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格子间:位置不能瞎坐 职场门道有点多

2017-12-08 06:58 北京晚报 TF003

新公司在城郊,有班车接送,坐班车当然比自己开车好,省心省事还省油,堵车也不慌,没睡醒到车上还能再眯会儿,缺点是得掐着点儿赶车。有天我还在等煎饼果子的摊主找零钱,突然瞟见单位的班车开过来了,我顾不上找零一把拎起煎饼果子就往前冲,总算赶上了!

作者:蓝色咖喱粉


资料图 办公桌(与本文内容无关) 来源:新华社

上了车都还没站稳,就来了个急刹,幸好我眼明手快,一把抓住扶手,刚好司机后面有个空位,就顺势坐了下来。长舒了口气,回味了下自己刚才迅捷的身手,还颇为自得,边刷机边吃早餐。

啃了大半个煎饼果子时,班车的下一个站到了,车门打开,第一个上来的是张副总,他似乎有点惊讶,看了看一手拿着半拉子煎饼果子,一手拿手机的我,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脚步停滞了好几秒钟,然后才往车厢后面走去。后面立马响起一片热情的招呼声:“张总,我这儿空呢,这边坐啊……

想着张副总刚才看我的眼神,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可不就是在班车上吃个早餐嘛,旁边的同事不都在吃吗,又不是我一个人!我觉得是自己过于敏感了,但还是打开化妆包对着镜子仔细地检查自己的脸,脸上干干净净的,既没有沾甜面酱也没沾辣椒酱,于是我安心地继续吃我的早餐。

中午吃饭时刚坐下来,同办公室的刘姐就凑了过来,神神秘秘地咬着我的耳朵:“听说你早上在班车上坐了VIP座位?”“就我们这班车还有什么VIP啊,你当是高铁还是飞机啊。”我不在意地说。“哎,你刚来不久还不晓得,你们那条线路的班车上,就是司机后面那个偏宽一点的单人座,我们私下都管这叫‘VIP座位’,是张副总的专座!他这人比较各色,配给他的专车不用,说什么不搞特殊化,跟普通员工一样坐班车就行。但班车上其它位置他是不肯坐的,他人胖,嫌挤,就认牢那个位置。他这个习惯公司里的老人儿都晓得,故意不提醒你,就等着看笑话呢!我刚来时和你一样,也坐了一次,很久后才晓得自己坐错座了……

我边听着刘姐碎碎念,边迅速将车上的情景过了一遍,懂了,怪不得我中途上车,车子里也不见得很空,这第一排,又最宽敞的位置竟然空着;还有坐在通道对面的同事似乎斜了我几眼,然后在那边窃窃低语。我还大大咧咧地坐在人家副总专座上,吃着煎饼果子刷手机,原来刚才根本不是我敏感,而是张副总真的不高兴了!

这么一搞,害得我落下个后遗症,不要说公司班车的第一排,连坐公交车,都不敢坐司机后面的第一排位置。今年年初,公司人事调整,张副总去了分公司,新来的副总不坐班车,可即使连最后一排都坐满了人,这个VIP座位却始终空着。看来不止我,整辆班车的同事都落下了后遗症。

不过这比起我一个朋友,那我这个坐了副总专座的糗事实在是太小菜一碟、不值一提了。朋友是年中空降到某公司任经理,第一天上班安排位置,部门老总指指靠窗边的一个位置,虽然也不过是大开间里隔出的格子间,但这个格子靠窗边,相对独立,位置好不说,面积也明显比其它格子要大好几平。
只是这个位置上还堆了不少东西,好像有人的。问老总,老总说那位同事请长期病休,出国治病了。然后又呵呵呵呵地笑了几声:“你懂的,说是长期病休,其实就是打算辞职,缓冲下。这样吧,一下子也没合适的空位,你先坐着,等过段时间再帮你调整个位置,你放心,他请了半年病休呢。”

朋友只得坐了,但心底总觉得忐忑不安,每次去找部门老总要求调个位置,老总却老用再过段时间就调整来敷衍他。果然,没过两个月,请病休的部门副总就回国上班了。

还能说啥呢,部门老总跟部门副总面和心不和,是这个部门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等着看副总回来看座位被占了,上演一场撕扯大戏呢。

(原标题:位置不能瞎坐)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