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人与法

疫情防控期教育培训纠纷多,盘点4个典型案例,法官分析支招

2020-03-30 14:48 北京晚报 TF008

“上网课期间,我说的话比屏幕那边老师说得还多……”作为一个5岁男孩的妈妈,刘女士对孩子的网课已“无力吐槽”。在线下培训开班遥遥无期、家长们闹着要退费后,培训班推出了网课。可刘女士的孩子没正经听完一节课,教学质量也达不到预期。至于退不退费,培训机构现在避而不谈,刘女士也举棋不定,“先上着课吧,等疫情过了再说。钱进了人家兜里,哪那么容易拿回来……”

新华社发 朱禹 制图

记者在一些网上贴吧和咨询平台发现,家长们关于培训班能不能退钱、网课不满意怎么办的求助帖多了起来,一波教育培训纠纷正蓄势待发。

纠纷一

培训机构单方更改授课方式

刘女士的儿子今年9月上小学,为了让调皮的孩子提早适应上小学的状态,刘女士给孩子报了半年的幼小衔接班。培训班原计划在春节过后就开班,可因为疫情的影响,开班时间遥遥无期。

“疫情暴发后,就有家长在群里问老师上不了课如何退费的问题。进入2月,退费的呼声此起彼伏。最后,培训机构开了网课,让大家免费体验。”虽然刘女士对网课的质量有心理准备,但真的上下来,比想象更糟糕。幼小衔接班是全日制培训班,基本是按照小学的上课时间来安排的,但网课每天只有一节。“可就这一节课,孩子也没上下来。本来我家孩子就淘,报班就是想让他适应在班级里上课的规矩,结果老师讲老师的,他玩他的,我就在边上不停地叨叨,叫他听这个,注意那个,比老师上课还累。”刘女士苦笑道,一节课之后,孩子说什么也不上了。

辅导课急转网上,而一些时令性特别强的培训,比如寒假训练营、滑雪班等,便琢磨着更改日期、延长有效期。有家长在网上吐槽:给孩子报的滑雪班被迫取消,机构只答应直接改到明年寒假,或兑换其他服务——就是不退钱。矛盾这就出来了。疫情确实给教育培训行业造成了很大冲击,但是不是交了钱,如何解决就只能由着机构说了算?就此类教育培训纠纷,记者采访了西城法院民一庭法官田晓昕。

【法官支招】

“家长和培训机构可以在自愿、平等协商的基础上,选择解除合同退还学费,或者变更培训合同内容,如延期培训、置换课程等等。授课方式由线下转到线上,或更改培训时间,从法律上说属于合同内容中履行方式和履行时间的变更。根据法律规定,双方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合同内容。虽然有些培训机构会认为合同内容的变更是受疫情影响,但只要家长无法接受,就完全可以拒绝,培训机构无权单方强制变更。”

 

纠纷二

上了几次网课就拒绝退费

在儿子的幼小衔接班推出网课时,刘女士就在微信上问了老师,“改网课是意味着正式开班了,还是额外增加的?还花不花钱?”当得到明确答复说网课只是体验,完全免费时,她才报了名。

田晓昕说,对于培训机构直接转变授课方式,家长确实需要向机构问清楚网课是否为免费提供。如家长需要看效果才能决定是否接受变更,也应该在沟通协商的过程中表明,并注意留存协商过程的证据。否则培训机构很可能以“家长没有提出异议”为由,作为对变更合同的默许。田晓昕说,即便家长一开始同意线上授课的方式,但网课教学质量能否与线下培训保持一致,也是需要考察的,毕竟很多网课都是仓促上线,课程设置和技术条件不一定成熟。如果上了几次网课后,家长觉得效果不好不接受了,培训机构不能将几次上网课的行为视为家长同意了变更合同内容,不能说上了几次就不能退费了。

【法官支招】

“变更合同内容,要以双方协商一致为基础,如果家长和孩子不能接受网课,要及时提出来。如果孩子一直跟着上网课,家长对此也始终没提出过异议,直到疫情结束了,再提出网课质量不好,要求退费,就很难得到支持了。”

