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儿时的记忆:东单体育场

2018-07-07 09:26 北京晚报 TF011

现在的东单体育场是北京解放以后逐渐形成的叫法,早年的旧北京人管这叫东单大地或者叫东大地,所谓大地是因为早年这里是一大片空白的官地。为了叙事方便,我把这儿解放前后的名称,统称叫它东单体育场吧。

作者:李金河


我从童年的时候就好动,不论什么运动只要是四肢参与的动作我都喜欢,什么球类、掼跤、把子功,我都学着做,是孩子好动的天性吧!

早年我居住在东单附近,东单体育场我是常客。旧时在这儿发生过的许多事儿,虽然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我依然记忆犹新。抗战胜利后,日本人在京的家属即将被遣返回国,他们把无法带走的旧家具及生活用品卖给当时胆儿大的旧京人,于是东单体育场就成了临时的旧货市场。

配图为资料图与本文无关

在东单体育场,我看过英国、法国水兵与北京队的足球比赛,看过梨园行的戏联足球队的表演赛,记得有京剧界的前辈裘盛戎、李宗义等老先生的足球“表演”(踢足球)。有时我也去朝内大街孚王府(俗称九爷府)内看篮球比赛,记得有木乃伊队、国民党的208师队和火车头队。偶尔我也会去沙滩中法大学或德内辅仁大学操场观看比赛。

北京解放前夕,解放军将北京城围个水泄不通,国民党军队曾经把东单体育场和天坛公园跑马场用作起降小型飞机的机场。

球类运动我最喜欢足球,一是爱踢二是爱看。孩子们对足球场地要求不高,只要有块空儿地儿凑钱买个球,大门处放两块砖头或堆点儿衣服作为标记就行,事先约个时间占块地儿分成两拨儿就开始战斗。小伙伴儿不在乎输赢只求个乐儿出身透汗,输球不要紧绝对不能输球又输人。肚子饿了不用问谁带的窝头来两口,口渴了找个井窝子喝个水饱儿,从来也不会问“杂货面”又涨多少钱一斤啦!

北京解放后,为了提高人民身体素质,党和政府提出口号“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在校的中学生必须达到三级劳卫制的体育考核才能正式毕业。

我非常怀念当年北京团市委和体委组织的各项体育活动。例如:摩托车的驾驶和跳伞运动,从各中学高年级学生中选拔体育爱好者。首先学习摩托车的机械原理,经过考试合格,再请专业教练员教授驾驶技术。当时的东单体育场曾经做过摩托车的驾驶训练场地,也做过伞塔跳伞培训地。每当我翻看自己六十多年前的跳伞证,总会情不自禁忆起与我一起参加跳伞培训的老同学,他曾经打破世界定点跳伞纪录。可惜呀!可惜我怎么也想不起这位老同学的名字了。

如今的东单体育场,是青年球类爱好者活动的好地方,场地器材灯光一应俱全。每当走近东单体育场,总让我忆起少年往事,让我对当下美好的生活更加热爱。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