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

小细管胡同深处的《汉寿亭侯庙碑》:明代“适景园”遗存的唯一印记

2018-09-04 09:53 北京晚报 TF0328

众所周知,东四北大街什锦花园胡同是一条极具传奇色彩的胡同。这条胡同有着数百年的历史:明朝时期,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朱能战功赫赫,永乐元年被封“成国公”,后建起私家园林“适景园”。经过几代“成国公”的建设,“适景园”名冠京师。如今的什锦花园胡同中部就是“适景园”的故址。

作者:芦金轩


国图馆藏小细管胡同关帝庙内明代“汉寿亭侯庙碑”拓片

在什锦花园胡同中部拐弯处,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胡同,南与什锦花园胡同,北接魏家胡同,狭窄又曲折,这就是小细管胡同。不为人知的是,小细管胡同13号(旧9号)曾有一座关帝庙,它就位于“适景园”旁,更重要的是这座关帝庙还与“适景园”的主人相交集。

如今,关帝庙大部分建筑已不存,但幸好还存有“汉寿亭侯庙碑”拓片(收藏于国家图书馆),通过碑文,人们能够了解这座关帝庙的相关情况。

关帝庙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创建,该庙是为了纪念第七代“成国公”朱希忠、朱希孝兄弟二人。

朱希忠,字贞卿,号葵亭。第六代“成国公”朱凤之子,自幼读书聪明机灵,嘉靖十五年袭爵第七代“成国公”,时年21岁。明世宗嘉靖皇帝有救驾之功。嘉靖住在西苑时,能不时得到召见的官僚只有:郭勋(武定侯)、朱希忠(成国公)、崔元(驸马都尉)、夏言和顾鼎臣(阁臣)以及礼部尚书严嵩。朱希忠还被皇帝指定为辅佐太子的重臣。万历元年,朱希忠去世,被追封定襄王。

朱希孝,字纯卿,与朱希忠同为陈夫人所生。在锦衣卫任职时年仅17岁。忠心耿耿历经三朝始终如一。他还是著名的书画鉴定专家且藏品丰富。万历二年去世,追赠太傅。

通过碑文可知,碑文由黄廷用撰写。黄廷用,生于明弘治十三年(1500年),福建莆田人。22岁中举人,35岁中进士,授为翰林检讨,49岁为应天乡试考官,51岁擢为司经局洗马兼翰林侍讲,60岁升为工部右侍郎。

嘉靖三十一年,是黄廷用擢为司经局洗马兼翰林侍讲的第二年。被任命撰写“汉寿亭侯庙碑”,这在当时,多少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值得一提的是,黄廷用是福建莆田黄滔的后裔,莆田黄滔祠堂如今已有七百余年历史,从这个祠堂里,走出进士78人,有宰辅、尚书、御史;巡抚、知府、知县、文人学士。如今,莆田东里巷有黄廷用故居“冬卿旧第”,因黄廷用官居司经局洗马兼翰林侍讲,故称“洗马埕”。

嘉靖年间,汉寿亭侯庙是经过占卜所选中的“都城东北隅”吉地,虽占地面积不大,但门窗墙壁粉饰一新,“后寝前堂”功能齐备。因为它与明朝时的“适景园”紧密相连,而且又是为“成国公”朱希忠兄弟二人而建,因此有不少学者认为,小细管胡同的关帝庙就是成国公的家庙。

因为小细管胡同的狭窄曲折,这座关帝庙犹如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小家碧玉,很长的时间内杳无音讯。在记载历代北京庙宇史料最为详备的《北平庙宇通检》(1936年出版的)中,就检索不到小细管胡同关帝庙的记载。

不过,幸好有其他资料记载了这座关帝庙。《1928年北平特别市寺庙登记》中记载,“关帝庙,坐落内三区小细管胡同九号,建于明嘉靖三十一年……庙内法物有泥塑一尊,铁磬两口,铁钟一口,功课本二本,另有石碑一座。”

1929年,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会进行《北平志》的编纂,工作人员调查了九百余座寺观、坛庙、祠堂等摹拓石刻。其中,张次溪编辑的《北平庙宇刊刻目录》,就将小细管胡同“明汉寿亭侯庙碑”收录其中。1936年北京第一次寺庙总登记时,对于这座关帝庙的内容变化不大:只是泥塑神像增至三尊,却没有登记石碑。1947年北京第二次寺庙总登记就更简单了,只记录了当时的住持名:海瑞以及登记日期。

上世纪末,人们对于这座关帝庙的关注逐渐增多。1991年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的《北京文物胜迹大全·东城区卷》祠寺道观第55条就记载了小细管胡同13号的关帝庙。当时,尚存大殿三间及部分配房,殿东墙角处砌进一座石碑,就是“明汉寿亭侯庙碑”。

当代著名画家郑希成先生的钢笔白描画集《京城民居宅院》中,在描画马辉堂花园(魏家胡同18号)时,右下角就绘有小细管胡同关帝庙半幅平面图(中轴线偏东部分),山门、前殿、后殿及西配殿、厢房。

上世纪70年代,笔者也曾在小细管胡同居住,9号大庙(今13号)位于胡同中部坐北朝南,门前的小广场用北京城墙的城砖修建了一座公用厕所。山门已改成随墙的院门,院内的享堂早就没了,前半部分东、西配房重新翻盖,后半部还是老房子,高大的寝殿伫立在正中央,寝殿住着三户人家。而那块“明汉寿亭侯庙碑”,便镶嵌在大殿外侧的东墙上,院里的住户挤得满满的。如今,这座碑是否还在无法实证,关帝庙也已完全变成了民居。

根据笔者的统计,在《北平庙宇刊刻目录》中,明代关帝庙碑刻有二十一通,在嘉靖三十一年及之前(含小细管胡同《明汉寿亭侯庙碑》)的仅有九通。小细管胡同的“汉寿亭侯庙碑”,或许是“适景园”遗存的唯一印记。 小细管胡同深处的《汉寿亭侯庙碑》,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默默地看着崇祯帝景山殉国;看着李闯王进了北京城;看着顺治帝坐金銮殿。看着眼不前的“适景园”树倒了、阁塌了、园子荒了;看着老街坊们这家儿来了、那户儿又走了。

 

(原标题:小细管胡同残存明代“汉寿亭侯庙碑”碑文 明代适景园与关帝庙)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328

分享到

长辛店老镇拆出300多块明城砖 部分刻有匠人名字

揭秘明式家具的内敛与含蓄 简洁无饰却不简单

《二进宫》进的是紫禁城哪座“宫”?

北京一明代古刹广智禅寺内现4米深盗洞 下方或埋葬佛像(图)

古代最实用开蒙读物《千字文》:不仅能教识文断字 还能学书法

被王维李白写诗咏叹的燕然山到底在哪儿?其实面积很小

模仿《水浒传》创作《八犬传》?论汉籍在日本的传播与影响力

港大毕业却嫁了患偏执狂的丈夫?她的青春是那个年代最优雅的注解

数学为媒与汉语结缘,80-18=匈牙利汉学家姑兰的中国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