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这些车怎能在北京八通线地铁传媒大学站的站厅通道里穿行?

2019-12-31 14:06 北京晚报 TF003

地铁站厅是乘客进出站的必经通道,购票、安检、刷卡过闸机都要在这里完成,通道的畅通、安全至关重要。而在八通线地铁传媒大学站的站厅通道里,每天有大量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穿行其中,不仅逼得乘客躲避让行,摩托车排出的尾气还十分呛人。本报2017年5月22日曾经报道过该地铁站厅电动车穿行的现象,时隔两年多,这一现象不仅没有改观,反而更严重了。

一名骑车人挤进了出站的人群。

 

目击1

车辆快速上桥

行人纷纷躲避

12月27日和29日,记者两次来到八通线传媒大学站了解情况。该站位于京通快速路中央,北侧紧邻中国传媒大学南校门。有两座“之”字形的过街天桥,将该站与京通快速的南北辅路相连,乘客可通过这两座桥到达站厅进站。

北侧天桥由两段斜坡和一段横桥组成,先顺着斜坡往东步行四五十米后,再掉头往西爬上一段同样长度的斜坡,就到了横跨京通快速路的横桥,再走几十米就来到地铁站C口。在另一侧的地铁站B口外,同样有一座“之”字形天桥,连接京通快速路南侧辅路。

南北两座天桥的上桥坡度都不算陡,很多乘客由此上坡进入地铁站。拥挤的人流中,还有不少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的身影。为了能冲上斜坡,它们加快速度在行人之间快速穿行,行人只好向一边躲避。

记者从B站口进入站厅,一边是安检口,一边是一条宽七八米的通道,一根立柱和一排围栏将两者分隔开。C站口的布局也大体如此。为了遮挡冷风,两个站口都挂着透明的塑料门帘,要进站,需要先掀门帘。不少骑车人行驶到门帘前时,都会刹一脚,用车身或手将门帘掀开,然后再进入站厅。门帘虽然起到了减速的作用,但是也有不少骑车人进门后就加速驶过,周围的乘客就得赶紧避让。

目击2

摩托车与婴儿车抢道

站厅里尾气味儿呛人

一位推着摩托车经过地铁站厅的车主,催促婴儿车让路。

12月29日傍晚6点半,站厅通道内,一男一女推着一辆婴儿车正要出站,男子推着车向C口走去,从他后面来了一位推着摩托车的车主,快接近男子时,这名车主大声连喊“让一让”,男子吓了一跳,本能地将婴儿车推到一边,车主快速超过他,到了出口骑上车加速离开。男子瞥了一眼远去的摩托车,转而赶忙照看起孩子。

这位推车经过的车主还算文明的,在站厅通道里,还有不少骑车乱闯的车主。一名穿红衣戴头盔的男子就骑着一辆黑色摩托车,从B口进站后,一路加油往前冲,到了C口被几名进站的乘客堵住了路,才只好停住,等乘客一过,他用车前轱辘挑开门帘,加速离开。站厅里,留下一股呛人的尾气味儿。

记者计算了一下,在半个小时里,大约有10辆摩托车从通道穿过,其中有4辆车的车主没有熄火也没有下车,而是脚尖点着地,从通道内滑行而过;有4辆车的车主下车推行,但是车辆并没有熄火;只有两名骑车人进站前将车熄火推行。除此以外,穿行的还有十余辆电动自行车。

“进站熄火,出站重新打火,是有人这么要求吗?”记者问其中一名熄火推行的车主。他说站里的工作人员曾要求骑摩托车的人进站时熄火并推行,出站后再发动车,“我每天要从站厅经过很多次,里面人来人往,这样做免得被人说。”

另一名推着电动车的女子告诉记者,她进到站厅内都是推着车走,因为进出站的乘客比较多,她不想碰着别人。

在这些车主中,记者注意到不少都是送餐的外卖小哥,他们往往从上过街天桥开始就猛加速猛减速,从站厅穿过的速度明显要快于其他骑车人,为了赶时间,有的外卖小哥甚至推着车,在站厅里一路小跑。

