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市民询问公厕该不该配洗手液?让方便更方便,这些细节别忽略

2020-05-07 13:54 北京晚报 TF021

小公厕关系大民生。近日,多位市民向本报及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有些公厕因故障关闭,有些公厕缺少洗手液。市民呼吁,疫情期间公厕管理更应该注重细节。

新华社资料图

皂液器里很久不见洗手液了

勤洗手、到人员密集地方戴口罩,这些是疫情期间市民进行自我保护的“金科玉律”。而且,光用水冲还远远不够,洗手时配合使用洗手液等才能达到清洁除菌的目的。不过,在一些公厕,洗手液的配备经常跟不上。

在酒仙桥百分百鞋服商城附近的两处公厕,市民反映公厕里经常缺少洗手液。记者探访时看到,这两处公厕的洗手池旁,都有盛放洗手液的装置,但容器里空空如也,周身布满了污垢,像是很长时间没有使用过的样子。一位居民也向记者证实,他很久没在公厕里看到过洗手液了。

带着疑问,记者又走访了朝阳、海淀、丰台、通州等区的数十处公厕,发现绝大多数公厕都配备有洗手液,不过也有少数没有配备。

每个公厕是否都要配备洗手液?朝阳区环卫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人看管的公厕都需要配备洗手液。遇到洗手液不足时,保洁员会及时添加,市民也可提醒其添加。而无人看管的公厕在当初设计建造的时候,一般都没有配备盛放洗手液的装置,也就无法提供洗手液了。

据了解,全市公厕按等级可分为一二三类。若进入公厕后,除男女厕所外,还配备有保洁工作间,这样布局的公厕一般是二类以上;而没有保洁工作间的,一般是二类以下。从地理位置划分,一般临街的公厕为二类以上,胡同里、偏僻地方,二类以下公厕比较多。根据《公共厕所运行管理规范》要求,一类、二类公共厕所应免费提供长度约80厘米的卫生纸、洗手液等服务用品,若卫生纸、洗手液等用品缺失应及时补充。

公园厕所洗手液配备也不一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不少市民都选择了出门游玩,在人员相对集中的公园景点,记者进一步调查了公厕洗手液的配备情况。在天坛、景山、颐和园等公园,记者看到公厕都能配备充足的洗手液,而有些公园则明显欠缺。

位于海淀区的百望山森林公园丛林交错、环境清幽,小长假期间游客明显多了起来。进入东门后不远,有一处名为“净园”的公共厕所。洗手台的镜面旁安装着一个皂液器,不过里面并没有洗手液,周身也是脏兮兮的,顶盖也不见了。在洗手台后面的窗台上,记者还发现两个已经废弃的皂液器。一位背着消毒喷雾器的保洁员说,这里的公厕很久都没放过洗手液了,皂液器一直闲着,出现损坏也就不足为奇了。

随后,记者又顺着主路朝山上走去。沿途两个公厕的洗手台上,也都配备有皂液器,但是,里面也全是空的。一个小女孩一边按压着皂液器,一边向身旁的大人求助:“爸爸,我想洗手,可是这个为什么挤不出来呢?”家长向记者表示,小孩子都知道疫情期间要勤洗手,没有洗手液非常不方便,希望公园方面能够尽快补足。

在朝阳区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园,游客同样不少。干净、整洁、没有异味,是奥森公园的公厕给人最大的感受。记者每到一处公厕,几乎都能见到工作人员进行清扫的身影,而缺少洗手液则稍显美中不足。记者致电奥森公园游客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她会记录下相关诉求,向负责人及时反映。

平房区公厕关闭多日居民不便

家住酒仙桥平房区的李女士反映,她家附近的一处公厕4月下旬突然关闭,附近都是平房区,除了居民,这条路上还有不少商户,现在大家如厕非常不便。

李女士提到的这处公厕距离酒仙桥路不远。公厕大门至今紧闭,外面还用一层铁质围栏封闭了起来,门口处的“停用通知”上写到“本公厕因管道堵塞临时停用”。看到记者站在公厕门口,一位居民热心指起了路:“甭看了,都关了好几天了,顺着旁边这个路口的小胡同往前走还有一个厕所,那个可以使用。”顺着居民所指的方向,记者又来到位于胡同深处的这处公厕,面积也不大,男厕中只有两个蹲位和一个座便,而座便因为缺失翻盖,已经无法使用。

临近傍晚,来上厕所的人不少,由于位置有限,大家不得不在门外排起了队。“那个有故障的厕所不开,大家都集中到这个了,人多的时候就只能等。”正在排队的一位居民说。“女厕有4个位置,其中一个还锁了。很多人起床后第一时间都要去厕所,所以早上经常要排队。”李女士说。

除了这处公厕,距离平房区最近的一座公厕要步行近1公里。“疫情期间附近很多路口都封闭了,为了找个厕所要走上几里地,年轻人还可以,老人怎么办?”在拨打12345热线反映后,李女士收到了环卫部门的回复,工作人员现场查看后表示,公厕因为管道堵塞,导致无法使用,所以就封闭了起来。

“时间长了,管道难免会堵,但管道堵了不能一封了之。这么多人每天都要上厕所,这可不是能拖的事。”李女士说,厕所封闭后一直未见有人维修,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处理。

记者联系了责任单位朝阳区卫生服务中心三队。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厕堵塞的管道可能连着市政管线,后期维修或许需要改管线,维修计划正在加紧制订。

 

来源:北京晚报 实习记者 孙延安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独家探访:北京小区公厕,差别咋这么大?

滨河绿地变“公厕”?公园回应:正申请增加厕所

北京确诊患者如何在公厕感染? 卫健委专家揭秘

略记江苏浙江之行所观所感:服务区景区公厕令人“鼻”目一新

唐俊杰委员:建立公厕考核评定制度推进厕所革命

186座农村公厕换新,北京门头沟人居环境治理见成效

这里安全卫生,请放心!通州对297座公厕排风照明设备进行维修

北京6000余公厕提前摘门帘,每日还会“暗访”抽查

2月1日起北京东城开始摘除公厕厚门帘,预计下周全部摘除完毕

北京公厕标识不统一,晚上找着挺费劲!市民呼吁能否规范?

北京公厕保暖情况如何?冷热不一,市民如厕感受“冰火两重天”

天安门广场大花篮如何一夜之间绽放?真相来了!

北京城市副中心这处公园下周开园,先来一波美图过过眼瘾

首次公布!北京自贸试验区具体这样布局

粉色“怀密号”月底登场!十一去郊区,试试这趟迷你动车组

北京城市绿心森林公园9月29日开园,周边新规划两条公交线

北京陆续启动流感疫苗接种!提醒:这半小时一定不能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