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自称创业的“扫码族”别理会,每月收入过万,乘客可能会有损失

2019-12-12 14:11 北京晚报 TF011

“您好,我正在创业,能不能扫码支持一下?”地铁14号线上,一名女子将手机中的二维码推向乘客,同时递上了一个口罩作为小礼物。该女子穿梭在地铁与站台中,以同样的开场白,希望乘客能够扫描其出示的二维码。而得到的回应大多是“不用了”“不太感兴趣”……

不久前,北京交通执法总队轨道大队四中队对所辖线路、车站开展了打击“扫码推销行为”专项整治工作。记者调查发现,在地铁线路中,类似的“扫码族”仍旧不时出现,而在其“创业”求关注支持的背后,隐藏着生意经。

老套路

正创业求关注做开场

“你好,我是自己创业做美食的,现在门店刚起步,麻烦您扫码关注一下可以吗?”中午12点30分,地铁14号线望京南站到九龙山站之间,一位身穿棕褐色大衣、拿着手机的女子满脸笑容地向乘客说道。而在她身前几米的地方,另一位女子也在用相同的理由,向车厢乘客推销扫码求关注。

尽管多数乘客都示意婉拒,二人依旧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而她们的“目标客户”都是女性,对于车厢内的男乘客,她们会直接跳过。

“你好先生,我们是××酒店的员工,可以扫码一下吗?扫码关注赠送住店优惠券。”下午2点10分,7号线桥湾站候车站台上,一名女子向站台上乘客介绍道。当有乘客对其身份表示怀疑时,该女子从手机中调出了自己在酒店工作的电子工牌,上面姓名、酒店名称一应俱全。“我们不会骗大家,就是领导给了推销任务,没办法我们才来地铁里的。关注一下就可以领券了。”

记者用手机扫了该女子拿出的二维码,弹出的是国内某酒店集团的微信公号,关注后又弹出一条消息,显示是天坛附近的酒店。正当记者扫码关注的同时,另一女子突然出现,对着记者拍照。“放心吧,她是我同事,留个工作痕迹,我们就是为了完成任务。以后欢迎来住店。”

一名乘客表示,之前加过一个自称是某保健品品牌的推销员,当天晚上就把自己拉到保健品群里。“主要就是发广告,也没有其他内容,后来就退了。”

“最近少了很多扫码求关注的人,但也还是能碰到,我从来不会扫码。”市民卢先生说,所谓“创业族”提供的东西自己并不感兴趣,同时也担心扫码后有什么安全风险。“他们活动的规律,上午10点以后、下午2点到5点间会多一些,周末也比较多,工作日早晚高峰时间车厢太挤,很少遇到他们。”

生意经

保健品减肥餐是主角

下午4点5分,地铁10号线角门西站站台上,一名背包女子手里拿着一摞一次性口罩,向乘客“免费发放”。“您好打扰了,我是自己创业做奶昔的,今天送您一个口罩,请您扫码关注一下我的门店。”该女子不断向身边乘客推销,当遭到拒绝后就在站台上寻找下一个目标。

该女子身后,有另外两名女子跟随。在记者扫码关注时,该女子声称另外两人是她的“徒弟”。而听说记者也想入行时,该女子更是摆出了“老师傅”姿态:“做这个关键就是心态。问十个人九个拒绝,哪怕只有一个扫码关注了,就是成功。”

地铁14号线上,一名自称创业的女子游走在地铁的车厢里,当有乘客关注微信后,便会不时地接到该女子发来的养生餐减肥信息和图片,还会经常在微信上邀请去店里体验。体验过程则是在营养师指导下,对顾客进行营养配置,对膳食做出规划,同时推销其公司的养生餐产品。

一名扫码女子坦言,自己并非创业者,而是一名营养顾问,寻找客源并向其推销保健品以及减肥产品,而人员密集的地铁则成为拓展客户的渠道。“想办法将客户约到店里体验,并不是所有扫码的人都愿意去,但总有一些人有意愿,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些销售的技巧了。”

