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红楼梦》中元春的判词如何理解?从元春之死看其命运

2020-03-30 17:42 北京晚报 TF008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正当她的三个妹妹都非常羡慕元春、希望有能像她一样的命运时,“虎兕相逢”,她的生命结束了。

作者 宗春启


清 改琦绘《红楼梦图咏》之元春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sì)相逢大梦归。

这是《红楼梦》中第五回里,作者给元春的判词,概括了元春的命运。怎么理解这四句话呢?我认为是这样的——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是说元春在宫里度过了二十个春秋之后,懂得了不少道理。所以在她青春年少的时候,才能像火红的石榴花开那样,光彩照人,被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是非”即“对错”也即道理。小说中写道,元妃“自入宫后,时时带出信来与父母”,对宝玉要“千万好生扶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回家省亲,见到大观园内外那么豪华,她不禁“默默叹息奢华过费”;省亲结束,拉着贾母、王夫人手告别时,再四叮咛:“……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这不就是元妃明白是非道理的证明么!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正当她的三个妹妹都非常羡慕元春、希望有能像她一样的命运时,“虎兕相逢”,她的生命结束了。

对于“虎兕相逢”的解释可谓众说纷纭。有的说,虎和牛指宫中两种势力,隐喻元春死于两派恶斗之中;有的说,“虎兕相逢”其实是“虎兔相逢”,皇帝属虎,元春属兔,属相不合两命相剋,导致元春夭折。这么理解倒也有趣,遇见联想丰富的作家,又能演绎出一部宫斗剧来。然而问题是,能在小说中找到相关的证据么?

有的解释称,虎兔相逢指的是时间,即康熙六十一年(壬寅)与雍正元年(癸卯),影射康熙之死、雍正上台,曹家由盛转衰。这种解释的前提是:贾家就是曹家,曹家的衰败由于雍正迫害。笔者认为这种解释同样是牵强的:先把“虎兕相逢”改为“虎兔相逢”,然后再附会为某一特定的时间。且不说小说里没有为这种解释提供依据,更重要的是转移了对象:要知道,这是给元春的判词,不是给贾家(或曹家)的判词。再说,曹家被抄,是在雍正五年,并非是雍正元年。

笔者以为,“虎兕相逢”是原文;而“虎兔相逢”则是抄者笔误,也不排除抄者或是改编者为了附会为某个特定时间而改写。所谓“虎兕相逢”就是一个时间,在这个时间元妃“大梦归”,这个时间就是除夕之夜。

说元妃卒于除夕之夜,有元春制作的灯谜为证:

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这个谜语出在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写元宵节,贾母、贾政和子女们一起制作谜语。标题中已然点破,这些谜语其实是“谶语”,暗藏制作者各人的命运。作者通过写贾政心内沉思,点明了这个意思:“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

谜底是爆竹,而只有除夕夜迎神时放的爆竹才能使妖魔胆尽摧。在元春的谜语处,庚辰本脂砚斋双行夹批道:“此元春之谜。才得侥幸,奈寿不长,可悲哉!”所以,按曹雪芹的本意,是要元春卒于爆竹燃放之时的。

兕,是犀牛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牛。如果说,牛虎相逢,指的是牛年和虎年的两年之间,那么在曹雪芹生活的时间段里,至少有四个“虎兕相逢”之年,究竟是哪一个呢?这也好选:就是元妃在宫里生活了满二十年的那个虎兕相逢之年呗!那么,元妃又是哪一年进宫的呢?如果曹雪芹真是这么设置的,那他就是给有考证癖的读者们出了道解不开的谜题。

虎兕相逢,就是寅丑相逢,不是指寅丑两年之间,而是指寅丑两月之间。如果是康雍年间的虎兕年相逢,确实是只手屈指可数,而若是寅丑两月之间,则每年都有一次。

寅丑两月相逢恰恰就是除夕之夜么?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把十二地支分配给十二个月,每个月的地支是固定的,称为十二月建:正月建寅,二月建卯,三月建辰,四月建巳,五月建午,六月建未,七月建申,八月建酉,九月建戌,十月建亥,十一月建子,十二月建丑。因此,虎兕相逢、寅丑两月相交,就是除夕之夜。

《红楼梦》后四十回里写到元妃之死,是这样说的:“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笔者认为,这么说与“虎兕相逢”不符,是编辑出版者为了照应前面的判词而加写的,实属勉强。

康雍年间有两个甲寅年,一在康熙十三年,一在雍正十三年,如果硬和曹家挂上钩,一个太早,一个太晚。康熙十三年曹寅才十六岁;雍正十三年曹家早就败落了。

 

来源: 北京晚报

编辑:tf008

分享到

《红楼梦》植物大观园:宝钗之牡丹,黛玉之芙蓉,为何元春是榴花?

林黛玉也被做成表情包?《林大姐》只是“红楼漫画”的冰山一角

执导电影《红楼梦》胡玫实现理想 想拍三部曲梦回大观园

赖声川执导英文歌剧《红楼梦》 全剧只有7个人物没有王熙凤

大观园疏于修缮经营粗放 失落的初代大“IP”红楼梦

影片《西安事变》搁置20年 《红楼梦》寻根溯源

莫言25年演讲集锦出版,曾坦言最初写作是为“一天三顿吃饺子”

上海博物馆“江南文化”特展:近两百件作品展出,带你走进梦中江南

曹操该不该杀华佗?给关羽刮骨疗毒的是谁?麻沸散为何失传?

夜半读书忆过往:军营生活虽然艰苦,但能锤炼人的意志

曲艺教育家赵玉明老师走了,但她的精神依旧守在这方舞台上

为期两周的集中隔离生活日记:这个世界已经是新的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