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万有引力之虹》中译本阔别归来,专家建议:别在星巴克、地铁站读

2020-04-16 10:36 北京晚报 TF015

一个变幻不定的纪元,需要一本伟大的书来定义。近日,译林出版社重版推出后现代主义代表作家托马斯·品钦的代表作《万有引力之虹》精装全译修订本。这部被誉为超越人类智识的伟大小说,阔别多年,重磅归来,引发读者强烈关注。

百科截图

新版中译本修订超过两千处

《万有引力之虹》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文学巨著之一,也被视作后现代主义文学绕不开的长篇经典,1973年出版后曾引起极大争议。作为一部“后现代史诗”,它以百科全书式的叙述,洞若观火地分析了现代和未来社会运行的机制。小说情节主要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几个月,内容从社会学、历史学、性心理学,到数学、化学、物理学、弹道学、军事学,几乎无所不包。作品中有400多个人物出场,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和轴心国的将军和士兵、科学家、技术精英、财阀头脑、特工、妓女、土著人种,七十多个场景的发生地点遍及南北美洲、非洲、中亚、东欧和西欧,眼界极为开阔。庞大的知识体系和晦涩、艰深的写作手法,为文学评论界带来了无数的话题,也为普罗大众的阅读设置了极大障碍,让它成为“挑战高智商”这一阅读类型的代表作品。有评论表示,“出版近五十年,没有人敢说真正读懂了这本书,更没有人敢就此错过。”

21世纪初叶,译林出版社开始系统性地翻译出版品钦作品。2008年,《万有引力之虹》简体中译本面市。新版《万有引力之虹》是译者张文宇在首版近十年的翻译之后,对译文做出的一次全面修订,随着对文本理解的不断加深,他对原译中表达不够精准,以及涉及知识性错误的地方均进行了改正和优化,修订超过两千处。

张文宇是厦门大学英语语言文学博士,曾攻读人工智能博士学位,为翻译这本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书,丢掉了博士学位,错过评职称的机会。然而,他认为,《万有引力之虹》这样一本历久弥新、值得反复咀嚼消化的经典著作,在译文上更是值得一遍遍打磨修缮,才能向传说中的完美艰难靠近。从搜集读者意见,到重读原著、全文修订,他又花费了八年时间。

别在星巴克、飞机场、地铁站读

译者修订完成后,译林出版社邀翻译家、后现代文学研究专家但汉松领衔十五位英美文学方面的译者学者,对全书进行了细致校订,并补加注释。汉松建议:“别在星巴克、飞机场、地铁站读《万有引力之虹》……你最好正襟危坐在书桌前,案头摆满了诸如《韦氏大辞典》《美国军队俚语辞典》《德英字典》《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世界地图集》《V2火箭发展史》《巴甫诺夫条件反射学》《易经》等参考书,旁边的卡片纸记着各种需要去图书馆进一步翻查的生僻知识点,最后钢笔旁还摆着一杯黑咖啡和两粒安眠药。”

科幻作家刘慈欣更是把《万有引力之虹》看作骨灰级科幻必读经典,他评价:“《万有引力之虹》被奉为现代文学的顶峰之作,内容很科幻,梦幻般的复杂情节中充满了物理学、火箭工程学、高等数学、心理学等科技元素,其后现代文学那凌乱晦涩的梦呓,以及八百多页的长度,是对阅读的一个考验。”

为了让《万有引力之虹》真正成为文学爱好者藏书架上的必备,译林社此番首度采用精装形式发行这本厚达近千页的世纪奇书。封面背景上巨大的拱形,象征V-2火箭的抛物线,即“万有引力之虹”,拱形本身的橘红渐变色调,充满热度的象征,前景上V-2火箭的工程图、整个火箭的剖面图、内部燃烧室的剖面图,则呼应了这样一部百科全书式小说的复杂和精细。封面用纸来自日本,覆以亮膜,在保证了色彩鲜亮的基础上,更有丝滑的手感;内文进口轻型纸,色彩微泛米黄,在保证最大阅读舒适感的同时,寻求了厚度和重量完美的平衡,使书不但适合书架上展示,而且便于翻阅,藏读两宜。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李俐

流程编辑:TF015

分享到

教室看书老爷爷收到网友寄的书,笑得好开心

腹有诗书气自华:“农民工留言图书馆” 为何能火?书能给人带来什么

晚自习后收垃圾老爷爷在空无一人教室读书,网友:鼻子酸了

“2020北京书市·书店之夜”百场直播正式开启,敬一丹助力

47本童书入选儿童阅读好书榜,《钟南山:生命的卫士》适合8至12岁

北京出版集团12种图书入选“中国好书”

世界读书日宋庆龄故居又见海棠诗会,西城区2019年新增七家阅读空间

为何成人留给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别让读书日的仪式流于形式

2020年“阅读北京”推出五大活动 现场交流疫情期间阅读心得

最新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发布:2019年人均读图4.65本

《广场与高塔》:通贯古今,以新视角重铸有形和无形网络

北京纪实影像周50部纪录片展现家国情怀

穿旗袍看“电波”再舞起 ,最高票价1280元观众仍喊“值”

著名书法家李铎病逝,曾题写《新闻联播》片头的四个行楷大字

著名书法家李铎去世,曾书写《新闻联播》片头行楷

“忠孝节义”四部豫剧大戏来京献演,李树建大胆挑战武生行当

黄宏担任艺术总监,阿云嘎演唱主题曲,话剧《上甘岭》能否吸引年轻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