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盲道被占问题集中,再加上电动车,盲人真是寸步难行

2019-05-15 07:51 北京晚报 TF010

对于常玩手机游戏的人来说,把“腾讯”和“天美”叠加在一起等于什么?

可能最多的答案是“吃鸡”。然而近期天美工作室一款可以免费下载的手游,却让无数玩家落泪,游戏时长30分钟左右,没有过多的渲染,TapTap上则有着9.7分的超级评价。这是一款什么样的游戏?玩家为何会感动于这样一个小品级游戏?本期《我们日夜在聆听》为何说起游戏了?

从游戏说起

本期栏目提及的这款游戏名为《见》,是“腾讯追梦计划”首批推出的公益社会关爱游戏之一,游戏模仿盲人第一视角,根据游戏提示,玩家左手控制行进方向,右手操纵盲杖通过碰触来感受前方障碍物,玩家可视画面几乎是全黑的,只有碰触到物体时,才会略微显示出该物体的轮廓,由此展示盲人的触感,这样一款黑屏游戏却带来了别样的震撼。

记者与多位玩家交流时,一位玩家说,进入游戏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盲杖在哪里?因为什么也看不见,找到盲杖都很费劲,第二个问题是,手机是不是卡顿了,怎么不走呢?随后通过窗子扫进来的微弱光芒才明白,自己是在前进的,只是速度非常慢,这也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是一位盲人。出了屋子,走在大街上,也才明白盲人有多依赖盲道,挡在盲道上的自行车、电动车,立在盲道上的电线杆,因为井盖造成的盲道七拐八拐,无数个关卡挡在了面前。“玩得有点烦躁,几度想放弃,可真正的盲人是没有退出这个选项的吧?玩到最后,一阵酸楚。”

记者了解到,游戏制作者在设计游戏时,也到体验馆进行盲人体验,闭着眼走盲道、乘公交,把真实世界中揪心的点点滴滴映射到了代码上。在真实的城市里,这些障碍是否随处可见,哪类障碍物是盲人最惧怕的,我们听听盲人朋友们向市民服务热线12345怎么说。

最怕的是临时性障碍物

市民钱先生是一位视力残障人士,双眼只能感受到微弱的光芒,天色暗淡时,走在街上,盲道是唯一的依赖。近日他向12345反映,双井家乐福门前的广渠路,是他每天的必经之路,“从这里拐到九龙山路,再乘公交回家,可家乐福门前这段路太难走了。”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了广渠路,家乐福门前,送外卖的小哥数十人,他们坐在车上盯着手机,单子来了立即出发。从家乐福门前的广场骑车出来,在人行便道上碾着盲道前行数十米,对普通人来说,避让电动车不算难,但对于钱先生来说,这些不定时出现在面前的障碍,时时带来恐慌。回想起游戏《见》的前期制作过程,在现场记者也尝试闭起双眼,不足半分钟便“心态爆炸”,黑暗的世界中,穿行于身边的电动车难以判断距离,耳边是电动车电机的声响、捏闸的摩擦声,外卖小哥说话的声音、甚至是鸣笛,脚下是电动车走在盲道上带来的共振,身边是电动车擦身而过带起的“阴风”,寸步难行!

“比起固定的障碍物,我们更怕的是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情况。”钱先生告诉记者,九龙山路口的第一棵行道树向盲道倾斜,家乐福门前地铁便利车的小桌板悬在盲道之上,这些障碍物是每天都有的,被撞几次,也就记在了心里,但横在路上的共享单车,随走随停的外卖电动车,是根本没法判断的,被惊吓、被磕碰、被绊倒,这样的问题每天都在发生。

钱先生记得,前几天有辆自行车横在了盲道上,本想绕过去,但两边似乎都还有其他障碍物,他只好尝试把自行车挪开,但因为看不见,自行车没有扶稳,倒下的自行车砸在了别人的汽车上,当时心里五味杂陈,“伤了别人的车,特别内疚,盲道频频被占,特别无奈。”

