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老鼠洞”变成“老虎洞”,老北京的“鼠文化”,还有哪些?

2020-01-23 05:54 北京晚报 TF017

2020年是农历庚子年,俗称“鼠年”。鼠为“十二生肖”之首,在传统文化中被演化成聪慧、乖巧、神秘的小生灵,且有“福鼠临门”“禄鼠高晋”“灵鼠闹春”“寿鼠延年”“财鼠兴旺”“瑞鼠顶桂”之说。老北京的“鼠文化”独具特色,体现在民俗传统与特色地名之中。

户力平


食荔图(团扇)

民俗文化中的“吉祥鼠”

寓意多子多福 还曾是仓神、窑神

在十二生肖中,鼠属子,且繁殖能力极强,在崇尚多子多福的年代,人们视“子鼠”为多子多福的象征,并在民俗文化中多有体现。

年画、剪纸、雕塑等民间艺术品中,多以鼠为吉祥图形。如“老鼠吃麦穗”、“老鼠吃葡萄”、“老鼠吃南瓜”等,其中的“麦穗”、“葡萄”、“南瓜”,皆为多籽,以此寓意人类繁衍不断,子孙满堂。“子鼠”又为阴极的象征,多出现在年节期间的腊月至正月,这正是除旧布新、送阴迎阳的时刻,具有祛灾纳吉的象征意义。

旧时老北京民间逢嫁女娶妇等喜庆日子,喜用“老鼠娶亲”(老鼠嫁女)、“老鼠联烟”的图案渲染气氛。因为鼠的繁殖力强,寿命长,借“老鼠娶亲”祈求婚后早生子、多生子,长命百岁。而以“烟”谐音“姻”,以“老鼠联烟”寓意“联姻”,意为婚姻美满。“老鼠娶亲”的画面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新郎与新娘有的是鼠形人身,有的是人形鼠身,娶亲仪仗队中,有花轿、彩旗、灯笼、伞盖和吹吹打打的鼓乐队,好似人间嫁娶的盛况。

老鼠娶亲剪纸

此外,民间艺术品中,还将老鼠与蝙蝠(福)、佛手、麋鹿(禄)、桃子、石榴、桂(贵)花、宝瓶(平)、粮仓、鲢(连)鱼(余)等吉祥物组合在一起,利用谐音和象征手法,寓意祝福、平安、进禄、增寿、添喜、招财、富裕。

元明清时,京城的粮食多由漕运送至京城,并设置多处仓场,“京仓为天子之内仓,通仓为天子之外仓”。而京郊人家也多设有粮仓,以存贮粮食。每年的农历正月有“填仓节”,因“填”与“天”谐音,所以亦称“天仓节”。正月二十为“小填仓”,二十五为“大填仓”,要祭祀“仓神”,以祈年丰。《燕京岁时记》曰:“正月二十五日,粮商米贩致祭仓神,鞭炮最盛。居民不尽致祭,然必烹治饮食以劳家人,谓之‘填仓’。”

所谓“仓神”,也称“谷神”,便是老鼠。溯源其由,一说老鼠是天上的神,为了帮助人们,偷了天上的粮食,洒到了地上,由此人间才丰衣足食。二说老鼠善于聚敛财物,是守仓之神。三说祈求老鼠口下留情,少来偷吃,由此五谷满仓。

老年间的“填仓节”这天,家家户户要贴出“鼠满粮仓”“老鼠登烛台”“老鼠偷油”等剪纸,并点亮泥塑的老鼠灯,祈求来年丰收、人财兴旺,所以民谚有“点遍灯,烧遍香,家家粮食填满仓。”至少在清末民初,京郊一些地区还保留着这种传统风俗。

