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未雨绸缪!北平解放前夕有何准备?中共中央已在这些方面有考量

2019-01-31 09:59 北京晚报 TF020

1948年12月,北平和平解放前,中共中央已在公共房产接管、民生、外侨待遇及文化接管方面有了周到考量。

关于房产接管,中共中央决定设立公共房产管理处统一管理分配城中的公共房产(包括家具、设备、衣被、草木),任何机关团体或个人不得占用民房。分配房产时一般应使原有单位配以原有房产,以利人民往来、工作进行。

北平学生呼唤和平

中共北平市委在《如何接管北平工作的通告》中表示要动员公私力量保证城市煤、粮等主要必需品,对工人、公务员、学生和贫民按照适当价格实行部分配给。提供理发、洗澡、托儿所等生活保障。《通告》表明一切公营企业之员工的工薪资按其最近三个月或半年的平均实际薪资维持原薪原职。《通告》还规定应按照相应的数额与时间对“金圆券”进行兑换,并限期禁止使用。对于工人、苦力、贫民、学生及少额兑换者在一定数量内平价兑换。其他市民可凭居民证兑换一份,对于超出限额或超过期限不予兑换者,应允许其封包出境,并可酌令换回部分物资。

《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约法八章》表示,对原国民党政府中的工作人员,经过甄别有一技之长且无反动行为者,民主政府准予录用。同时表示要保护民族工商业,凡属私人经营之工厂、商店、银行、仓库等一律受保护。希望各行各业照常生产、营业。

《通告》中明确了对外国侨民政策:对于英、美各国使领馆及其外交人员与新闻记者,一律以外国侨民待遇,“对遵守我政府法令的外国侨民之生命财产应予保护”。

在文化接管方面,《叶剑英关于军管会问题的报告要点》中提到,接收物质遗产的同时要通过文化接管委员会接管北平市内的大、中、小学及文化团体,接、管并重,注意保管接收的档案公文。同时强调“对大学生、教授、文化机构应谨慎小心,任何粗暴行为都是不应该的”。 (袁新雨)

出城 初遇解放军

▌王乔年(时任北平总工会和谈代表) 回忆录

背景:代表普遍社会民意的民间组织“华北人民和平促进会”推选出11人“和谈代表团”,18日前往海淀镇向解放军41军前线司令部转达市民和平意愿。代表团成员包括北平前市长何思源、中国大学前校长吕剑秋、康有为女儿康同璧等名流,王乔年以北平市总工会代表身份参加了此次出城和谈。

1月18日下午2时许,代表们齐集西直门电车北厂,等候何思源先生(注:1月16日凌晨,何思源寓所被军统特务所炸,二女儿遇难,何思源受伤,何先生仍坚持率团出城)。不一会儿,何先生颈挎绷带兜着右臂悬在胸前乘车抵达,大家一齐登上了一辆事先准备好的公共汽车。车开到西直门,迎面走过来国民党守军的少将司令官,握住我们的手说:“诸位辛苦了,你们为老百姓做了件好事。”出了城,车沿着动物园西墙外的京颐公路向北驶去,只见公路西侧栽满密密麻麻的木桩,据说木桩外是布雷区。车到车道沟村附近,这里是国民党军前沿阵地,公路被铁丝网封锁,外边布了几层路障。国民党守军问明情况后移开路障,代表团继续向西驶去。

忽然一阵紧密的冲锋枪声传来,前方路旁闪出来两个解放军,一个手端冲锋枪,一个手握匣子枪,喝令停车。司机没听到,车照常前进。解放军在车外大声喊道:“下来!”我靠着车门站着,责无旁贷地手持白旗走下车。解放军喊我:“过来!”我刚刚向前跨出两步,另一个解放军却喊:“不要向前走,有地雷!”两位解放军走过来问我:“你们是干什么的?”我答道:“我们是和谈代表团,不是事前在电台广播和你们联系好了吗?”解放军又问:“订好上午九点来,为啥现在才到?”我解释说:“因为代表团团长何思源先生被特务炸伤了,所以耽误了。”这时,东边突然枪声大作,那位手持匣枪的解放军立即厉声喝道:“你说是和谈的,为啥还要带着队伍来?”我说:“谁带队伍来了?”解放军用手一指我的背后:“那不是队伍是什么?”我回头一看,果然沿着车道沟的深沟露出一个个钢盔顶蠕动前进。我深怕耽误了大事,急忙用白旗向后挥动,叫他们撤退,他们才退了回去。这时枪声也停止了。事后国民党守军说,听到冲锋枪响,怕代表们出了差错,想营救一下代表团,所以才摸了上来。误会解除后,解放军和我一起登上汽车,其中一位解放军和何先生边握手边自我介绍说:“我是人民解放军连长,奉命来迎接你们的。”

