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那一天平静得像平常一样,哪儿都没变,老百姓却知道北平解放了

2019-01-31 10:06 北京晚报 TF017

1949年1月31日,那一天平静得像平常一样,街面上、公司里都没有什么变化,老百姓却知道北平解放了。

龙露


人民解放军接管城墙防务

共产党给老百姓送来了电

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离休老职工(98岁) 口述

1948年底,石景山、海淀已解放了。北平城也被解放军围了起来。城内听不到一点儿枪炮声,但是物价飞涨、天天停电,要解放北平的消息也在胡同里悄悄地传开了。城被围了,老百姓肯定是有一点点的担心,但日子还要照常过。位于前门西大街41号的华北电业北平分公司(现国网北京市供电公司)照常营业,职工们按时上下班,即便是和平解放当天,大家也在岗位上值班。

2月3日,解放军入城欢迎仪式非常热闹,电业公司也发生了一点变化。几名解放军的军代表接管了公司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宣布:全体职工按原职原薪工作,稳定北平的供电,保证老百姓的正常生活。随后一段时间里,军代表还组织职工进行政治学习,并对基层工人进行文化扫盲。

国民党统治那三年,北平的电网、供电设备破损严重。除了线网破败之外,城内电网中大部分配电变压器都出过问题,本该使用专门工业用油绝缘变压器内,实际用的全是豆油。受热后的豆油全都黏在线圈和零件上,故障不断,让刚刚和平解放的北平城内电网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没有钱来更换新的变压器,只好靠人工检修了。当时,北京城内流传着一种说法:“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要饭的,下车看是供电的。”说的就是大街小巷里一身油泥的供电设备检修工人。这样的修复工程整整持续了三年才完成。在那样艰苦条件下,电业公司却干了两件大事:设计安装了举行开国大典升旗的电源线路,还有天安门彩灯勾边。

说起和平解放前的那段日子,还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最深。

一个是1948年底,负责设备的建设、运行、检修的华北电业北平分公司与石景山发电厂失去了联络。一连几日,北平停电了,连带着供水也停了。华北电业公司只好派了一名职工,带着一部电台徒步去了石景山发电厂。当天,通过电台获悉:已经解放的石景山发电厂同意给北平供电,但供电条件是仅保证老百姓生活用电,不给国民党的机关、部队和达官贵人家用电。随之,城内百姓的生活用电、用水基本恢复。

另一个是和平解放前,国民党统治的北平用的是金圆券,钱不如手纸。发工资的当天,大家就得跑到粮店换成粮食。去得越晚,能买到的就越少。和平解放后,食品供应增加了,物价也稳定了许多,金圆券换了人民政府的货币。在一段时间内,薪金的标准是按不同的职位定量成小米,再用当月小米的市场价格折合成钱。

再到永定门时,站岗的兵换了

朱振德(92岁) 口述

1949年1月31日的北平,也是这样的一个冬天,却格外的冷,什刹海都冻了厚厚的一层冰。那天是正月初三,街面上很冷清,除了几间卖杂货的小店,多半店铺都关着门。有钱的、当官的早已跑了不少了。为了能让母亲吃上口饭,我还是拉着洋车,早早从西海出了家门,一路向南去永定门碰碰运气。

自从解放军围了北平,乘火车进出北平,只能到丰台站上下车。如果没有洋车,从永定门到丰台站就只能步行,又远又危险。所以,洋车的生意特别好,一趟能挣两三个大洋,是平时的几倍,甚至十几倍。只是进出城已经查得很严。出城后,偶尔还会听到零星的枪声……

跑到永定门时,发现不大对劲儿,城门已关闭。城门口国民党的哨兵和城头上的守军都特别紧张,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我还跟往常一样上前央求哨兵,可不管怎么说,都不让出城。我原路返回,又去了德胜门、西直门,但情况也是一样。让我感到与平时不太一样的是,城门站岗的国民党兵不那么横了,也不像以前那样骂人、打人了。

傍晚,我拉车再到永定门时,站岗的兵换了。一打听,才知道八路军(解放军)来了——北平和平解放了。

刚开始那几天都是平平静静的,直到2月3日才热闹起来。记得在西直门拉活时,就看到穿着米黄色军装的解放军往城里开,一队一队的走不完。路两边的人群还打着小旗,喊着口号。那天,去看热闹的人特别多,西海南沿家门口的高橇、秧歌队去了,连坐车的客人都是去看解放军入城仪式的。老百姓的欢呼声和锣鼓声,隔着几条街都能听得见。

