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密云水库水下存有三座古城堡,明初建起的石匣城堡规模宏丽

2020-08-10 15:15 北京晚报 TF010

62年前的7月,一场大剧拉开序幕,20多万人云集密云,肩拉背扛,干劲冲天,拦截住潮河白河,场面火爆,大有“截断乌山云雨”的气魄。到了1960年9月,规模巨大的密云水库竣工,给燕山山脉嵌上了明珠。

作者:高文瑞


密云水库水面阔大,烟波浩渺,望不到边际,深不见底,令人遐想。库区人做出了巨大贡献。水下有曾经的良田、房舍、村庄,还有历史遗迹。水下存有三座古城堡,建造的年代不同,作用不一,用材有别,记录了上下几千年的历史,体现出地势的特点,展现了地域文化的悠久。

共工城年代久远

密云北部有个村镇叫不老屯,古时称不老庄,“旧传有五百岁老人居此”,传闻虽不可靠,但地名却流传下来。

说不老是传闻,说古老则需证据。镇域金沟村内有座城堡,黄土夯筑,当地人称为土城子,并认为土城子即共工城遗址,已全部淹没于水下。查阅明末清初的《昌平山水记》:“共城在县东北五十里,亦作龚城。”光绪《顺天府志》说得详细:“安乐庄相去数里,有共工城,舜流共工处也”,又云:“故龚城在檀州燕乐县界,故老传云,舜流共工幽州,居此城。”

共城以共工得名,共工是古代神话人物。笔者小时候背诵毛泽东诗词《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从“不周山下红旗乱”知道了共工头触不周山的故事。共工被认为是水神,掌控洪水,曾与火神祝融氏水火不容,发生惊天动地的大战。共工失败,并不服气,怒触不周山。《三皇本纪》中有祝融与共工之战的记载。可能共工的影响力大,后人加以演绎,遂成为神话。

历史上确实有这样一位人物。《史记·五帝本纪》中说:尧对共工有过评价,认为他口才好,而用意邪僻,看似恭敬,罪恶漫天,不可用。而舜向尧建议,让共工去幽陵,改变那里的风俗习惯。北狄是古代北方多个部族的统称。《括地志》认为,幽陵就指密云北部。共工迁徙到幽陵后,在潮白河冲积成的燕落盆地修筑了共工城。

燕落盆地以燕落村得名。燕落还称安乐、燕乐,也有古城堡,曾为县治所在。光绪《顺天府志》记:密云县城东北五十里有安乐庄,“为魏安乐侨郡故城,故名”。《方舆纪要》也认为:“安市废县在县东北五十里,汉辽东属县,后魏侨治于此。”三国时密云地区属于魏地。至东魏元象元年,杜洛周起义军攻陷安州,安州属下有燕乐县。

安乐古城北靠大山,东西为丘陵,南面低洼开阔。古城定位选址,考虑山水形胜,不知是否借鉴了共工城的选址,在北面不远处也建起城堡。至今安乐古城存有残墙:北墙断续有约上百米长,二三米高;西墙断续几十米长,高约两米不等;南墙只存二三十米长,却有五六米高。安乐古城约为长方形,南北墙相距估算有约千米左右,东西宽也在五百米以上,面积比共工城大许多。人们依托城堡聚居,渐渐形成村落。

安乐庄在民国时已经演化为燕落村。现今燕落村是密云区最大的村庄,有1700多户。燕落村在密云城区东北50里,向南八九里是金沟村,从地名与距离上看,共工城的位置与志书相合。

北京古时称蓟。西周中后期,燕灭了蓟,迁都于此。密云地区属燕国。据凤凰山商代古墓及出土的黑色陶器考证,约3700年前,密云地区为商朝领地。有共工城可不得了,那要上溯4000年前,比琉璃河商周遗址还早,可谓北京历史上最早的古城。

1972年大旱,库区水位下降,土城子露出水面,许多村民曾去观看。土城子为方形,城墙模样已难以辨认,不过黄土平台明显高于周围地面。有共氏家族后人对古城颇有情结,总想进行水下勘探,限于工程复杂等诸多原因,没能成行。

骠骑堡名称古旧

潮河白河纵贯南北,分列密云东西两边。夏秋之季,河水暴涨,冬春之时,成为通道,跨越大山。古人于狭窄处设立关口,岸边建造城堡,把守通道。

密云西面是白河,自西北奔向东南。白河起源河北沽源,经延庆、怀柔流入密云,至石塘岭,关口内建有城堡把守。光绪《密云县志》记:“石塘路城西五里有骠骑堡,白河由口入边南流。”白河蜿蜒曲折,骠骑堡建在白河内侧西岸。有资料显示,骠骑堡呈长方形,东西墙长200多米,南北墙长不足200米。城墙由大块毛石垒砌,下面有二层条石。这里处于山区,城堡利用当地石材建成,面积不大,建造并不精细。

明朝极为重视关口要道,于洪武、永乐年间在这一带先后建起众多关口城堡,志书中记下了建造时间。但是,骠骑堡是何时所建,并无资料说明。骠骑堡距石塘岭关口约二三里。明朝在骠骑堡的后方建起了规模巨大的石塘路城,置骠骑堡为关口前线。

骠骑堡的名称与周边城堡有着明显不同。明代建的城堡多是随当地取名。而骠骑是古名,多联想到飞骑、将军名号,甚至是汉朝骠骑将军霍去病。古诗中也有“君不见汉家骠骑千万匹,无端阑入阏氏室”。古人重视关口,城堡的建造者要追随英雄足迹,拒北方铁蹄于关口之外,故借用此名。骠骑堡可能拗口,不好读识,又与马相关,当地人渐渐改称马营城堡。

