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深夜中的烟火气,探探那些繁华都市里的24小时书店

2020-06-15 11:18 北京晚报 TF024

2020年5月31日,全球首家24小时书店台湾诚品生活(敦南店)结束营业。诚品书店成立于1989年,也就是说,诚品今年31岁了。1999年诚品敦南店开启24小时的阅读体验。

作者:好摄女


广州1200bookshop(体育东店)

我对诚品敦南店的第一印象,是11年前阅读李欣频的《诚品副作用》。那时候,李欣频笔下的诚品书店,都是我无比羡慕的空间。我第一次走进诚品敦南店,是在2015年的春节期间。没有拍照,只记得拿了一本手作书,坐在靠墙的书架前,看了一小会儿。

也许是因为这些年网络上关于诚品书店的报道太多了,也或许是我自己去的书店太多了,总的来说,我并没有爱上诚品敦南店。但是,在它结业的时候,我想回顾一下,这些年我泡过的24小时书店。

我把泡过的24小时书店,分为“远行中打过卡”的书店和“城市里不止泡一次”的书店。显然,诚品敦南店属于远行中打过卡的书店,但它不是我去过的第一家24小时书店。早在2013年,我去的第一家深夜书店,是位于成都“东郊记忆”里面的轩客会格调书店。

在成都轩客会偶遇自己的书

那时候,我还带着初级单反相机,走进书店,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自己是很享受拍与被拍的过程。也许一晚上拍了50张,回去整理后写博客,最终分享给大家5到10张,还写点书店体验的流水账。现在回想,去轩客会格调书店拍照、回酒店、写微博分享的过程,是我最早在书店里,跟自己独处的一种方式,也算是二十岁的勇敢吧!

到了2014年,我的第一本书《独立书店之番外:好摄女泡书店》在春天上市以后,全国各地掀起了一阵24小时书店的热潮。世界读书日那天,北京三联书店开启了夜间不打烊模式。

那年夏天,我去了青岛,当地的书店朋友把刚开业不到一周的明阅岛推荐给我。既然来了,抱着打卡的心态,也要在凌晨时候去看看。印象里,书店内人不多,在阅读的有年轻人、孕妇,还有中年大叔。那大叔绝对称得上深阅读,我进去就看见他,走的时候还浸润在书海里。对我来说,深夜里去一个城市书店的路上是疲惫的,浅阅读也许是更贴近现实的。而记录在明阅岛里读书的人,也是我泡24小时书店的一种方式。

同年秋天,我去了上海福州路上的大众书局,第一次发现24小时书店里有那么多人。看书的,还有专门来“睡觉”的。我在轻微的音乐声和别人的打鼾声中,读完陶立夏的《练习一个人:当我开始爱自己》。她说:“一个人是指拥有自由的意愿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因这种精神状态而营造的生活方式。”一个人泡书店也成了日后我的生活方式。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2015年夏天,我去杭州记录书店,跟一位在书店工作的女性朋友一起去悦览树。到了悦览树,我们首先溜达了一圈,她站在书店工作者的角度,偶尔会拿出笔,记记。我呢?站在拍照角度,东看看西瞧瞧,不忘拍“有人读书”。其实,这么美好的环境,还“有人上网”“有人玩手机”呢。总的来说,悦览树让文艺的读者们愿意在这个空间里驻足,不只是读书。几年后,我的第二本书《慢半拍,我的书店光阴》出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悦览树主理人蒋瞰写的《深夜书房》一书也在同一家出版社、同一时间出版发行。

24小时书店品牌里,出版过书的不仅有杭州悦览树,还有广州1200bookshop。早就在网上听说了广州1200bookshop,而我第一次去,是在2017年深秋了。1200bookshop体育东店,没有Wi-Fi,适合安静阅读。选书也很精准,适合年轻人。

我参加了一次分享会,准确地说是周六晚上的小众音乐分享会。创始人刘二囍也在现场,我发现他在自己的店里很安静,也不张扬。由于第二天早晨我要赶早航班,就决定下半夜留在1200bookshop了。我把书和手机放在桌子上,靠着沙发想眯一会儿。刘二囍巡店时提醒我,小心你的手机喔。那晚,书店里真的有人读书,有人在学习,还有人跟我一样,半睡半读。

