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专科大夫对不孕患者最直接的感觉就是这个词,更要嘱咐她们一句话

2019-07-28 10:22 北京晚报 TF008

今儿有点惨,发烧、嗓子肿、说不出话。可是下午的门诊是早就约好的,还有我自己约了要给人家加号的几个外地患者,我一句发烧看不了了,那些远途跋涉来的患者咋办?

▌作者 关菁


新华社资料图

除了这些约好的病人,其实还有不少直接来要加号的患者。可是我一开口说病了没法加,人家马上理解地预约了下周一的号,没有一个人像往常那样苦苦哀求非加不可。我真是打心底里感谢他们的善解人意和忍辱负重。

忍辱负重,嗯,就是这个词,这是我对大多数不孕患者最直接的感觉。

比如眼前这位,两个月前我们给她做的一个双侧输卵管积水整形术。上次来时B超说左侧积水复发。紧张得我回去就翻手术录像,看来看去真看不出有复发的可能。于是消炎一周,今天再复查,果然那些积液都消失了。我松一口气的同时,发现坐在面前的她已然哭了。看得出,她也吓得够呛。然后她很隐晦地倾诉了因为不孕夫妻之间的不和谐、不理解甚至冷战,甚至即将婚姻破裂,没有了踌躇满志,没有了颐指气使(生了孩子的那些媳妇绝不是这感觉)。很多类似状况下的女人都这样——她们会把所有不能怀孕的责任都揽到自己头上,自觉自己就是夫家不能接续香火的罪魁,也不管以前是不是因为种种原因在丈夫的首肯下做过人流、药流甚至中期引产;反正现在怀不上,没脸见人的就是身为女人的自己……一个哀哀垂泪,旁边等着看病的患者感同身受,又是拍抚又是递纸巾,然后一起红了眼。

看着她们,我心里叹了又叹。

不由得再一次嗔怪她们的母亲没能及时告诉她们孩子对于婚姻的意义——有时候,这个意义重大得甚至远远超过所谓的爱情。

就像是故意安排了倾诉专场似的,接下来,一个外地姑娘也是话没说几句就开始一直不住地哭了起来。跟着她来的是她的婆婆,一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女人。不知道这位婆婆的耐心能够维持多久;也不知道这小媳妇在她的婆家感受了多大的压力。

我必须老生常谈地再说一遍:婚姻是有条件的,而爱情,其实所占的比重少之又少。孩子,在一个家庭里往往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08

分享到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