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二人行“也有我师”,从“爱美爱操心”的人身上能学到不少东西

2019-07-28 07:08 北京晚报 TF008

孔老夫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我斗胆改一下,变成“二人行,也有我师”行吗?

▌司马小萌


插图 王金辉

我这人,不总是大大咧咧,有时比较细心;也不总是傲娇,偶尔比较虚心。静下心的时候,我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猛地觉察到身边朋友的一些优点。

考虑到本栏目是家庭版块,请允许我“婆婆妈妈”一下:

近几年因公出差,或者带北京摄友自驾采风,为省住宿费,通常住标间。“同居者”换来换去,不外这么几位。其中有两位,特点非常突出。

一位,爱美,特别爱美。我们私下里插科打诨、嘻嘻哈哈的时候,我叫她“臭美妞”。显然她对这个“昵称”格外享受,通常会“呲牙咧嘴”,笑得比我还灿烂。

不是吗?“爱美”早成时尚。懂得科学地“捯饬”自己,和不懂得“捯饬”自己的,像隔着一个世纪。

另一位,爱操心,特爱操心。我们私下里插科打诨、嘻嘻哈哈的时候,我说她“操心命”。显然,俺的总结,非常到位。只见她嘴角上扬,一双小眼儿自豪地眨动,更加炯炯有神。

是啊,既懂得为自己操心,又懂得为别人操心,这不叫“事儿妈”,而是情商高的表现。

好了,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纵观社会,不少人长得太着急,刚刚“人到中年”,就一脸“苦大仇深”。而咱们“臭美妞”,五十郎当岁的年纪,三十郎当岁的脸庞。小脸粉扑扑、水嫩嫩。夸张地说:找皱纹,得用放大镜。

爱美是人的本能。但并不是人人都舍得付出时间和精力,我就是其中一个。记得有次去韩国,当女士们在百货商场窜上窜下踅摸化妆品时,我则躲到一边,在长椅上玩手机。

在国内出差也一样。当我还在梦中快活,此美妞已经在卫生间折腾自己了。为此,她甘愿“晚睡早起”。所以,和她“同居”,我不必为起床设闹钟,竖起耳朵听动静就行。

看看她用的化妆品,并没多高级,化妆品的功效也确实有限。但能持之以恒保养多年,也是没谁了。

晚上入睡前,每当美妞贴着面膜,跷着二郎腿,在床上悠哉悠哉看手机,那场面相当的滑稽,完全不亚于西方“万圣节”的搞怪。

有天晚上闲来无事,我们几个人玩江苏淮安发明的扑克牌“掼蛋”。美妞刚贴上面膜,忘摘了,结果被同事拍了照片。她那张“外星人的脸”,成为此片“最大亮点”。

热情的美妞,执意改造俺这个“老土”,绝不允许“抹点口红就算化妆”的偷工减料。此君有句口头禅:“补水”。早起一杯温开水,临睡一杯温开水,床头再备一杯起夜喝。成天唠唠叨叨动员我喝水,说得俺“耳朵长茧子”。常常,一杯温水,撂到俺的床头柜上,不喝还对不起她。

改造初见成效……我想,美了自己,愉悦了大伙儿的眼球,怎么也得算“正能量”吧。

再来说说“操心命”。

这位女士和她的先生,一个身高1米54,一个1米80,看着悬殊,其实相当和谐。

要知道她如何“镇”住先生吗?全靠“操心”啊。

简言之,有了这位太太,先生从不用操心。因为,事无巨细,有自觉自愿的“操心命”就够了。而且是:开开心心地、“乐在其中”地操心。

前不久一次出差,领教了她的“操心”。

宾馆双人间通常有两件浴袍。那天我用完一件,随手放在沙发上。第二天回来,发现房间里只剩一件了。不妙!如果少一件,东道主最后结账要赔钱的。

是不是服务员收走用过的、没有放回干净的呢?已经躺下睡觉的“操心命”,一激灵爬起来,翻箱倒柜、高高低低地找。

我说:“睡吧,明天再说。”但此君仍“意犹未尽”,执意和我一起“福尔摩斯”。哈!真把自己当福尔摩斯的搭档“华生医生”了。

直至最后,我俩一致认定“服务员忘记了”,才罢休。

第二天查明,果真如此。

那次出差,我是领奖去的。奖牌个头儿不小,还是玻璃制品。我担心到机场托运箱子时碰碎,打算自己手提着。

“操心命”急了:“手提着,多累!”

夜已深,此君仍从床上爬起,开始对奖牌进行里里外外的研究;又对我的箱子进行“扫描”。最后,决定对奖牌进行“二次包装”……

本人向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动静如此之大,那还了得!马上制止。于是,此君不情不愿地、嘟嘟囔囔着回到床上。

哈!这哪里叫“操心”,确切的翻译是:“热心”。

在这里,俺郑重提醒各位——

留意身边每个人吧。二人行,也有我师。

无需气壮山河的高大,无需惊天动地的伟岸。点滴长处,各个都有闪光点。一旦变成自己的,你就赚了。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