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国内

照顾老人春节不回家!大红门养老照料中心多措并举保证全天运转

2020-01-21 13:44 北京晚报 TF021

今年春节,是丰台区大红门街道养老照料中心投用后迎来的第三个春节。很多家庭遇到的“保姆荒”,同样也是养老机构面临的难题。为了应对这一问题,大红门街道养老照料中心提前两个月就开始着手准备,通过提前引入新员工、错峰休假等方式,保证春节期间有足够的人员在岗,陪伴老人们安稳过年。

春节前,赵淑琴正在为自己看护的老人理发。

多数老人选择留下过年

大红门街道养老照料中心于2017年正式开业,中心负责人史桂如二十年前就进入养老行业,对春节用工荒一点也不陌生。史桂如说,“对于咱们中国人来说,春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回家团聚是人们最朴素也是最普遍的愿望。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养老中心,50余名员工中只有我一个是北京的,大家在外漂泊一年,春节回家过个年,是再正常不过的愿望了。”

只不过,与热热闹闹的各家各户相比,养老照料中心情况特殊。大红门养老照料中心住着173位老人,因为种种原因,每年只有少数老人会被接回家中过年。

史桂如告诉记者,养老照料中心内的多数老人都需要常年在此居住。春节期间,即便是家中有人,不少老人回家过年仍然会面临诸多不便。就拿作息来说,不少老人已经养成了固定的生活习惯,从起床、用餐到午休、活动,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按部就班,有自己规律的作息。但一回到家,老人和子女的生活规律往往难以对应,再加之一些老人夜间需要有人照料,双方难免都感到不便。所以,逢年过节留在养老照料中心的老人反而是多数。即便回家,老人们停留的时间也不会很长。所以,通过开业两年来的不断观察,越是春节,养老照料中心里越要保证人手充足、全天运转。

养老照料中心护理人员正在为老人洗脚。

提前谋划精准安排

老人们要想踏踏实实留在中心过年,看护人员的陪伴以及照料中心的正常运转必不可少。提前两个月,史桂如就把员工们都聚到一起,开始商量过年回家的事宜。“大家坐在一起协商,看看谁家里有事春节需要回去,再根据这一结果进行排班和轮休。”最终,在30名护理员中有2人需在春节期间返乡。

28名护理员,数量看似不少,可是对比166位老人,这个数字还远远不够。按照相关规定,护理员的数量与被看护老人最少要达到1比6。也就是说,一位护理员要负责照看6位老人。护理员直接对接老人,是养老照料中心能否正常运转的最重要一环。光有对接还远远不够,老人能不能认同护理员,也关乎到后续照料工作能否顺利进行。为了应对春节期间的人手短缺问题,史桂如又紧急从劳务公司招募了两名新护理员,让他们提前与被看护老人进行磨合和熟悉。

“正是因为前期的准备工作做得比较充分,所以,现在人手不足的问题已经得到了缓解。”史桂如说,春节在岗工作人员过节期间轮休安排,以及节后错峰返乡的时间表已经基本敲定了。为了让留守的员工安心工作,照料中心还准备了礼品、红包在内的多种激励措施,“用感情、用福利把人留住。”

她成了老人的亲人

55岁的护理员赵淑琴来自黑龙江,2017年大红门养老照料中心开业后,每年春节,她都会陪着这里的老人们一起过年。赵淑琴说:“既然老人们都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咱也得把这儿当成家,才能照顾好他们。”在赵淑琴看来,老人们对她发自内心的信赖和依靠,是促使她多年来留在北京过年的最大动力。

每天早晨7时,赵淑琴都会收拾整齐,准时来到看护照料中心,扶老人起床、洗漱、穿衣、打饭、喂饭……赵淑琴始终带着微笑饱含热情。年过八旬的刘淑珍老人记忆力不佳,自打住进养老照料中心那天起,赵淑琴便担负起照顾老人起居的职责,慢慢地,她也成为老人最亲近和信任的人。

