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八一”是军人的节日,战友在一起比“炊事班的故事”更加温暖

2019-07-28 07:03 北京晚报 TF008

“八一”是军人的节日。“八一”是我们的节日。

▌作者 任继兵


拉练中的炊事班  新华社资料图

小时候,每逢“八一”,父亲所在部队都会有或大或小的庆祝活动,食堂伙食也格外丰富,就像过年一样,热闹,热烈,热情。

后来,我也参军了,对“八一”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建军节当天,连队放假,改善餐饮,最忙的要数炊事班。

最记得1973年的“八一”,指导员让我们队部集体帮厨,除通信员和连长有任务之外,我和卫生员、理发员、司号员,一大早便向炊事班长报到。在炊事班,身材矮小的指导员比我们来得还早,拿一件旧上衣当围裙,挽袖子持菜刀,已经忙活开了。

那天,我们铆足劲儿猛开了一次荤。后来才知道,连长荣立了三等功,开心犒劳全连官兵,事先自掏腰包给了司务长80元钱。要知道,那时候,我们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只有四毛八分。连长还自掏30元钱,从驻地附近的服务社买来上好的高梁酒,大家兴高采烈,喝得别提多痛快了。当然,谁都不敢多喝,因为连长有言在先:“谁要是喝醉了,罚扫厕所三天。”通信员悄声告诉我,他们执行任务完毕,营长请吃饭,连长只喝了一口老酒就赶回连里了,“连长说,他立的三等功大家都有份,必须在连里过节。”

真的,那个“八一”,我们愉快地过着自己的节日,连长还让我陪他下了3盘棋,局况是2比1,我获胜。连长特别高兴,微笑着对我直伸大拇指。一边几位观棋的战友看得入了神。那种官兵之情,实在是水乳交融。

退伍之后,我当了警察,在派出所任片警。有一年下片区,听说张大爷的独生儿子参军去了,“八一”前一天的上午,我特意买了瓶二锅头去看望张大爷。大爷纳闷:“任儿啊,你咋给大爷送酒呢?”我接过话茬:“您忘了?我也是当过兵的。您儿子在保家卫国,今天我给您当儿子了。”大爷用右手点了点我:“任儿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那天,我还帮大爷收拾了屋子,算是过了一个不一样的建军节。

其实,单位领导也一直想着我们这些穿过军装的新民警和老警察,每逢“八一”,都会为我们这些复转军人发纪念品,开座谈会,暖大家心,希望我们发扬革命军人的优良传统,更好地为百姓服务。

穿过军装的人,对“八一”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八一”是一种传统:“八一”是一种荣誉;“八一”是一种记忆;“八一”是一种情怀;“八一”是一种责任和担当……这一切的一切,在我们心里,是曾经,更是永远!

又临“八一”,不由写下这一篇小文,给父辈、给战友、给自己……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