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

专访亚雷:一枝秃笔一张废纸还有“御用男模”

2015-11-26 12:00 网络 TF006

2015年11月26日讯,那天亚雷在朋友圈里发了条状态,大概是原来给供应纸张的“大老板”罢工了,嫌他浪费纸,眼瞅着就宣纸断顿儿,他只能“以画易纸”,所以在朋友圈里发信息求救。就是借这个偶然机遇,和他聊出个专栏,我也没客气,一次性布置了两个月的任务。本以为按主题归纳一下就好,没想到亚雷来了一句:“好……难。”

f6_调整大小

自从任务下达之后,每天八九点钟,亚雷的朋友圈必然出现新作,我在底下开玩笑似的来了句“笔耕不辍啊!”没过一会儿,他就回复我:“这不是为你吗?”他认真了,当然我也得认真。

亚雷说他画画时用的是一枝秃笔、一张废纸,每次还都配上几句歪诗,对了,他还特地雇了个“御用男模”:威猛的中年男子,一脸络腮胡子,不断向后退的发际线,挺有特点。亚雷爱画老汉,与其本人形象严重不符,但心里的感觉实际上和他自己挺搭调。记得他还曾写过一篇文章《粗头乱服 难掩其真》,说的虽是明瓒的画儿,一看这标题,怎么看怎么觉得像给他自己写的。

亚雷一家人都画画。他的爱人张筱膺同亚雷一样也在南京艺术学院教书,一个搞史论研究、一个专攻山水画,亚雷的闺女六岁出头,打小就爱舞文弄墨,画的画儿别具童真,又有点儿超脱同龄人的沉稳。这样的家庭环境,让亚雷的画儿里有种不一样的调调儿,老汉虽狰狞,并不那么“视觉美”,但却是有情怀、有温度的。

然而要说这画里特别提气的,或者说是让人能从一头雾水中豁然开朗的,无疑是题画诗。就比如他最近画的《穿针图》:“粗头乱服狮子吼,泼墨仙人抖三抖。老汉穿针又引线,从来靠心不靠手。”眯着眼睛大手穿针,粗汉干细活儿,没想到靠的是心中定力。再比如这张《子非鱼》(如右图):老汉对眼盯着鱼缸,看金鱼欢乐,不管鱼怎么想;这金鱼在水里快乐游着,自由自在,也不管外边这老汉想怎样。一篇极富逻辑性的《知鱼之乐》,在亚雷巧妙的变化下变成了“你乐你的,我乐我的,咱俩互不干涉”,表面上一乐,里头还带着那么点儿谐趣与思考。

画画儿往往在不是主业的时候,出现许多未曾料想的精彩。如今我们所谈论的文人画,必须具备学养、思想,能够言之有物,亚雷的画中所透露出的,正是这样一种特征,而且还带有浓郁的个人风格。再换种角度言之,用一颗平常心去画画,把它当成一种生活,其实倒没那么多规矩了,哪怕就是做顿饭、一家人在一起,都能画出挺有意思的画儿来。

剩下的几期,就交给亚雷了。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分享到

学业被横加干涉,伴侣遭评头论足,请别以爱的名义绑架独立人格!

不追忆过往,不畏惧未来,这才是最好的生活态度吗?

调皮老先生欧阳中石是教师、是书法家、是京剧行家 本行却是这?

古代最实用开蒙读物《千字文》:不仅能教识文断字 还能学书法

被王维李白写诗咏叹的燕然山到底在哪儿?其实面积很小

小细管胡同深处的《汉寿亭侯庙碑》:明代“适景园”遗存的唯一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