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

北京最早见载于史籍的私家名园临锦堂:以“灵峰湖玉”而著称

2018-11-25 09:17 北京晚报 TF021

金章宗泰和年间,蒙古成吉思汗崛起于大漠,铁骑长弓,无敌于天下,屡次大败金兵。在蒙古军的不断围攻之下,贞佑二年(1214年),金宣宗被迫离开中都,向南迁都于北宋故都汴梁,以大臣完颜复兴留守中都。第二年成吉思汗攻破中都,从此幽燕地区为蒙古所占领。又过了十七年,蒙古大军再次攻破汴京。一年多之后(1234年)又破蔡州,金朝末代皇帝哀帝自杀,金朝彻底灭亡。

作者:贾珺


燕京府宅名园记

蒙古人为游牧民族,以毡帐(俗称蒙古包)为住所,在大漠上逐水草而居,不断迁徙,并不建筑固定的建筑物,对其他国家的城市和建筑也缺乏爱惜之心,攻城略地之时经常采用屠城毁城的残酷方式,对当时的建筑文明破坏极大。金中都陷落的时候,曾经遭到较大的损毁,原有的皇家御苑和豪贵名园几乎被焚掠殆尽,但毕竟没有全城夷为平地,比起花剌子模都城和西夏都城,还算是幸运的。而后,幽燕地区成为蒙古统治的核心地带,得以稍稍远离战火,原有的战争创伤渐渐开始恢复,于是又有新的私家园林出现,临锦堂就是其中一例。

临锦堂的具体位置缺乏明确的文献记载,清代《日下旧闻考》认为在金中都东北郊积水潭(今什刹海)南岸西侧,今人萨兆沩先生则认为应位于金中都城内西部。

此园的主人为“幕府从事刘公子”,具体名字不详。这位园主于乃马真后称制二年(1243年)在园中举行了一场风雅的宴会,邀请的客人都是当时的名士,其中名气最大的是金末元初的大诗人元好问。举觞言欢之余,园主特意恳求元好问为这座园林写点东西,以纪念这次难得的聚会。元好问盛情难却,当场挥笔完成了一篇《临锦堂记》。

这篇文章写得很漂亮,一面叹息昔日中都的繁华胜景大半成为焦土,一面赞扬这位刘公子独具慧眼,选取金代旧苑西侧的一块空地营造了一座别致的花园,还引御苑的金沟之水入园,汇成水渠和池沼,园内成行成排地种植竹子和树木,宛如棋盘,其间杂植绚丽的花卉和珍奇的果树,罗列奇巧的石峰,景致非常幽雅。园中的正堂名叫“临锦堂”,颇有些华丽气概。人在园中,可以远观西山的起伏,视野很开阔。

自后晋石敬瑭将燕云十六州献给辽国之后,幽燕地区就长期为少数民族政权占据,与中原久隔,但依然明显受到汉族文化的影响。唐宋文人园林和皇家园林都崇尚姿态秀丽的奇石,已经形成重要的传统,金人灭北宋,曾经将汴梁艮岳奇石大量北运,把这种赏石的风气带到幽燕地区。元好问的文章提到临锦堂以“灵峰湖玉”而著称,泛指以灵壁石和太湖石为代表的南方奇石,非常珍贵。灵壁石产于安徽灵璧县,色泽丰富,形态圆润多变,敲之如磬;太湖石是一种灰白色的石灰岩,长期受风化水蚀,形成瘦削奇崛、玲珑多窍的特点,以江苏太湖地区所产为上品。

临锦堂是蒙元时期北京地区最早见载于史籍的私家名园,又有名家园记流传至今,足以引人遐想。

(原标题:引人遐思的临锦堂)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21

分享到

王勃李贺等人才高八斗却短寿 其人生经历诠释了老子的一句老话

巴西国家博物馆被毁文物“重获新生” 帮它的是中国腾讯这项技术

王国维陈寅恪吴宓等留下墨宝 透过书法之外折射出学养和艺术审美

“文房四宝”萌芽于魏晋南北朝 唐代韩愈首提“文房四友”之称

学业被横加干涉,伴侣遭评头论足,请别以爱的名义绑架独立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