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北平解放前后,老百姓过的日子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2019-09-22 17:05 北京晚报 TF011

出东直门,走香河园路,经北京老自来水厂,过老燕京造纸厂旧址,到中华全国合作总社原址,正东百米处一棵古槐岿然挺立,这,便是消逝三十年的静安庄遗留的唯一地标——它一直就生长在原先我家的院子里。

插图 王金辉

作者:郑伯安


静安庄这地界,本是清代静安王的旗地,故此得名。小时候,爷爷领我拜祖坟认祖归宗——算下来,郑氏在这里已繁衍生息七代;静安庄至少二百年历史,也算是沧海桑田了。但,在旧中国,无论城头上大王旗如何变换,被涂炭的总是黎民百姓。

救黎民于水火,为百姓谋福祉,正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坚守初心,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浴血奋战二十八年,新中国终于诞生了。天真的亮了!当年不满十岁的我,亲历了黎明前后那冰火两重天的日子,真是刻骨铭心啊。

1948年初冬,国民党十三军某部从顺义方向往北平城里败退,从我家房西的马路经过,挺近的,我就趴在墙头上看。马路是石子路,塞满了国民党兵的十轮卡车,一溜歪斜地往前蹭,车后还拖着炮,走走停停的。两边都是散乱行进的兵,挤着撞着叫骂着。有的干脆走下马路,从荒蛮野地里蹚着土往前奔,遍地暴土扬烟。马队早已没了形儿,骑兵没了威风,兵蔫着头,马耷着脑袋,人困马乏。不时的,几声枪响,说不准哪儿打的、谁打的,便一阵乱。就这样,从大早晨到后半晌,真叫一个兵荒马乱。

爷爷说,十三军往城里退,不是好来头,国军要死守,老百姓要遭难喽!果不其然,东直门外关厢一带,国民党兵强拆民房、滥伐树木,再把树和木堆到护城河岸边作为路障,以阻挡解放军攻城。

要在城外打仗的荒信儿越传越紧,能在城里投亲靠友的庄民纷纷逃难到城里,庄里各家多是老人留守。就这样,我爸妈带我哥去了东直门里北弓匠营我四姑家,爷爷奶奶则带我守在家。奶奶让爸妈他们放心,说:“家,我给你们守住了;还有院里这树。树是我跟你爸的棺材本儿——甭管往后是怎么着。”

没过几天,真就出事了。那天快晌午时,几个国民党兵闯进我家,打头儿的兵指着院里的大槐树,喊道:“砍了这棵树秧子!”砍树?奶奶气炸了,冲这伙兵匪厉声大喊:“看你们谁敢!”说着,挺身到树前:“要砍树,先把我砍了!”没想到一老太太竟然要跟他们拼命,几个兵都惊呆了,木在那儿谁也不敢动。

其实,他们不是真要砍树,而是拿砍树吓唬人,借此要饭吃。那打头儿的说,他们掉队了,没追上队伍,没了给养……可我觉着他们是逃兵:他们没枪。奶奶见他们一个劲儿央告,也确实一脸菜色,便可怜了他们,贴了一锅贴饼子给他们吃。

这事儿才过没几天,我三姑家又出事了。

我三姑嫁的本庄池家有个帮工,都叫他李头儿。一天晚半晌,一群国民党兵以“查户口”为名把李头儿给绑了,以户口本上没李头儿的名字为由,硬说他是“八路”,拿枪比画着当即就要送炮局(监狱)去。我三姑父家怎么解释怎么央求都没用。这片儿几家都是池姓没出五服的本家,自然都出来联保,也没用。不用说了,这是兵匪绑票。

经保长说和:拿猪肉跟白面赎人,就一天。具体多少斤记不清了,反正不是小数。我三姑父家一天之内肯定拿不出来,怎么办?危难时刻,救人要紧,乡邻们有物出物、有钱出钱,凑吧。亲戚更不用说,应当应分的。作为亲家,奶奶叫我把过年的肉,二十多斤,全送过去了。最后……人总算救下来了。

要在城外打仗的风声越来越紧,必须赶早儿把家里的过冬粮食弄城里去。奶奶叫我去四姑家,赶紧找车拉粮食。可是兵荒马乱的,谁愿往出借呀?最后,好说歹说,总算跟一街坊家借了辆排子车,我妈叫我哥和我立时赶车回庄儿,千嘱咐万嘱咐多加小心。粮食是藏在白薯井子里的,刨开井口,下去,把粮食吊上来。记得,有一口袋麦子、两麻袋玉米豆,拢共二百多斤。装车,盖上麻包片,拉车直奔东直门。一路挺顺,不料还车路上被俩国民党散兵劫了车,说是“征用”;我和我哥死拽着车不松手,我妈就跟他们理论。正这时,跑过来三个兵,穿绿色军装,皮带上挂着手枪,帽子上有红五星,胳膊上戴着红箍。是解放军!他们说自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纠察队的,问车的事是怎么个情况。我们就把经过说了一遍,俩国民党兵也认了错。解放军教育了他们一顿,还警告说:“抢老百姓东西,是犯罪行为;再犯,就送纠察队!”