历史上,京西门头沟一带多煤窑,挖煤人视鼠为“窑神”,尊称它“窑神爷”或“神鼠爷”,并在矿井附近建窑神庙,供奉神鼠。民间认为鼠性通灵,特别是它的听觉和嗅觉非常灵敏,能够察觉到矿井下冒顶、塌方、透水等灾害发生的先兆,矿工们一旦发现矿井里的老鼠一反常态,到处乱跑,即可预知要有灾害发生,就要马上撤离,由此躲过灾难,所以视老鼠为神。挖煤人从不打老鼠,家中的老鼠洞也不堵上,且从不养猫。而每至除夕或大年初一,还要在老鼠出入的洞口放些食物,意为给“神鼠爷”拜年。

门头沟矿区还有供奉神鼠的风俗,多是家里有下窑采煤的,为了保佑家人下井平安,便在家中设一香案,上面供奉一尊神鼠,多为泥制彩塑,人形鼠身,头戴盔,身披甲。有的是在墙上张贴窑神纸像,为雕版印刷,俗称“神码子”,为鼠形人身,左手持开山斧,右手托着一块煤炭,衣带飞舞,身后飘祥云几缕。每到初一、十五,要给神鼠上香,祈求家人在窑里采煤时平平安安。如今,门头沟已经关闭煤窑矿山,祭祀窑神、崇拜老鼠的旧俗逐渐成为历史。

北京历史上的“鼠地名”

“老鼠洞”变成“老虎洞”

北京曾有过以“鼠”而称的地名,因不够雅观,在调整地名时多已消失。

■老鼠胡同:位于东城区东四十条北部,为东颂年胡同(曾称“宋姑娘胡同”)旁的一条小胡同。1944年日本学者多田贞一所著《北京地名志》称:“老鼠胡同在东城海运仓南。在此地奇特的是针鼠很多,而且把针鼠叫刺猬,据说是财神之一。”其实他所说的“针鼠”,实为猬鼠,也称毛刺,俗称刺猬。它的头、脚像老鼠,所以被冠以鼠名。据传,早年间在东颂年胡同东部有一条死胡同,长不过50米,只有几户人家,其中一户人家开着豆腐作坊,院里院外堆放着不少加工豆腐的黄豆、绿豆等原料,时有老鼠出没觅食,由此这条小胡同被称为“老鼠胡同”,1941年出版的北平市地图上有所标注。1949年以后整顿地名时,因其称谓不雅而并入东颂年胡同。2001年东颂年胡同被拆除。

■老鼠洞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东城文史》称:老鼠洞胡同曾是打鼓巷南面的一条小胡同,长约50米,形成于明代。据传胡同内时有山东人开设的酱厂子,多以豆类、小麦粉等物为加工原料,所以经常老鼠出没觅食,且有不少老鼠在墙旮旯打洞,匿藏食物,由此使本无名的小巷被俗称为“老鼠洞胡同”。清代因不雅而谐音为“老虎洞胡同”,民国时称“老虎洞”,1965年并入打鼓巷。

■老鼠洞:位于西城区西北部,南北走向,北起西直门外大街,南至北礼士西三条,民国初期为旷野之地,只是有十几户拾荒者居住于此。因搭建的窝棚极为狭小,且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形似洞穴,故称“老鼠洞”,形成聚落被俗称为“老鼠洞”,后因不雅而称“老虎洞”,民国时北平城郊地图上曾有标注。1949年以后在此兴建住宅区,遂成胡同,仍称“老虎洞”。1965年整顿地名时因其位于桃柳园东侧,改称“桃柳园东巷”,1992年出版的《北京市西城区地名志》有此标注,如今该街巷已消失。

