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刚刚找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的忠告:今年找工作一定要“实”
记者 袁璐
2022-06-21 15:10

1076万!今年,我国高校应届毕业生规模首次突破千万大关。毕业季叠加疫情,让毕业生们的求职之路充满挑战:有人报考稳定的公务员岗位,有人务实地就职小微企业,还有人踏实地从生产一线做起……

视觉中国供图

平实

视频面试做好表情管理

化好妆容,拉好窗帘,把桌子摆在宿舍一面干净的白墙前,统计学专业本科毕业生胡可一身正装地坐在电脑摄像头前,准备参加一家电子企业的招聘面试。

BOSS直聘、猎聘、前程无忧、脉脉、牛客……胡可的手机里装满了各类招聘APP。受疫情影响,用人企业取消了线下宣讲会和招聘会,毕业生们通过线上招聘会找工作。学会以饱满的姿态面对镜头,成为2022年应届毕业生的必修课。

“表情管理和肢体语言很重要。”胡可总结道,在线面试一定要尽可能用哑光妆容,不然电脑蓝光或者自然光打在脸上会很奇怪或者显得脸上油油的;口红色彩也一定不能比肤色亮,那样可能会让面试官觉得人很浮躁;眼睛要看镜头而不是屏幕,不然显得和面试官零交流。“我也是经历了几次才学会的。”她说。

这些天,丁雯坐在书桌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电脑摄像头和手机架功能是否正常。“今年事业单位招聘笔试环节全面线上化。我担心突然接到笔试通知,必须保证身边设备没问题,‘二机位’一切正常。”

丁雯所说的“二机位”,是指求职考生在笔试过程中,不但要在电脑上开着摄像头答题,还要在侧面架起手机监控自己答题的全过程,防止作弊。这一要求已成为绝大多数线上招聘笔试环节的基本要求。

“今年就业形势特别严峻,丝毫马虎不得。”丁雯说,遇到好机会时,为了保证绝对安静的笔试环境,还会提前去学校对面的酒店临时住上一晚。

相关数据

2022年,我国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到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人,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其中,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达26.8万人,较去年增加1.6万人;北京生源高校毕业生近7万人,较去年增加3000人。

求实

就业范围扩大到社会招聘

“我没想到街道办的笔试难度这么大,面试竞争比也达到3比1。”研究生王鑫楠对记者说,一个月前终于拿到了某街道办党建管理岗的录用通知,成了同学口中的成功“上岸者”。

疫情之下,高校毕业生“求稳”心态增加,越来越多的毕业生渴望进入“体制内”。硕士毕业生邢军告诉记者,疫情增加了许多人的不安全感,班里无论男生女生,“大家更渴望寻找更稳定的工作机会。”

“去年11月底的国考笔试没过,12月底的京考面试没过,直到今年3月底的公务员联考还是没通过。”经历了三次落榜,硕士毕业生白进贤很焦虑。在过去的一个月,他每天会刷新各大招聘网站,选择范围也从一开始的校招扩大到社会招聘。

“每天投出去30来份简历,可多数都没回音,每晚刷邮箱刷到心里发凉,觉得很挫败。”谈起求职过程,白进贤有些无奈,甚至考虑投电器销售岗,当个家电销售员。“老师不止一次强调,先就业再择业,我这也算是响应号召。”最终,他在北京某科技园的一家小微企业找到了工作。

相关数据

2022年国考报名过审人数首次突破200万,平均竞争比达到68比1,相当于68人中录取1人。京考也有超过5万人通过报名审核,竞争最激烈的岗位竞争比达到260比1。

务实

管培生大企业热度下降

“某某买菜管培生,别去,快跑!每天12小时以上体力活,无午休,无加班费。工作内容卸货杀鱼拿货补货,水产要杀鱼、抓虾、拿螃蟹、活剥牛蛙、和甲鱼斗智斗勇。”近日,一位某某买菜的管培生在社交平台上的发帖引发关注。

一直以来,企业管培生都是大学毕业生们竞逐的岗位。作为企业管理储备人才,管培生薪酬待遇起点高、职业发展路径明确。然而,记者发现,越来越多毕业生“看不上”管培生。

“管培生如果是轮岗,去基层锻炼、从事基础工作都很正常。但是,现在很多企业招聘管培生并没有具体的职业规划,很多时候是在‘画大饼’。”毕业生孙启航说,当前,很多企业都处于业务收缩期,对中层管理者的需求也相应减少,“哪来那么多晋升路径呢?‘搬砖’、‘打杂’才是常态。”

同样,曾经备受追捧的互联网、地产等行业的求职热度也在降温。“原以为进入互联网大企业实习,有机会转正。可是,很多正式员工都被‘优化’,实习生们也不得不开始在找其他的就业机会。”某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研究生闫松表示,随着大牌互联网企业一轮又一轮的深度调整,毕业生们感觉这一行业正告别高增长时期,进大厂做程序员也不再是唯一的优选。

“去年秋招,好几家头部房企开了校园空中宣讲会,涉及营销、技术、合约等多个岗位,但就业群里响应者不多,投简历的也没几个,和前几年师兄师姐们挤破头的对比太鲜明。”白进贤感慨道。

相关数据

2022届毕业生期望去IT/通信/电子/互联网、房地产/建筑业行业就业的比例分别为24.1%、8.8%,比去年降低1.3个、2.1个百分点。

踏实

从生产一线工作做起

即将从某商职学院毕业的杨明琪已经走上了工作岗位——蓝牙耳机组装。这份工作月薪8000元,每天从早上7时工作到晚上7时,中间有75分钟的休息时间。工作满一年后,企业还可提供稳定晋升的渠道。

“很多同学都愿意坐办公室,但我宁愿进工厂,从普通工人干起。”杨明琪说,自己选择进工厂是反复思考后的结果:今年工作不好找,在包住有食堂的厂区,一个月能存下6000元。如果找份办公室的工作,还得自己租房子、在外吃饭,哪怕1万元的工资,每月也存不下来什么钱。

去一线制造业工作,成为毕业生突破“传统”就业观念的新尝试。孙启航也选择去了一家半导体显示企业做品质管理工程师。“先去工厂拧螺丝钉。”他对记者说,这一岗位涉及到供应商品质管理,比如生产线是否符合标准、中间品是否符合要求等,能积累很多难得的一线实战经验。

“就业的过程也是不断调整心理预期的过程,达不到预期是正常的,只要不排斥,退而求其次也挺好。”在孙启航看来,找工作是人和岗位之间的匹配,实习经历、学校专业、运气等都很重要。“就业只是第一步,无非有人跨得高,有人起步低罢了,但我相信,只要肯踏实干,都能有个好结局。”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原标题:听听刚刚找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的忠告—— 今年找工作一定要“实”)

来源:北京晚报 | 记者 袁璐

流程编辑:U016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

打开 APP 阅读更多
相关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

    北京晚报
    记者 袁璐
    2022-06-21 15:10

    长按二维码
    查看文章详情

    长按海报点击保存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