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北京房山一婴幼儿游泳馆收预付费后停业,64名消费者告商家

2019-03-14 13:27 北京晚报 TF010

花五千多元,给孩子办了婴幼儿游泳消费卡,还没消费几次,游泳馆却关门停业。在北京市房山区,至少64名消费者遭遇了这一情况,沟通无果后,他们将游泳馆的经营者、股东及店铺租赁者诉至房山法院,要求对方退还预付款及利息等损失。

据悉,该案涉及64名原告,之前法院开庭审理过其中3起,今天上午,法院开庭将合并审理其中的11起。 据原告之一王先生称,2017年,他房山区某商场的一家游泳馆,与被告北京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婴幼儿游泳课程服务合同,一次性支付了游泳卡预付款5680元。

款项支付后,王先生带孩子消费了3次课程,在还有45次课程没有消费的情况下,被告教育科技公司未通知王先生,并擅自将经营的游泳馆门店关闭,不再提供游泳服务。 之后,王先生与被告科技教育公司多次沟通,希望退还剩余未消费金额,遭到教育科技公司的拒绝。

王先生等11名原告认为,被告公司擅自终止合同,已经构成违约,因被告公司为任某一人注册的有限责任公司,故任某作为股东,应对被告教育科技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之后,11名原告又追加游泳馆的场地的出租方,也就是游泳馆所在的商场,北京某商业管理公司为被告,认为该公司与被告教育科技公司存在“柜台租赁关系”,原告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 王先生请求法院判决解除双方之间签订的服务合同,并判处被告教育科技公司、任某及北京某商业管理公司退还其游泳卡预付款及其利息、交通费、通信费、保全费等费用共计5 717.67元。

今天的庭审中,被告一科技教育公司的代理人答辩称,游泳馆的人员招聘、培训,工资支付、店面租赁等都是另外一家公司,会员费也都进了这家公司,被告一的营业执照、公章仅仅是为了这家公司的工商注册,被告一并不是实际经营者。 据记者观察,被告一代理人口中的“另一家公司”并未被列为被告,也未出现在今天的庭审。 被告二任某的代理人同样称,任某并没有收取消费者的会员费,没有收益,任某作为股东,不仅没赚钱,还亏损了100多万。 被告三北京某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答辩称,其与原告不存在服务合同关系,没有交易往来,因此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来源:北京晚报 张宇

分享到

钱追回来了!跑路4年的健身房老板,执行法官可没忘了你

疫情还没完全结束,有些企业已想跑路?“不可抗力”非万能借口

大过年的,怎么又跑路了?再遇到预付卡消费,一定要睁大眼睛

教育公司前老板收学费“跑路” ,新老板“填坑”,法官提醒

早教机构跑路,家长担心企业破产预存费打水漂,律师给出专业建议

数十人在京应聘司机后签合同,交完2万元购车押金却遭公司跑路

健身房关门,预付卡咋就成了吞钱卡?不能让跑路者逍遥法外

蒙你没商量!家政龙头说垮就垮,消费者预付卡里还有钱却无法索赔

郁闷!女子花八千多刚办游泳卡一次没用就遇停业

三鼎家政公司关门跑路 消费者三万元要打水漂儿

结婚当天婚庆公司跑路 喜气洋洋婚礼“寒酸”收场

板蓝根能抵抗新冠病毒?10月“科学”流言榜发布,这些都辟谣了

“带自己的家人来看看北京”,这两位四川援鄂女护士圆梦了

拼多多助力杭州黔东南对口帮扶,42万人围观苗侗老乡刺绣蜡染

25年来首次!大批黑鹳回归永定河

“攀爬北海古建房顶拍照”处理结果来了!罚款并列入“黑名单”

中消协发布“校园贷”警示:再现新骗局,小心“三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