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2019-12-01 07:13 北京晚报 TF008

姨夫生日,他属虎。姨家女儿外地念书不在身边。母亲跟我商量,我们去为叔父选购一款老虎蛋糕。店里有两个款式,一款顽皮小公虎,一款粉色母老虎。我们母女不约而同选了母老虎,相视坏笑。

作者 怂沛沛


姨家有只温柔的母老虎——我大姨。

大姨从来心疼我们这些小字辈。模糊印象中,我念小学的时候,他们家住在成都机场附近。过年,几家小孩都喜欢去他们那儿玩耍。玩到中午开饭前,大姨总会拿钱让我们去买各自喜欢的易拉罐饮料。那个年代,各家各户并不那么宽裕,但大姨和姨父对我们这些小孩却很舍得。

姨父和大姨是一块儿白手起家的原配夫妻。近些年国内流行的创业风投热,姨父和大姨在本世纪初靠着十万元本钱就开始了。创业艰辛,沧海桑田。我那时小,不懂这些,只记得他们搬过好多次家——从成都机场附近搬至市区;随着达州市南外新区打造,又搬至南客站附近;再迁至成都,安家川师大附近;汶川地震后,整个成都仿佛是朝着天府广场往南开发的,他们又搬至天府一街。

某次,和叔父聊天——女子婚配,找什么样的男人合适?叔父不假思索:敢于承担责任的。同样的问题,我没问大姨。我想,原配夫妻携手并肩创业守业数十年,她的实际生活已经给了我清晰明了的答案。

带了蛋糕来到姨家,我想泡茶。姨打开冰箱冷冻层,让我自己挑。好家伙,金骏眉、大红袍、碧潭飘雪……包装表层都结冰了。爱茶之人当下心疼茶叶几秒,转身去书房找姨父,他正研究陈氏太极,比划着手势告诉我:“我网上查过,这些茶叶放冰箱没问题。”我想了想,回至厨房,向大姨讲了我的认知——这些茶叶,可能更适宜在零度至零下五度之间保存。我挑了袋金骏眉回客厅泡茶。然后,听见大姨冲向书房“教训”姨夫。

不一会儿,书房那头,传来的却又是大姨向姨夫贺寿的笑语欢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

(原标题:粉色母老虎)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孕中游泳比赛夺冠,骑车穿行急刹车绊倒,这位孕妇“心太大”!

女子到医院咨询5年前被性侵如何起诉,末了医生却觉“被涮了”?

琐碎人生见真情,小区门禁前尽显生活百态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