回应

无障碍坡道无法设置障碍

地铁方只能劝说无权制止

对于车辆穿行地铁站厅一事,记者先后询问了多名该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解释说,这座地铁站位于京通快速路中间,从路两侧进站乘车,只能走过街天桥,车站附近共有四座天桥,地铁站B口和C口各连接一座;A口外仅有一座通往路北侧的天桥,而且都是台阶,不能走车;在地铁站东侧几百米处还有一座过街天桥,那里既可以走人也可以走车。

“由于这座地铁站建设年代较早,当时没条件建无障碍电梯,于是只在B口和C口外建了有坡道的过街天桥,供行动不便的人使用。”该工作人员强调,他们没办法阻止车辆穿行站厅,只能劝骑车人尽量推行通过,“另外,站外的天桥因为有无障碍设施的功能,所以不能设置任何阻挡物,也不归地铁方管理。”

另一名站台工作人员说,在日常的巡查中,工作人员都要求骑车人推着车穿过站厅,如果摩托车能熄火就最好了,不过他们没有执法权,只能口头劝说,不能强制执行。虽然地铁方有执法部门经常来巡查,但对于违规者的处罚金额只有几十元,“这点钱根本不起作用,处罚完了还是老样子。”

在客流量大的时候,为了避免发生危险,地铁站工作人员会尽量想办法阻拦电动车和摩托车进站,“我们和志愿者经常被骑车人骂,有人还说我们多管闲事。”一位工作人员苦笑着说。

不过,对于为何车辆选择从此穿行,工作人员分析说,过街天桥两侧有不少住宅小区,还有学校和学生宿舍,来往人员很多,而且东侧的那座天桥距离较远,相比来说,穿行地铁站的这座天桥更近更方便。

东侧的过街天桥究竟有多远?记者实地体验了一番,从地铁站向东走了200多米就能到这座过街天桥,桥面略微要窄一些,坡度和连接地铁站的天桥相差不多,区别在于,上桥的路不是“之”字形,而是一条直行坡道。记者发现,这座桥上来往穿梭的电动车和摩托车数量明显要更多一些。

一名车主说,她家就在地铁南侧不远处,从地铁站厅穿行是最直接最快的,所以她从来不走东侧天桥,“绕远儿我可不愿意。”

(原标题:这些车怎能地铁站里穿行)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杨晓斌 文并摄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暴雨不等人!老房漏雨,多方合力为92岁老人紧急抢修解困

垃圾分类曝光台:霄云路35号院美食街垃圾混装 石景山九亿餐馆“无差别”投放

狗狗未拴绳路边自拉撒,天通苑101人工湖附近新修的步道遭殃

野外烧烤隐患多!前往潮白河的路口只允许步行通过

箭头突变、标识不一致,北京街头这些道路指示令司机犯晕

上班族车占道,居民抢“车位”,北京多地街边违停又复发!

电梯里扔口罩,便道上乱停车,别因疫情放纵自己!

“这是最好的春节礼物”,北京望福园22部加装电梯投入使用

丰台7421检测场门口候检车辆排成长龙,占道致堵存隐患

“禁令”成摆设?龙祥嘉园地下“储藏室”又变出租屋

街道组织联合执法,西豪逸景小区人防空间内密室逃脱撤店

生鲜柜停用,鲜花柜长毛,智能柜沦为大件垃圾谁来管?

北京封闭管理小区居民请放心,买菜看病都有保障!

北京高风险区的小区封闭,居民生活遇难题,街道社区共同关注解决

当上网课的孩子遇到装修的邻居怎么办?家长愁坏了

及时调整仓储货源,多措并举稳定物价,他们全力以赴保供应

北京部分社区垃圾分类标识不统一,经有些指导员“指导”后居民更晕了

朝阳都市经典家园小区西侧的大树该修剪了,影响采光,树梢还敲打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