车到槐树街一号解放军司令部的招待所,司令部的同志们安排我们吃过晚饭。司令部莫文骅政委来对代表团的到来表示欢迎。何思源说明来意:“傅作义将军为了保护北平这座七百年古都的文化古迹,为了保障二百五十万市民的生命财产不受损害,他已经表示同意我们提出的和平解决的主张……”话还未完,莫将军马上插言说:“我们认为不是傅作义保护了北平城,倒是北平这座古城保护了傅作义。”停顿一下,何先生接着说:“傅作义将军向来是尊重民意的,他的部队一向注重军队纪律,不扰民、不害民……”莫将军听到这里,马上严肃地质问道:“照何先生这样说,傅作义如此‘爱民’,那么,我们解放军要革傅作义的命是革错了?”这时,会场一片沉寂。我便站起来解围道:“请莫将军不要误会,解放军是为了解放人民的革命军队,傅作义将军的部队根本不能和解放军对比。”

莫将军退席走了,有位高个子的解放军某主任拉我一起坐下谈话。他满口浓重的外乡口音(可能是湖南人),我一句也听不懂,而他却很健谈。天晚了,解放军留我们在招待所住了一夜,睡前,嘱咐我们夜间不要随便走动,以免发生误会。睡下后,夜已深了,从远方不断传来零星的枪炮声。据说,这已是惯例了,国民党部队在夜间总是不断地打枪打炮。在近处,只有解放军警卫岗哨的踱步声。不一会儿,我就沉沉入睡了。

第二天,天光大亮,解放军同志打来热水,我们洗漱完毕,司令部从海淀镇里有名的饭馆“海顺居”叫来了丰盛的酒席,为代表团饯行。车到了西直门,国民党守城的官兵们立即把代表们围了起来,争相询问“和平有希望吗”,当代表们回答“和平解决大有可能”时,他们不禁雀跃欢呼起来。有的说:“本来嘛,还打个什么劲儿呢?”

进城 接管文物机构

▌于坚(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 回忆录

背景:北平和平解放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使古都免于战火。当年从清华大学奔赴解放区的于坚正在华北大学政治研究室攻读研究生。中共中央在围城前已未雨绸缪,准备好了进入北平后文化机构的接管,于坚亲历了进城后对北平文物的接管工作。

12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华北大学政治研究室宣布:为解放北平做准备,接管北平的文教机构,校党委决定从研究室抽调大部分研究生去北平参加接管工作。翌日,教务处长尹达同志分配我和罗歌(原为北大学生)参加接管北平的文物、博物馆、图书馆工作。当时,听到抽调名单中有我,真是喜出望外。两天后我们急行军三天,到达当时北平军事管制委员会临时驻地良乡。三天里,华北大平原晴空万里,敌人已经无影无踪。在良乡待命期间,军管会叶剑英主任在一次形势报告大会上也指出:“解放北平,我们的方针是:不能损坏北平的一砖一瓦,不许放走敌人的一兵一卒。”

2月3日,解放军举行隆重的进驻北平的入城式,我们文管会是迟一两天乘大卡车进城的。文管会的办公地点在北池子,是一座有四层院落的四合院,原是国民党一个特务机关。在我们入驻前,安全部门都用仪器探测过,以防敌人埋下隐患。