“大妈,七点十分了,起床吗?”看见刘大妈睁开双眼看着天花板,赵淑琴凑近老人耳边轻声问道。“嗯。”老人一边回答,一边扭过头抬手示意。赵淑琴赶忙俯下身子,麻利地为老人穿好衣服,扶着老人从床上起来。紧接着端来温水为老人洗脸,从眼角到嘴角,从额头到脖子,一番麻利细致的洗漱,老人顿时显得有了精气神儿。

有一次,负责喘息服务的护理员人手不足,赵淑琴一早便被抽去帮忙,照看刘淑珍老人的任务便落到了同事身上。那天,发现换了人,刘大妈焦急地追问赵淑琴的去向,直到临近傍晚,赵淑琴回来换班,老人才彻底踏实下来。这件事让赵淑琴也感到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自己正常的护理工作,老人们却看得非常重,他们会投入感情,甚至是亲情。所以,赵淑琴也有感而发,护理员这一行,一旦和老人熟了,也便和他们成了亲人。

“喘息服务”

让居家养老不再难

上午10时,大红门养老照料中心的活动室里,许多老人正坐在窗边晒太阳、下象棋。旁边,距此不远的一张桌子上,护理员王桂花手里的电话一刻也不曾停歇。“我们中心除了要照顾来这里入住的老人外,还要上门为周边社区的老人提供巡视探访服务。同时要为80岁以上登记在册的失能老人家属提供喘息服务,这样的家庭共有56户。”王桂花说,由于春节临近,中心下辖的养老驿站会暂时关门,每到此时,负责提供上门服务的护理员都会出现返乡潮。

喘息服务在国内还是个新概念。它指的是,政府花钱,或是请专业人员去失能老人家中照料,或是把老人接到养老机构照看,既让家属喘口气,也让老人康复得更好。为了应对春节期间因家人外出产生的喘息服务需求,每到此时,通过电话提前沟通、合理安排和分配现有人手,成了养老照料中心的一项重点工作。

“下周我们将安排护理员上门为老人提供助浴、理发、陪护就医等服务,在春节前尽可能满足这部分的需求。等到春节期间有老人因家人外出需要全时陪护时,我们的人手就可以更从容地应对各种情况。”史桂如告诉记者,今年除夕,大红门街道养老照料中心依旧会为老人们精心准备年夜饭,并邀请他们的家人过来陪老人过年。为此,中心内负责采购的侯大姐最近一周每天奔波在新发地和养老照料中心,直到把过年所需的各类年货都置办齐全,她才放心踏上回家的火车。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陈圣禹 白继开 摄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臧美华代表:养老驿站减负小程序试点运行

让失能老人体面养老,多位市人大代表:希望推进“长护险”全覆盖

吸收人大代表建议,计划报告改了7处!涉及养老、乡村治理等多个方面

养老保障“第三支柱”将纳入国家重大改革内容,并建立个人养老金制度

整合数据精准开展为老服务,朝阳将建设老人大数据中心

就近提供服务,北京朝阳五街乡试点区域养老联合体

老年人被骗主要源于三大“软肋”,专家建议用新技术助其抵御风险

赡养费赔偿金违约金……近年来涉老案件日益增加,通州法院发布典型案例

北京老年人建健康档案357万份,明年将探索家庭病床服务

北京多区养老服务驿站今年够“拼”的:服务多创新 助力“夕阳红”

突破核心区空间有限的限制,北京大栅栏搭建“无围墙”养老体系

文旅部要求景区开放应严控流量,游客需实名登记

三地专家开5G远程视频会议,讨论疑难重症病例

国家卫健委专家判断,病死率和重症病人比例还会下降

为什么中国疫情防控经验值得全球学习?王辰院士这篇文章说清楚了

“一国两制”指数评分下降,这种矛盾心态或是一些港人的真实写照

对病亡病例分析显示:救治尽量关口前移,后期注意抗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