4米深坑受伤

危急!3米钢管高空掉落插入工人肩膀,消防员先做了这件事……

这几种不合格口罩上了“黑榜”!包括霍尼韦尔、PITTA等名牌

孩子不如别人家的宝宝?育儿APP贩卖焦虑,家长小心掉入陷阱

民法典新变化:被撞伤能赔营养费和住院伙食补助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