■扫鼠岭:位于石景山区中部,今称福寿岭,海拔309米,东至福寿岭村,西、北两面是连绵起伏的山峦,南临模式口村。据传早年间该山多有松鼠出没,它与老鼠属于生物学上的同纲同目,但不同科,为树栖小动物,身体细长,长着毛茸茸的长尾巴,像个扫把,俗称扫鼠,山岭由此得名。据《北京市地名志·石景山区卷》载:“福寿岭原名扫鼠岭(扫鼠即松鼠)。1930年前后(实为1923年),美国人在北京开办同仁医院,同时在此地修建了一所疗养院,并将扫鼠岭改名福寿岭。”其实“福寿岭”之名明代已形成,与福寿禅师有关。据《僧录司左觉义兼大功德禅寺住持嵩岩寿禅师塔铭》记载,法海寺第一代住持福寿,号南山,广西横州人。他漫游名山古刹,遍访名师。明正统元年(1436年)来到京城,拜祖渊为师。正统四年(1439)于翠微山建寺,英宗赐名“法海禅寺”,并请福寿为法海寺住持。成化七年(1471年)十月福寿法师圆寂,“得世寿七十有二,僧腊六十有四,诸徒皆一时名流。”成化皇帝派遣礼部员外郞于钦,代其谕祭。其弟子在法海寺以东为其建墓塔,称“福寿塔”。该塔建成以后,其所在的扫鼠岭被改称为“福寿岭”。

菖蒲鼠荔图

北京民间多将老鼠俗称为耗子,京城曾有个老耗子街,京郊有个耗眼梁村。

■老耗子街:位于西城区西南部,广安门外大街东段北侧(现广安门外手帕口桥北),今称“永居东里”。据《北京市宣武区地名志》载:“该胡同与永居胡同、永居西里原统称北史家胡同。据传胡同内曾住过一史姓的富商,故得名。又俗称老耗子庙。据说胡同口曾有处庙宇叫厚帝庙,后转音为老耗子庙。1965年定今名。”另有民间传说,清道光年间厚帝庙里有一只白色的老鼠,重达五六斤,经僧人驯化已懂人语,被视为老耗子精,由此该庙被俗称为“老耗子庙”,所在的胡同被称为“老耗子街”,1986年《北京市街巷名称录》记为“老耗子胡同”,后因不雅而改称“永居东里”,而今该庙早已消失。

■耗眼梁:位于延庆区北部的千家店镇花盆行政村,据1993年出版的《北京市延庆县地名志》记载:“该村为全县最北端,北与河北省赤城县接壤。聚落呈长方形。全村19户,80人,均为汉族。清代已有村落,相传早年黑河发大水,人们无法过河,顺河走至上游一山梁处,遇一烧瓦匠(以烧制砖瓦为业的匠人),此人眼小似鼠,但待人热情,他给人指路涉水而过,此后该地形成村落,名为耗眼梁。”该村地处延庆深山区。由于吃水困难,交通不便,且为泥石流易发地带,2006年村民迁至下山的花盆村,但地名保留至今。

(原标题:老北京的“鼠文化”)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古诗里常爱借鼠喻人,多是贬义,但不少故事里老鼠也有大智慧

1.3吨“猛药”清鼠患!美联邦政府引不满,恐危及其他野生动物

厦门日月谷温泉冒出死老鼠 商家:或是老鼠躲猫不小心掉下去

法国一小学老鼠猖獗 每天上课前先清理老鼠屎

男婴酒店内被老鼠咬伤 酒店:17年来没出现过老鼠

惊吓!英女子超市里拍到老鼠跳上货架

纽约地铁老鼠拖半个牛油果逃窜 网友:小心发胖!

法国巴黎鼠患严重 市政府为灭鼠已花上千万元

爷爷给孙子买可乐解渴 喝了一半发现瓶子里有一只死老鼠

老鼠胸前挂悔过书 网友:还让不让人过年了老鼠内心是绝望的

打假向造假者要钱 密集恐惧症患者表示:我不能接受

“小文章,大手笔”,从鲁迅的“一分钟小说”谈起

在深居简出的日子,一位“香港深圳人”的所思所想

疫情当前,普通人该养成怎样的卫生习惯?有些旧习惯必须改了

“大军逮土匪”变“英雄撵病毒”,老两口在家“打”起来了

父亲的任务是什么?看看《叶问4》中父与子的“管教”和“叛逆”

非常时期如何学习?独处的日子也恰好是一个思考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