相关案例

市民向12345反映,北四环小营西路等多路段存在停车占用便道、盲道的情况,记者也到现场进行了核实。

以小营西路北侧便道为例,部分便道高度与辅路是平齐的,机动车开上便道毫不费力。大段便道被车辆拦截,行人时而走在便道上,时而不得不走在辅路上。粗略统计,整段路挤占盲道的机动车不下30辆,共享单车、快递三轮更是不计其数。

周边市民李女士提到,曾经她对于此类现象本不太关注,直到去年夏天一次亲身体会,让她也开始关注盲道问题。李女士回忆,当时有一位盲人原本走在小营西路北侧的盲道上,遇到车辆占路,只好一边探索,一边避让,眼看着越走越斜,因为便道矮,没有路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车道上。天色较暗,从后方驶来的机动车、自行车也看不到他身前的盲杖,都按喇叭催促。“当时真是很心酸,我就扶着他一点点走。”

盲道问题不存在“基本解决”

本栏目多次关注道路被占用问题,报道后相关部门都会迅速反应予以治理,在回访时往往能够看到,大量占用道路的障碍物几乎都清理了,可能剩下一件而已,问题基本解决了,百姓的反馈也是满意的。但记者采访多位盲人时他们都提到,侵占盲道问题并不容易解决,原因是条件比较苛刻,只有是与否的选项,没有“基本”之说。

“被侵占一米和被侵占一百米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多位盲人朋友告诉记者,解决盲道的侵占问题,障碍物是必须清零的,哪怕只有一辆自行车挡路,都是不合格的,盲人根本没办法判断这辆自行车在哪里,被磕碰一次,在盲人的思维当中,这条盲道上就满是自行车了,这也是很多盲人无法信任盲道的原因。

数说盲道

记者梳理,从今年1月到4月,市民共向市民服务热线12345反映盲道问题1437件,其中3月、4月反映量较为集中,分别为476件、407件。其中有个现象值得关注。

粗略浏览,线索描述当中,视力残障人士反映相关问题的不足40%。记者联系问题反映人时,市民刘先生谈到,自己是一位盲人,身边很多盲人都和自己有一样的困扰,反映盲道问题比较困难。“我们有时会出现不知道道路具体名称的情况,如果能够看到路牌,能够看清周围有哪些标志物,那就不需要反映问题了。”刘先生说,很多盲人还说起,盲道被侵占的情况比较普遍,不可能每被磕碰一次,就打电话反映一次,久而久之,只剩下无奈,还是希望整个社会共同关注这一问题。

 

 

来源:北京晚报 景一鸣 文并摄

分享到

北京月坛地区老旧小区响应居民诉求,这样根治装修垃圾“痛点”

地铁方庄站A口红绿灯坏了仨星期 灯是啥颜色全靠文明引导员

广安门内大街牛街段完成景观提升改造 脏乱差路段变身纳凉小公园

宣武艺园的“音量”降低了,虽仍有跳舞群体,但对游客干扰不大

垃圾随处堆,高空往下扔......如何让垃圾分类的观念深入人心?

遇到强降雨也不怕 石景山老山东里小区排水渠里垃圾都清理干净了

雨停了,屋里还在滴答水!大数据平台显示,问题大多在阳台

乱停车、占道……北京晚报《我们日夜在聆听》半年总结,这些问题解决了

通了!北京这些公交车站台前交通改善,公交车已能进站停靠

北京西城区泛悦坊商场无障碍厕位全部开放,并可正常使用

北京朝阳区大山子路口、亮马河南路 这两处红绿灯终于修好了!

这事儿给您办了!北京高碑店地铁站附近无照运营的黑摩的被查扣

北京方庄地铁站A口交通信号灯终于亮了,引导员不用再扯着嗓子喊

昨日北京强降雨不少老房漏水,防汛指挥部抢险队员24小时待命

孩子在宋家庄交通枢纽换乘大厅内跳绳骑车玩滑板,安全谁来保障?

北京小红门路宣颐家园坑洼路段改造翻修 再遇大雨无需愁

北京大雨来临前,这些安全隐患已消除

北京樱花东街过街天桥增设垂直电梯,方便老人通行,预计10月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