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留恋写信:字如其人、见字如晤,书信更有温度,更富亲情

2020-06-08 13:17 北京晚报 TF023

人过古稀,难免怀旧。几年前,我写过一篇留恋串门儿的文章,最近我又怀念起了写信。

作者:崔 琦


新华社资料图 宋佑民 摄

智能手机的普及,为人们传递信息、人际交往等带来了极大便利,传统手写信函的方式,便不知不觉又自然而然地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不可否认,智能手机有它的优势,可我还是时不时想写信,为什么?因为手写的书信更有温度,更富亲情。由于手书“字如其人”,所以才能“见字如晤”--看到家人、亲朋的来信,就跟见了面一样,多惬意!至于“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那种感受,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写信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休闲,可以让自己的生活节奏慢下来。铺开信纸后,先要想一想称谓:对长辈、老师应该怎么称呼?对同学、挚友、晚辈应该怎么称呼?想好了才能动笔。为了尊重对方,字迹不可太潦草(这也是展示自己书法的机会),还可以炫耀一下半文半白的书面语言。书信的落款也有讲究,需根据不同的关系对象及季节时令写:敬礼、顿首、大安、暑安、阖安、秋祺、握手、编安等。

太长时间不写信,不知道邮局是否保留了这项业务,一问,还有。于是我给四位朋友分别写了四封信:画家和曲艺活动家李燕、孙燕华夫妇,相声学子徐德亮,昆曲演员张卫东,北京曲艺家协会秘书长田静。

其实我跟这几位朋友都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是为了享受一下写信的乐趣,所以信都写得不长,各用毛笔小楷、老式八行信纸写了两或三张。过了三天,李燕和徐德亮先后寄来回信,田静没回信,打来电话,说没什么事就不回信了云云。张卫东迟迟没回信,打电话一问,他说收到来信的当天就写了回信。坏了,可能由于寄的是平信,当中出了闪失。我们小区的传达室没人值守,报纸、杂志、信函等都还算有序地放在一个像图书馆里那样的木架子上。我找了三四个来回,连木架子后头、桌子底下都找了,还是没有,看样子是丢了。

好在我还收到两封回信,读信也是乐趣。李燕兄的大札毛笔竖写,字体颇具特色,抬头一句“崔琦老友如晤”,燕兄那鹤发童颜的形象立刻浮现在眼前,展诵来函,如言在耳:余一向好静,足不出户,乃画八哥两只,作上下和鸣状,文配东篱黄花并题顺口溜一首以自愉自乐也。

燕兄的信言辞幽默,不仅“从瓢把儿至大轴”这样的曲艺行内术语尽在其中,小诗亦是信手拈来:“菊放东篱侧,彭泽魂自知。从无登高欲,畅怀临墨池。”

最后,他也对手写书信表示了留恋:“阁下大札,书精纸佳,尽述信札文化恐遭手机淹没之忧,心心相印矣”!

徐德亮对书信之留恋,比我有更多的感慨,他写道:“欣赏来信之乐,恐我这岁数的是最后一辈人了。盖因我上高中时,与青岛一位女同学交过笔友,每周盼着来信。一进校门,先去传达室看看有无信件----至今难以忘怀。等我上大学时,电脑开始普及,人们之间通信多用电子邮件了,失去了很多读信的乐趣。”

德亮继续谈体会:

最近读王世襄传记,彼时他与袁荃猷女士分隔两地,每日最重要的事即是给对方写信或等对方之来信。有时印远隔重洋信使有误,往往两三天的信一齐邮到,度过美好一个下午,那种感觉是短信、微信、甚至视频通话之类新式通信方式万万不及的。又念及民国时男女恋爱,往往是刚分开,到家后迫不及待地写信了,因感情正热,有无数话要说,笔下斟酌总比口头说几遍“我爱你”更用心得多。文人写信,往往是有意做文章,所以一丝不苟……

德亮最后写道:“书信交流真是不应该被毁弃的一种方式,书信中的温度,字体传达的情绪,是任何方式难以替代的。所以我收到您的信也真有意外之喜!盼望着您的下次来信。”李燕先生和德亮贤契的来鸿,表达了与我相同的感受;遗憾的是没有寻到张卫东弟的回信,不过我敢断言,他必定和我们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因为他是我所有朋友中唯一一位不使用手机的人。

话说回来,在下这篇小文写的是留恋写信,并不是主张摒弃手机通信而改为手写书信,毕竟智能手机的优势明显存在。“留恋写信”,是说这种传统的交流方式更适合人与人之间心灵的沟通,也寄托着对信札文化的一种情怀。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3

分享到

晏明写给谢冕的信,被完好地保存了五十多年,足以说明它的分量

战“疫”一线家书:愿平安 祝凯旋

新兵连收到的这封信,跋山涉水2600公里,写了整整46天

小学生致信水务局 希望小河恢复水清岸绿

一美国人写信求英女王收回美国 不满总统竟获王室回信

北非的独特风土人情,马拉喀什的善与爱

“你已经戴一个眼镜了,还想戴两个吗?”孩子面前家长也常无语

柴米油盐是生活!疫情期间围着灶台转,老伴乐了我更开心

意餐厅意外之旅:菜品佳服务棒人也美 聊得投入甚至忘记买单

萨摩耶与独居者的共度时光:机缘巧合或许是最好的命运安排

清廷下令限制摆酒宴的规模标准,官员“下有对策”创“诸菜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