1949年1月31日,傅作义的北平守军二十余万全部开到城外指定地点听候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其改编,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天,真格儿地亮了!

这天正是阴历正月初三,三十晚上没心情放的炮仗,大家伙们今儿放了个痛快,把一段日子里的闷气都崩出去!人们剥秫秸、截秸秆、削竹签、插架子、裁红纸、打糨子,糊五角灯笼。孩子们打着红灯笼,“解放喽!”一帮儿一伙儿地喊着跑着满庄儿串。静安庄一下子欢腾起来,为庆解放又补过了一个大年三十除夕夜,喜上加乐。多年没扭的秧歌扭出来了,没响器就拿嘴打锣鼓点儿,走三步退两步,摇胳膊,摆胯骨;扭到兴头上还带弹腿的。甭管男女还是老少,那叫一个乐!

苦日子可算熬出头了。

好事一件接着一件。刚过两天,解放军入城了,是打正阳门进的北平。

起小儿就爱贪热闹,何况这解放军入城又不仅仅是热闹,我当然特别想去,可又怕我妈不让,就试着步儿跟我妈提。没想到我妈一口就答应了,连说:“去吧,好事。跟着大溜儿走,走不错。回来跟我们学说学说。”我爸还给我赶做了一面带杆儿的小三角旗,写上“欢迎解放军进城”几个字,卷好了,告诉我“到时候再打开”。

2月3日,一大早我就出门儿了。捋着顺城街往南奔齐化门,到齐化门里,西拐到东四牌楼南拐,上东四南大街,街两旁的人溜儿可就大了,缕缕行行的。东单牌楼、哈德门,出城过桥,沿护城河西行,这就到了前门外大街。

我觉得我来得够早的了,可路两边的人已是里三层外三层了。数九寒天,人们穿着厚厚的棉衣,不停地倒着脚步。看穿戴,市民居多;其次是大学来的学生,打着校旗。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跟燕京大学,我就在他们之间转悠。学生们不闲着,一会儿练喊口号,一会儿练挥小旗,再不就是唱歌,唱《团结就是力量》《向前向前向前》《解放区的天》,还鼓励旁观的群众跟着他们一块儿唱……

突然传来啪啪的响声,就见箭楼子上空划过几颗信号弹,人们一阵欢呼:开始啦,开始啦!都转过身使劲往南看,来啦,来啦!最前边是指挥队伍行进的车,后边是洋鼓洋号队(军乐队),接着是一辆大卡车,上边立着并排的两个巨幅画像,我认识,是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紧跟着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部队了。当时太激动了,没顾上记兵种顺序。反正有装甲兵、炮兵、坦克兵、骑兵、步兵……人们都使劲儿挥着手里的小旗子,不时喊着口号;解放军战士也不断向欢迎的人群挥手致意。我看到一辆坦克上有几个像是大学学生的人,跟战士坐在一起,也向群众招手,挺神气。

解放军入城部队过完了,欢迎的人群自发地跟在部队后面,成了游行队伍,一道进了城……

七十年了,这些个往事我不曾忘,也不能忘——因为,那是驱除黑暗迎接黎明的历史时刻,是中国共产党践行不忘初心崇高信念的历史见证。

壮丽七十年,我和新中国共同走过;耄耋伏枥,我决心要把余热献给我的祖国。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1

分享到

北平解放之初,叶剑英遇上一个 “敌人”,被全体市民一起消灭

北平和平解放的回忆碎片:古都重获新生 整个城市都成了欢乐海洋

北平解放前后的记忆:女教员打毛衣挣外快 被宋庆龄邀请看话剧

70年前今天,解放军举行进入北平入城式,留下这些珍贵老照片!

北平解放获新生,清除明清遗留近三十五万垃圾,两件小事两个奇迹

和平解放北平隐形保障靠他们,召开大会才知道,原来你也是地下党

那一天平静得像平常一样,哪儿都没变,老百姓却知道北平解放了

未雨绸缪!北平解放前夕有何准备?中共中央已在这些方面有考量

为了北平重获新生的这一天,毛泽东运筹帷幄,地下党功不可没

解放军入北平后到底啥样?内蒙羊肉跟着来了,一个大洋一整只

解放军入北平后有女兵收小花险被处分?连长这么教导......

清廉家风传承近百年,李大钊及其后人是怎么做到的?

马克思有多少“中国式称谓”?毛泽东邓小平都曾赋予其生动尊称

官名“会见树”,见证了北平和平解放!因毛泽东会见这位将军而得名

融合欧亚文化,促进佛教在中国的发展,细说犍陀罗文明神秘之处

中国空军诞生记:在革命战争中孕育,在陆军基础上创建

寻北京盔甲厂胡同文脉:清代文人铁保在此安家,燕大汇文均有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