记者调查发现,地铁中出现的多名“扫码族”年龄在二十多岁,有的自称公司员工、有的自称创业者。“扫码族”多是供职于一些美容、养生的创业公司,一旦扫码成为好友,销售人员就会将其视为隐性客户,不定期向其推销公司产品。在推销的产品中,又以保健品、减肥营养餐、护肤品为主。扫码过程中,销售人员会送上纸巾、口罩等小礼品,用送礼品的方式引诱乘客扫码关注。

一名乘客表示,在商家看来这种推销模式是双赢,但是其行为有损地铁秩序,利用“创业者”的虚假身份进行推销,也是在透支社会诚信,不应让扫码营销行为扰乱公共秩序。

监管难

“扫码族”钱好挣伪装强

“有专门求乘客扫码赚钱的,我知道干得好的一个月可以收入一万元。”记者在地铁10号线扫码发现,该女子微信名为“倩倩老师”。扫码完成后,“倩倩老师”表现得更“热心”。据她说,自己平时有三个微信号,总共有一万人左右的好友。“我知道很多人扫码关注了很快就会取消。正因为这个才需要经常出来继续求关注,现在每天加一百个人没问题。”

该女子表示,自己平时会准备一点小礼品,进站时放在背包中,找到人流量较大的线路和站点才会开始推销。不过,从下午4点左右到晚上10点30分,记者的好友申请依旧未被该女子通过。

在一些招聘网站中,有美容、养生机构发出招聘地推扫码会籍顾问信息,月薪5000元至10000元,“地铁中邀请客户扫码,参加机构活动”便是其工作内容之一。一家养生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每月有50个扫码任务指标,而后每增加一个客户奖励一元钱,1500个客户后,每增加一个客户奖励两元。有扫码者入籍购买产品,销售顾问可以再拿部分提成。

依据《北京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发现扫码人员应及时制止、示证检查,联合公安机关对其身份进行核录,将身份信息进行备案并劝离出站,涉嫌违法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

一名地铁工作人员表示,“扫码族”看上去与普通乘客无异,很难在进站时被发现。根据相关规定,发现扫码人员时要及时制止,对其身份进行备案,并劝其出站。因为这种扫码行为具有风险隐患,也希望乘客对这种行为不扫码、不理会。

记者向九龙山站地铁站务员反馈此情况,站务员称会加大管理,如果发现会立即上报处理。“说实在的,如果是当面发现,处理起来就容易一些,否则还是很困难。他们把手机一收就是普通乘客,现实中发现和查处上确实存在难度。”

地铁7号线桥湾站一名驻站辅警提醒,不要轻易扫描站内陌生人给的二维码,不论是个人微信二维码还是企业二维码。不排除扫码后,可能给乘客造成经济损失。“那两个女子我一直在盯着她们。乘客如果在站内扫陌生二维码,发现自己微信或者卡内钱财少了,要立即向我们求助,我们可以现场工作和处理。”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赵喜斌 李松林 文并摄

分享到

交行亿通行联名信用卡面市 持卡人坐地铁优惠多

北京市政协委员蔡昱:呼吁改善首都交通手机支付体验

北京地铁全面进入扫码乘车时代 这些“错误姿势”你犯过吗?

地铁扫码属于骚扰 求扫码日益增多矛盾严重该如何平衡?

地铁扫码属于骚扰 这条“黑色产业链”到底谁来管?

北京警方处罚地铁车厢辱骂他人男子 对要求他人扫码的两人进行了教育

地铁骂人事件通报 张某已向被骂扫码人员进行道歉

孩子们占小区广场上体育课,居民:楼下齐拍球,午休泡汤,花草被踩

丰台首座绿洲小区旁空地变露天垃圾场,臭气熏天还扰民,谁在堆放垃圾?

劝架、抓小偷、打击号贩子……北京推行“院警制”,医院更和谐了

北京严禁公共场所赤膊,市民可投诉举报街头“膀爷”

北京车牌夫妻过户新规倒计时,“车虫”先急了,记者揭背后灰链

从“一位难求”到“有位有序”,朝阳八里庄停车松快多了,怎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