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两棵红桧木见证历史,台湾人最渴望的是平静地过日子

2020-03-30 14:22 北京晚报 TF015

阿里山似乎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可是去阿里山,又是台湾之行的必选项目。一方面,早在1984年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奚秀兰的一首《阿里山的姑娘》使这座山闻名天下;另一方面,台北朋友相邀的热情如烈火一般,实在是难以拒绝。

资料图,新华社供图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攀爬,随着地势起伏,视野里出现了郁郁葱葱的翠竹、高大挺拔的槟榔、浓荫蔽日的绿松。清新的空气温润舒适,直抵心肺。登上山顶后,除了看见两棵树,一无所有。发现我有些失望,一向温文尔雅的向导——见过王府井的“那口井”、吃过“最地道”的北京烤鸭、爬过“很长一段”万里长城的珊珊小姐突然变得严肃:“这可不是一般的树,它叫红桧木,整个阿里山就有这两棵!”

她将脸颊轻轻贴在那棵树龄超过两千三百年的红桧木的树皮上,像亲昵婴儿的肌肤般温柔。珊珊小姐告诉我,《马关条约》签订后,台湾被日本占领,原本漫山遍野的红桧木成了他们垂涎的宝贝,这种价值连城的名贵树种不仅在日本很稀少,在全世界的数量也不多。他们不停地砍伐红桧木,将其运往日本本土。那时,我面前的这棵树并不像周边那些红桧木笔挺健壮,过早伸出的“丫”字形,让伐木工人发现了它的利用价值——他们把绳子搭在树杈上,用以拉倒周边的树。周边的红桧木全部被砍倒后,他们才将钢锯伸向这棵红桧木的身体。可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惊天动地的霹雷在树下炸响,他们立刻停止了动作:这一定是神树!这棵红桧木得以幸存,成为后人瞻仰的一道风景。

在另一侧,还有一棵已经死亡的红桧木,只剩枯瘦的躯干傲然挺立。它的情况与前者截然相反,当时它丑陋低矮,浑身疙疙瘩瘩,似乎没有什么价值,便被遗弃了,因此幸免于难。

珊珊小姐讲的故事有些凄凉,可在我这个异乡客听来,似乎也没有太多悲伤。她声音低沉地说:“像您这样生活在大北京的人(她一直称北京为大北京),很难理解台湾人的感受。台湾就像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先是被荷兰统治,郑成功收复后,因为天高皇帝远,清政府对台湾鲜有顾及;红桧木几近灭绝,则是日本人的‘杰作’。这几十年来,政党轮番上台,一刻也没有消停,小小的宝岛就像面前的太平洋,汹涌诡谲。或许你想不到,台湾人最渴望的是平静地过自己的日子,就像你们大北京人一样,生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里。”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吕高排

流程编辑:TF015

分享到

国台办警告蔡英文

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团:搞台独死路一条,不允许任何一块中国领土分裂

国台办:奉劝民进党停止对全国人大审议有关议案肆意攻击

新闻联播:美政客与民进党当局的表演在全世界丢人现眼

为啥无缘世卫大会,民进党心里没点数吗?

世卫大会宣布不讨论涉台提案,国台办回应

美国要求世卫邀台湾参加世卫大会,外交部火力全开回击!

新生注册率仅37.23%,台湾一私立大学停办

罔顾两次警告,法国执意向台出售武器 ,反而要中国“专注抗疫”

美拒绝“挺台”参加世卫大会,打肿脸的蔡省长这次会长记性吗

美国认为不适合为台湾参与世卫提案,台当局牛皮吹破尴尬了谁?

当着大陆学生面,台湾教授课堂上竟这样说!被举报后“表演”更过分!

北京地域书风始于“燕系书法”,“天咫墨存”详叙京华今古书风

我要赢了你的将!儿时的游戏“吹将”,你玩过吗?

生津解渴、清热解暑,地道的老北京酸梅汤到底有什么秘方?

在曹靖华笔下,鲁迅之形象并非“横眉冷对”,倒显得丰富可喜

著名书画家鲁光的父亲一生只对他发过一次火,因为一杆秤……

他曾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英文老师,从600封给友人的通信中,探寻其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