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国内

太难了!残疾人坐火车难买座,坐专席得看运气

2019-12-03 10:33 北京日报客户端 TF017

坐上火车去旅行,现在许多残疾人朋友开始走出家门拥抱生活。北京轮椅舞者张仲就是其中的一位。

虽说从2012年就有了残疾人旅客专用票额车票,但近8年来,张仲还是只能去售票窗口买票,而且即便买了“专票”,也不一定能保证有“专座”。这让他感到很不方便。

残疾人专票不能网上买

从2012年开始,铁路部门要求每趟旅客列车预留一定数量的残疾人旅客专用票额,方便残疾人旅客乘火车出行。除了伤残军人、人民警察外,持有残疾人证的视力、肢体或智力三类残疾,以及残疾等级为一级或二级的人士可以购买残疾人旅客专用票额车票。

虽然符合购买残疾人旅客专用票额车票的条件,但让张仲感到不便的是,这种车票无法在网上购买,只能去窗口现场购票。“符合条件的都是残疾等级很高的人,出趟门都很不容易。既然‘专票’是为了方便残疾人,为什么不能网上购票呢?”

昨天晚上,记者先后来到北京西站和北京南站,了解如何购买残疾人旅客专用票额车票。在北京西站,售票员表示目前残疾人专票只能在窗口购买,但如果残疾人本人不方便来,可以由他人代买。“需要残疾人本人身份证、残疾证,还有代办人的身份证。”售票员表示,残疾人专票的票面上有一个“专”字样,但是票价没有任何优惠。在北京南站,记者得到了同样的答复。

记者又拨打了12306铁路客户服务热线,客服人员则表示,购买残疾人专票只能去售票窗口,但是购买“残军票”却可以网上操作。对此,张仲也感到很无奈。

坐残疾人专席得看运气

虽然出行离不开轮椅,张仲却依然心态乐观,还经常组织残友一起出门游览。火车是他们出游的主要交通工具。

北京到西昌是张仲最常走的线路。从北京西站始发的K117次列车,是他的首选。之所以选择这趟车,是因为车上有残疾人旅客专用坐席。然而,他上次买到残疾人专席还是在2013年。这也是他惟一一次买到这种坐席。

“非常宽敞,车厢里还有无障碍卫生间,有专门存放轮椅的地方。”尽管过了多年,张仲至今还保留着当时拍摄的照片。张仲说,残疾人专用坐席是经过专门改造的,残疾人可以有充足的活动空间,卫生间非常宽敞,轮椅在里面转圈都没有问题。一上车,列车员就在他的位置挂上了一个中国结,表明他是“重点旅客”。

但是,这样的位置并不好买。这趟车张仲坐过8次,只有这一次赶上了残疾人专用坐席。虽然他可以购买残疾人旅客专用票额车票,但仅仅能保证“有座”、“下铺”,却无法保证买到“专座”。他向车站售票员咨询,售票员却表示残疾人专用坐席不一定每趟车都有,而且也无法确定是几车几号。今年6月,他再次乘坐这趟车时,车站售票员告诉他,这趟车的残疾人专用坐席“取消了”。

希望能有固定车厢固定席位

记者了解到,为方便残疾人旅客乘坐火车出行,铁路部门要求每趟旅客列车预留一定数量的残疾人旅客专用票额,车票从预售之日起至始发站开车前24小时,会专门“预留”给符合购票条件的残疾人旅客。此外,铁路部门还要求旅客列车设置残疾人旅客专用座席,专用座席设置处及所在车厢外的车身涂刷相关标志。

但是,售票窗口并不掌握列车上残疾人旅客专用座席的信息,让残疾人旅客很是头疼。在北京西站和北京南站的售票窗口,记者询问残疾人专席与普通座席有何不同,售票员也答不上来。12306客服人员则告诉记者,残疾人旅客专用座席的空间较大但因为车体不同,所以售票窗口也不知道每趟车的残疾人旅客专用座席有多少,在什么位置。“这些信息就要咨询列车长了。”

“连售票窗口都无法掌握车上的情况,我们又上哪儿去了解呢?”张仲表示,希望将来列车上的残疾人坐席能够固定车厢、固定座席,这样残疾人购票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中国的残疾人有8500万人。但你看大街上,却几乎看不到残疾人,他们大部分都还在家里。”张仲说,尽管全社会都在提倡残疾人多走出家门,但是让他们不能走出来的障碍还是很多,要真正解决这一问题,除了硬件上的无障碍,还要“软件”上的无障碍。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王琪鹏

监制:杨滨、张鹏

编辑:王海萍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平安北京通报两起案件:一个堵车门骂司乘人员 一个醉酒滋事拉拽司机

乘车需小跑、候车位被占……老人乘公交咋这么多难处?

北京公交乘车最快捷!高德报告评其为“公交最幸福城市”

成都地铁禁吃东西 揭秘哪些东西不能进站乘车?

北京铁路警方走进小学校园 普及安全乘车常识

北京西站民警帮旅客找回遗失钱款 提醒:出行少带大量现金

敏感时刻,美国驻港澳总领事被曝密会香港反对派人物

扔汽油弹、砸校门逼中学罢课,3名男子被香港警方拘捕

他带领团队22天完成核酸检测110万人次后,再战大连……

香港新增8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连续2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低于百例

香港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内地医疗团队驰援抗疫,这些香港艺人衷心道谢

香港疫情终于出现一个新变化,张文宏:已到关键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