 

纠纷三

以疫情为幌子 什么费用都想退

无论培训机构再怎么想挽留生源,退费的总会有。

退费这个念头在刘女士脑海里也翻腾了许久。“如果疫情持续时间很长,或者培训机构直接改上网课,那我肯定是要退费的。”但困扰刘女士的还有个问题,合同里白纸黑字写着一条“报名之后,概不退费”。这让她心里有点儿打鼓。

田晓昕法官介绍说,由于实践中教育培训合同多为培训机构提供的格式合同,因此存在大量类似“一旦报名,概不退费”的约定。不过,家长们不必太过担心,这些都属于经营者单方面制定的逃避法定义务、减免自身责任的不平等格式条款,也就是俗称的“霸王条款”,依据《合同法》的规定应属无效。

“突发疫情我们无法预料,也无法避免,属于法律规定的不可抗力,双方都可以平等地、无条件地要求解除合同,且双方互不承担违约责任。家长完全有理由要求培训机构退费或者协商延期。”不过,田法官也强调,退费也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是拿着疫情说事,就什么钱都可以退了。

【法官支招】

“能否退费要看疫情和为控制疫情采取的管理措施是否影响到培训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像那种时令性特别强的滑雪班,或是为了参加考试,只能在特定时段内接受培训,即便延期培训目的也不能实现的,家长完全有理由解除合同并退费;但如果本身就是那种长期的,疫情影响不了大部分履行时间,就不能随意地解除合同。如果家长非要退费,也只能退疫情期间没上的课时费用。”

 

纠纷四

培训机构倒闭退费无门

此次疫情造成的很多问题无法避免,培训机构作为合同相对方,应当积极面对、主动协商。因为疫情期间大家都闭门不出,培训机构也没有正常经营,再加上机构普遍采取一些反退费措施,家长们目前还是持观望态度的居多,到法院诉讼的很少。田晓昕预测,在疫情结束之后,特别是当机构出现倒闭、跑路引发群体性纠纷后,法院受理的教育培训纠纷肯定会出现明显增长。

【法官支招】

家长们要及时关注培训机构的经营情况,一旦发现机构有资金断裂风险,要及时做出反应,积极跟工商部门投诉,或在提起诉讼时及早申请保全,要求法院查封对方收款账户。

“在我们以往审理的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中,经常出现事实难以查明的问题。家长交了多少钱很容易通过转账记录证明,但上了多少次课却不好举证,这恰恰是机构应该退多少钱的关键问题。课程扣划一般由培训机构在会员系统操作,家长可以每月向机构索要课时划扣情况,最起码自己记录一下。因为培训机构一旦关门跑路,家长很难再获取课程扣划情况,出现纠纷后就可能陷入举证困境。”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孙莹

编辑:tf008

分享到

北京:严查教育培训机构未经许可擅自线下开课

寒假班线下转线上,该不该退差价?有机构已承诺结课后退还

教育部:718家线上培训机构参与备案,问题机构6月底前完成整改

教育机构“蹭名牌”,家长如何辨真伪?法官支招:注意招牌后的蛛丝马迹

海淀培训机构退费承诺再添20家,明确15个工作日内完成退费

培训投诉80%与退费有关 北京海淀34家机构作出退费承诺

北京开始初步摸排线上培训机构 未来将利用大数据等手段治理

教育部:对暑期中小学生学科类培训班严格审核备案

北大的研究院、中戏的培训班?揭秘培训机构“傍名校”四大套路

国务院教育督导办再发禁令 坚决查处顶风违规培训行为

开学季校门口招生“低调”了 正规、安全成宣传常用词

女儿突然去世,九旬老人如何过户房产?家门口司法所帮其解决继承大事

疫情期间网购贷款类诈骗高发 警方一季度劝阻群众1.4万名

“偷井盖”可构成故意杀人罪!两高一部针对窨井“吃人”发布指导意见

“子债母还”,法院7小时在线调解,19名劳动者被拖欠工资有着落

疫情导致装修暂停,损失谁承担?法官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