我从来没有见过与老百姓这么亲热的队伍,战士们不断地说,我们是人民的军队。说话时,老百姓也能穿行在队列中。我们老百姓看到刚进驻北平的解放军,还是有点陌生。除了扒着门缝去看,不敢轻易出门和战士们打招呼。一到白天,解放军战士帮老百姓打水、扫街,修房子。晚上,他们就露宿在德胜门城墙下,从不扰民。一来二去,我们就打成一片了。

北平和平解放不久,家附近冒出了不少中共地下党员,有一位叫崔瑞林的,就住在西海,在德胜门开了家营造厂,而朱振德拉的洋车就是从营造厂赁的。“我的生父也是拉车的。我6岁那年,他就累死在了城外。母亲拉扯着我过生活,特别苦。1949年5月的一天,一位妇女干部找到我母亲说,你儿子想不想参军呀!晚上,母亲对我说,解放军挺好的,去当兵吧!几天后,我穿上了军装。离家时,街坊邻居还给我戴了大红花,敲锣打鼓地把我送到了部队……

备忘录

北平电业工人纠察队

1948年12月15日

解放军战士与围攻发电厂的国民党军队展开激战,发电厂护厂委员会为保证安全,下令停止发电机的运行。北平停电了。

12月16日,石景山发电厂获得解放,正式被接管。

1948年12月26日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石景山发电厂恢复向北平城内送电,以保证城内居民的生活需求。恢复供电后,华北“剿总”又将电只用于国民党的军队机关、无线电、广播和路灯,不给市民用电,还造谣说电是从天津送来的。

1949年1月14日

1月初,针对华北“剿总”的做法,改变送电办法,晚上停止送电、打击敌人。

1月14日,彭真、叶剑英考虑到天气严寒,停电会让自来水管有冻裂的危险,便决定按原来数量送电。

1949年1月22日

1月22日至31日,北平国民党守军(共计25万人)全部开出城外,听候改编。2月21日,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政治部召开国民党原华北“剿总”部队改编会议,原“剿总”部队正式归入人民解放军。

1949年1月31日

1月31日,解放军由西直门进入北平城接管防务,傅作义部队的军官将象征着北平防务的各城门钥匙上交给解放军保管,北平宣告解放。当日下午,北平所有城门、军政机关和要地,都换上了解放军战士。

1949年2月2日

北平市军管会和北平市人民政府入城办公,北平市警备司令部宣布成立。2月3日,人民解放军入城仪式举行。

参考资料及部分图片:
《北平的新生》《刘仁传》《彭真传》《北平围城俩月记》《上上之役》《北京文史资料》《北平和平解放前后》
特别鸣谢:北京市档案馆、政协北京市委员会给予大力支持

(原标题:围城也要保证百姓的生活)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北平解放前后,老百姓过的日子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北平解放之初,叶剑英遇上一个 “敌人”,被全体市民一起消灭

北平和平解放的回忆碎片:古都重获新生 整个城市都成了欢乐海洋

北平解放前后的记忆:女教员打毛衣挣外快 被宋庆龄邀请看话剧

70年前今天,解放军举行进入北平入城式,留下这些珍贵老照片!

北平解放获新生,清除明清遗留近三十五万垃圾,两件小事两个奇迹

和平解放北平隐形保障靠他们,召开大会才知道,原来你也是地下党

未雨绸缪!北平解放前夕有何准备?中共中央已在这些方面有考量

为了北平重获新生的这一天,毛泽东运筹帷幄,地下党功不可没

解放军入北平后到底啥样?内蒙羊肉跟着来了,一个大洋一整只

解放军入北平后有女兵收小花险被处分?连长这么教导......

清廉家风传承近百年,李大钊及其后人是怎么做到的?

马克思有多少“中国式称谓”?毛泽东邓小平都曾赋予其生动尊称

官名“会见树”,见证了北平和平解放!因毛泽东会见这位将军而得名

融合欧亚文化,促进佛教在中国的发展,细说犍陀罗文明神秘之处

中国空军诞生记:在革命战争中孕育,在陆军基础上创建

寻北京盔甲厂胡同文脉:清代文人铁保在此安家,燕大汇文均有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