站在石塘路城,望着开阔的库水,浮想联翩。相距不远的水中就有骠骑堡遗址。当年城堡周围种满大树,修密云水库时没于水中,枯水时还能露出城墙残石。而今库水巨增,淹没大树,只露出些许冠顶。

石匣城规模宏丽

蓟镇是长城沿线重要的防区,下分三协,其中西协分四路:墙子路、曹家路、古北口、石塘岭路。古北口最为险要,有潮河劈山涌入。潮河起源于河北省丰宁县,经滦平县,自古北口入密云。北方骑兵多从古北口破关,长驱直入,甚至兵临城下。《四镇三关志》作者坦言:“效祖曰:蓟镇以古北口为要冲。”

如何守住关口,考验着防御者的谋略。所以明朝在古北口修建长城,设立关口,建造城堡。潮河川内建有系列小石城,筑起墩台,北部山中关口各建城堡,可谓防守严密。关口堡寨处于防御前沿,一旦有大规模战事发生,要有应对方略。因此在京城东北最为重要的通道,要有战略纵深。

明初洪武年间,潮河畔建起土城,名石匣城堡。至嘉靖二十九年(1550)鞑靼部俺答军大举进犯古北口,第二年又从墙子路入侵。两次皆途经石匣,此地的战略地位更为凸显,于是精心增筑石城,处于古北口后方,作为营城,驻扎重兵,成为京城东北的军事重镇。

石匣城堡规模宏丽,“石匣营距密云县治六十里,洪武中建,土城,嘉靖中增筑石城,屹然遂为一巨镇矣。”改建后的石匣城为方形,面积巨大,每面城墙都有500多米长。开设四座城门,东门“来曦”,西门“昭远”,南门“昊瞻”,北门“朔镇”,门额“玄天锁钥”,上有一座真武庙。四门均建有瓮城,东、南、北城门与瓮城的门不直通,只有西瓮城门与城门直通。城的四角各建小瓮城,上建角楼,城门瓮城与角瓮城之间再建八座小瓮城,城外建有护城河。

古城中,对着城门有十字街道,分别称为东、西、南、北大街。主要街巷有东街、西街、南街、北街、城隍庙街、草场胡同、后仓胡同、西头条胡同、西二条胡同、西三条胡同、西四条胡同、大东胡同、小东胡同、丁家胡同等。城中寺庙众多,包括关帝庙、文庙、真武庙、火神庙、三皇庙、城隍庙、财神庙、土地祠、圆通庵、白衣庵等。石匣城率军的是副总兵,还有县丞署衙门、守备署、游击署、营房址等。至清代,光绪《顺天府志》载:“东北六十里石匣镇城,为县丞治,游击、守备、千总、把总、外委驻焉。”

石匣城北面为古北口,西北望向白马关及石塘岭,东北接应曹家路、墙子路,处于各路兵马的中心。《日下旧闻考》载:“由潮河川营至石匣营四十里,石匣营至白马关四十里,白马关至石塘岭营四十里。”蓟镇西协驻扎于石匣城,便于统领指挥,支援调度,意义重大。

取名石匣另有故事。《日下旧闻考》记载:“城西平地有石如匣,深不可劚(zhú),故以名。”明人蒋一葵在《长安客话》中引用了王大用巡府的一首诗:“昔人藏剑处,石匣入云根。万里妖氛定,千年耿气存。斗文能自蔽,霜刃复谁伦?防护凭神力,常留镇此门。”诗人描写,石匣高耸,藏有宝剑,古人用此剑镇妖除恶,留在此处,镇守国门。而作者诗后补言,“剑今莫知所在”。看来诗人也是收集了明代的传说,与战争年代人们的愿望相合。

石匣城堡处在高岭镇田庄村南,如今已是一片库水。前些年水位低,有人进城寻访。后来水位升高,还有人乘船在水面上看到过水下城堡的轮廓。现在水位更高,石匣城淹没于水下,轮廓也难寻觅。城虽在水下,但存有志书与古城的地图,也算在历史中留下了印迹。

原标题:水中三城见底蕴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0

分享到

你知道吗?北京人的“大水缸”,竟是清华学生的毕业设计!

密云水库成保障首都水源安全“压舱石”:从前靠水吃水,如今保水护水

习近平总书记给建设和守护密云水库的乡亲们回信,为首都生态文明建设进一步指明方向

密云水库上游,两市三区正式联手共护一盆净水

这位当年修建密云水库的工人有个习惯:每天看一眼水库心里才踏实

参加密云水库建设,让他有机会代表水库民工参加国庆阅兵

以生态保护人人有责的自觉,守护好密云水库这一盆净水

从靠水吃水到保水致富,密云水库移民后代转产转业守护净水

修建密云水库民工忆往事:毛主席乘的船是我们造的

密云水库主题展开幕,重温60年光辉历程

走访上百名建设水库的民工,七旬老人用13万字记录密云水库历史

总书记回信在首都干部群众中引起热烈反响

历史上的淞沪会战什么样?亲历者张嘉璈的私人日记提供了一个视角

老北京文化第一街居宝地坐拥“朋友圈” 琉璃厂因何得名?

周瑜被抹黑 不怪罗贯中

方能自省最可贵,夏衍的考试在如今也有重要意义

龚自珍三游法源寺 所看所思不尽相同

逝水流年,往事如烟,忆老北京东四一带故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