我最先接触的是北平历史博物馆。办公地是午门前阙左门北侧的三间办公室,一明两暗,整个屋子显得昏暗无生气。韩寿萱馆长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戴着一双大镜片的眼镜,见人总是微笑着,平易近人。虽然留美十多年,但身上看不出什么“洋气”。他哭丧着脸对我说:“拨给馆里的每月行政费还不够买邮票的。”我与当时在馆内工作的史树青、耿宗仁、杨文和等就此相识。他们一直在这样清苦的单位坚持工作,这种敬业精神十分可敬。午门上是陈列室,印象最深的是陈列着袁世凯在称帝仪式上所穿用的一套复古服饰。古建筑里自然光很差,也无人工照明,大冬天又无取暖设备,陈列室内显得阴森森、冷飕飕。韩馆长继续留任,职工全部原职原薪。

北平文物整理委员会是我接触的第二个单位。驻会主持工作的秘书俞同奎已经七十出头,言谈举止有些迟缓,谦虚寡言,脸上皱纹刻画出他在国无宁日的年代里平生事业上的艰辛。会里集中有一批30岁左右年轻力壮,学有所长,热爱古建筑,又具有鉴定、设计、修缮古建筑经验的工程师。

我接触的第三个单位是故宫博物院。故宫博物院组织机构有古物馆、文献馆、图书馆和总务处。古物馆馆长徐鸿宝随南运的文物在南方,馆内工作实际由科长王世襄、朱家溍主持。文献馆1948年新聘馆长姚从吾,因战局不定,终未来院就职。图书馆馆长袁同礼已被南京派来飞机接走,张允亮代主馆务。总务处处长张庭济久假不归,由秘书赵儒珍暂代。总之,博物院的馆处级领导全不在任,院长马衡身上的担子多么重可想而知。马衡原为北京大学教授,从1934年实任院长,当时已15年。马衡年近古稀,个子不高,胖瘦适中,普通话中有些宁波音。我和院长的接触较多,和马院长研商任何事,他总是耐心地把对方的话听完,然后以商量的口吻说出自己的意见。马衡在院里有很高的威望。那时,每当院长专车开到北门,即有人向神武门方向高声喊:“院长到。”神武门那边听到后,又有人向西——院长及总务处的办公地点高声喊:“院长到。”总务处各科室听到喊声立即纷纷把挂在墙上写有“院长在院”的小木牌翻过来,以便人人知道院长在院,便于请示工作。如果院长不在,即把小木牌再翻过去。在电气化不发达的年代,这倒是一种简便易行的措施,挺有意思。

参考资料及部分图片:

《北平的新生》《刘仁传》《彭真传》《北平围城俩月记》《上上之役》《北京文史资料》《北平和平解放前后》

特别鸣谢:北京市档案馆、政协北京市委员会给予大力支持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0

分享到

北平和平解放的回忆碎片:古都重获新生 整个城市都成了欢乐海洋

北平解放前后的记忆:女教员打毛衣挣外快 被宋庆龄邀请看话剧

70年前今天,解放军举行进入北平入城式,留下这些珍贵老照片!

北平解放获新生,清除明清遗留近三十五万垃圾,两件小事两个奇迹

和平解放北平隐形保障靠他们,召开大会才知道,原来你也是地下党

那一天平静得像平常一样,哪儿都没变,老百姓却知道北平解放了

为了北平重获新生的这一天,毛泽东运筹帷幄,地下党功不可没

解放军入北平后到底啥样?内蒙羊肉跟着来了,一个大洋一整只

解放军入北平后有女兵收小花险被处分?连长这么教导......

70年前今天解放军开进北平 为何陈毅说入城纪律是给市民的见面礼

宋代如何规定公务接待?吃饭、住宿、交通等都要用券

春明叙旧:老北京最早在哪儿卖冰棍?

大榛峪:一城三关口 狭小的驴鞍岭堡为何曾经叫城?

古人如何“垃圾分类”?以“生态厕所”变废为宝 甚至列入大明律

他曾因洋人受辱,却深入了解国外法律,成为中国法制现代化先驱

古代垃圾处理趣闻:有皇帝因为它新建都城,有人因为它发财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