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

古代最实用开蒙读物《千字文》:不仅能教识文断字 还能学书法

2018-09-06 09:04 北京晚报 TF0328

启功先生曾评价《千字文》说:“以‘天地玄黄’为起句的《千字文》,名头之大,应用之广,在成千累万的古文、古书中,能够胜过它的,大约是很少很少的。”

作者:李小龙


宋徽宗赵佶书《千字文》

除了用作识字课本外,古代一些规模较大的典籍经常以《千字文》中的字为顺编号,如《大藏经》与《道藏》等,此外,商人记账、科举考试的考场安排也多以此为序,足见《千字文》的影响力。那么,《千字文》为何被视作最理想的蒙书呢?开学第一周,一起来了解古代孩子们的启蒙读物吧!

梁武帝萧衍像

《千字文》的来历

梁武帝下令编成 王羲之书法摹就

关于这部书,传载之异甚多。李绰《尚书故实》载:“千字文,梁周兴嗣编次,而有王右军书者,人皆不晓其始。乃梁武教诸王书,令殷铁石于大王书中拓一千字不重者,每字片纸,杂碎无序,武帝召兴嗣谓曰:‘卿有才思,为我韵之。’兴嗣一夕编缀进上,鬓髪皆白。而赏赐甚厚。”这则材料进入传说后演变成了如伍子胥过昭关一样,从“鬓髪皆白”变成了一夜白头,这当然是民间传说踵事增华的惯技。事实上一夜“鬓髪皆白”的可能性也不大,但这种说法的背后却真实地反映了后世接受者对《千字文》鬼斧神工成就的赞叹。

总的来说,还是史家记载较为可信。姚思廉(公元557-637年)《梁书》载云:“高祖以三桥旧宅为光宅寺,敕兴嗣与陆倕各制寺碑,及成俱奏,高祖用兴嗣所制者。自是《铜表铭》、《栅塘碣》、《北伐檄》、《次韵王羲之书千字》,并使兴嗣为文。” 这里的《次韵王羲之书千字》,便是《千字文》的前身。姚氏撰《梁书》,多参考其父姚察(533-606)旧稿。史载姚察年十二岁便能属文,十三岁即经太子萧纲引于宣猷堂听讲论难,此时距周兴嗣(公元469-537年)逝世仅二十年,且其父僧垣为梁武帝礼遇甚厚,所载当有可靠来源。那么,这里所说的《次韵王羲之书千字》究竟是谁写的呢?启功先生曾写过两篇文章专门探讨有关《千字文》的情况,大致意见是此文当为梁武帝勅撰,而后用王羲之写过的字集摹一卷。

武帝勅撰此文的用途如何,史书并未仔细说明,然而据《尚书故实》或韦绚(公元801-866年)《刘宾客嘉话录》的记载,当为梁武帝萧衍(公元464-549年)为诸子所编的识字课本,可见史评为“儒雅”且“笃好文章”的武帝确有识见,他深悉和谐整饬且富于韵律的诗歌形式对化蒙的重要意义,便令周兴嗣“韵之”,从而使这一识字课本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的类四言长诗面貌产生,并在中国文化中放射出极大的能量。

唐欧阳询书《千字文》

古代最实用的识字书

所选之字使用率高 还能学习书法

作为一本蒙书,《千字文》的首要功用是教孩子认字,从实用角度来说,其所选的一千字从数量与使用率上看都比较适当。教识字是所有启蒙读物都应该具备的内容,像大家所熟悉的《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