最近两年,每年都有去广州,我都会去1200bookshop。虽然不是半夜在书店,我基本都是晚上去的,会买一些1200bookshop原创产品,比如胸针、布包等。还点过一杯“红豆生南国”,就是热乎乎的牛奶加红豆。这几年老在远行,身体是透支的,喝完红豆生南国,就乖乖回酒店睡觉了。对了,这家店的交通很便利,无论是地铁还是打车。

泡在轩客会

最后,跟大家聊聊“城市里不止泡一次”的24小时书店:成都轩客会格调书店(镋钯街店)。

习惯在初冬的时候,来轩客会看银杏

第一次到这家书店,是2015年。进门就看见很显眼的招牌:“24小时BookStore”。在这里,我还发现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后来,我抱着笔记本电脑,赶着一篇文章在第二天早晨发出去,居然一直忙到凌晨4点。那晚坐在靠窗的位置,喝了热牛奶,忙着修图与码字。

2016年冬天,我从太古里步行到镋钯街,哪怕只是路过轩客会格调书店,也要进去看一眼。居然发现书店里给书店相关的书做了一个专柜,又一次不小心看见自己的书了,远远地拍了一张。而店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

2018年深秋,赶早晨的航班,半夜就要去机场。我就干脆少住一晚民宿,拖着行李箱直接到了镋钯街的轩客会。那晚,我点了一杯焦糖牛奶,写了一篇关于书店的总结:《在行摄台湾书店的光阴里,找到自己》。其间,我偶尔也会偷偷看窗外的夜景。

在书店里写完一篇文章,好像舒缓了一口气,焦虑与紧张就会减少很多,这是多年来我的书店日常了。只是我的书店记忆里,少不了轩客会。

去年秋天,我来成都生活后,平时从太古里的方所文化走到青莲上街的无早书店,总会经过镋钯街,我也会去轩客会看看。初冬的时候,轩客会门口有很多的银杏叶飘落。那时候,天气变冷,而我整个人会变得清醒许多。

1200bookshop的“红豆生南国”

在24小时书店里,无论是“远行中打过卡”的书店,还是“城市里不止泡一次”的书店,我发现它们有两个共性,使得它们容易成为读者心中的城市地标书店:第一,交通便利。台北诚品生活(敦南店)、广州1200bookshop(体育东店)、成都轩客会(镋钯街店),都是在城中心交通便利的地段。打车、坐地铁都很方便。它们周边有好吃的,多了一些烟火气。这就让这些书店们成了城市的符号。

第二,跟读者的日常有关。最近我看了关于诚品敦南店的报道,发现台湾60后、70后的文化创作者们,很容易提到自己的成长同诚品敦南店之间的关系。比如爱去敦南店曾经的杂志区看书、自己的书出版后第一站一定是敦南店等。

对我来说,24小时书店中,跟自己的日常有很深的连接的,一定是成都轩客会格调书店(镋钯街店)。那么,你呢?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4

分享到

西城街道开启午夜书斋,提供24小时阅读场所

2020跨年去哪玩?别玩了,找家24小时书店安静一下

北京阅青山24小时书店点亮通州夜,是附近居民的“隔壁书房”

北京24小时书店里的夜读人:带着抱枕和大衣 体验新式夜生活

2017年实体书店回暖 亚马逊发布年度畅销书排名榜

三联韬奋24小时书店:五道口店要撤 三里屯另起炉灶

三里屯将引入24小时书店 “脏街”变身多元文化街区

期待更多的“新华”夜有书香 传递知识的温度守住文化的阵地

首个24小时新华书店平常一夜:绿植电影书香温暖夜归人

70年历史的北京新华书店有了新动作 花市书店24小时营业

京城首家不打烊三联韬奋书店今如何 24小时书店盯上咖啡餐饮

北京纪实影像周50部纪录片展现家国情怀

穿旗袍看“电波”再舞起 ,最高票价1280元观众仍喊“值”

著名书法家李铎病逝,曾题写《新闻联播》片头的四个行楷大字

著名书法家李铎去世,曾书写《新闻联播》片头行楷

“忠孝节义”四部豫剧大戏来京献演,李树建大胆挑战武生行当

黄宏担任艺术总监,阿云嘎演唱主题曲,话剧《上甘岭》能否吸引年轻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