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

融入数学元素,还与Supreme联手,这位版画家很炫酷!

2018-08-24 09:15 北京晚报 TF0328

埃舍尔能在流派迭起的现代艺术中独步一时,绝非偶然,他开创了某些前人未曾涉及的构思造境。很多科学家、数学家被他的版画成就所激励,甚至产生了一个可以命名为“埃舍尔主义者”( Escherian )的流派。

作者:吴兴文


埃舍尔

一、独步现代主义的埃舍尔

最近读到BBC英国广播公司艺术总编辑威尔·冈波兹( Will Gompertz )所著《这个作品怎么这么贵?看懂设计,你要懂的现代艺术》( What are You Looking at?150 Years of Modern Art of in the Blink of an Eye )一书,宛如进入印象主义画家相遇的咖啡厅、或者是毕加索主办的宴会等场景,以及一些偶然出自作者想象的对话细节,探讨现代艺术(大约自1860年代到1970年代)与当代艺术(一般认定为还在世的艺术家作品)。作者认为许多这年头生产的艺术品的确──而且为数不少──终将禁不起时代考验,但同样的,一些没没无名的作品也会在某一天大放异彩。

若以此观点来看,埃舍尔( M. C. Escher,1898-1972年)的版画作品曾在二十世纪末、本世纪初,和克里姆特、席勒等人的画作一样,被运用在高级的文具用品;部分结合科学和艺术的几何图形作品,被印成平面图版,供人拼贴成画或多面体。一度他是当时颇受欢迎的版画家,我曾经将他印成海报的作品,透过一个朋友送给她在数学系任教的母亲,也喜欢的不得了。埃舍尔能在流派迭起的现代艺术中独步一时,绝非偶然,他开创了某些前人未曾涉及的构思造境。很多科学家、数学家被他的版画成就所激励,甚至产生了一个可以命名为“埃舍尔主义者”( Escherian )的流派。

但是埃舍尔从来没有学生,假如有,他们恐怕只学到一些木刻与石版画的技法。他无心传播自己的理念,因为那对于他本人不断的探索将是一种干扰。他的目的是通过作品,把他的想象世界传达出来。尽管没有“埃舍尔学校”( Escher School ),但也已经有许多艺术爱好者被他的工作所感召,他们遍布全世界。毫无疑问,这是因为埃舍尔的创造闪烁着一种精神上的光芒,他的影响已经超出了一帧或一组版画。

埃舍尔学过建筑,这不仅丰富了他的物理与数学知识,特别是其中的几何原理,同时也奠定了他精严的描绘技能。虽然他作品的科学技术的因素、神秘的意念以及玄妙的哲思,都表明他是一位现代主义艺术家,但是他与大部分现代主义艺术家的不同,在于他的奇想与哲思都是通过精湛的写实技巧表现出来。这使他的艺术于深奥中含有普及的性格,不至于像有些抽象画派那样,令普通的观众感到迷惘与惶惑。

二、尝试各种版画技法

1898年6月17日,埃舍尔出生于荷兰雷瓦登市( Leeuwarder )。在阿纳姆市上中学,并在F. W. 凡德·哈根的指导下,上了第一次版画课。哈根教他橡胶版画技巧,帮他发展版画的才能。从1919到1922年,他在哈伦建筑与装饰设计学院( Haarlem School for Architecture and Decorative Art )就学,跟随杰瑟路·德,梅司库达( S. Jessurun de Mesquita )教授学习版画的制作技巧。梅司库达教授强烈的人格特质,对于埃舍尔日后发展为版画家,有着极大的影响。

埃舍尔回顾这段时期时期说:“那时期,板目木版画(woodcut,指以圆凿子在侧纹木块(Side-grained)──通常是梨木上刻图)。对版画艺术家而言,比现在还要流行,我除了承继了我的老师对侧纹木块的爱好之外,另一个让我对他长久以来仍心怀感激的原因是,他教会了我如何好好的运用这种材料。”

埃舍尔刚开始学习比较容易入手的橡胶版,一直到1919年才学板目木版。但是他在1916年,就为1913年在学校查经班认识的好友凯斯特( Bastiaan Kist ),设计他生平的第一款藏书票,用红和黑两色麻胶版套印,10.3乘以12.3厘米。骷髅跨坐在棺材上。这款戏而不谑、像死神致敬的作品,献给自己的同班同学,可见他们两人友谊之深。来年埃舍尔一家人,搬家到奥斯特贝克( Oosterbeeck )的罗珊德别墅( Villa Rosande )。这里的“七面向”起居室,成为他与朋友固定聚会之所,除了为自己设计一款鹈鹕的藏书票,绿色麻胶版印制,10.6乘以7.1厘米。还为他的好友蒂嫩( Heleen van Thienen )设计另一款:有一对鹈鹕的藏书票。

1916年为好友凯斯特设计他生平的第一款藏书票

1919年是埃舍尔入军队服役的年限,未达学业测验标准的他,在同年写给朋友豪兹( Roosje Ingen Housz )的信中说到:“以经济的考虑,我不得不选择一些小木块作些藏书票形式的木刻版画。”它们一共有三十个“玫瑰”,其实是他透过这些小木块,尝试各种题材的木刻版画。如此决心热情,使埃舍尔在一次接受周报( De Hlfstad )的访问,很骄傲地指出,这系列作品入选Artibus Sacrum Society的年度展。而真正的一朵玫瑰,则于当年三月为豪兹设计成一帧藏书票,板目木刻版,5.2乘以3.3厘米。

1919年为豪兹设计的藏书票

1922年埃舍尔移居意大利,两年后定居罗马,他继续说:“在意大利的头七年里,我只用这项素材。侧纹木块十分适合大尺寸的头像,比昂贵的环纹木块(end-grained)好用多了。在我年少轻狂的岁月中,所刻凿过的大量梨木木块,绝不少于三英呎长、二英呎宽的面积。”直到1929年,才第一次制作石版画;然后在1931年,第一次尝试做木口木刻。他在罗马十二年间,作了很多趟研究旅行,去过阿布鲁日亚、阿马菲海岸、卡拉布里亚、西西里等地。

佛罗伦萨的文艺复兴,异教徒的希腊遗荫,罗马帝国的余晖仍反映在亚得里亚海边,南意大利及罗马多种的方言、习俗、品味、传统,不但它的“历史性”是卓越的特点,而且它的“地方性”更加富有魅力,使得该区域的“风情”,永久不衰,自成一格。由于相异的文化曾经汇集交融,艺术是一种变化的工具(手段),从一种形式到另一种形式,造就埃舍尔后期的版画创作,独步于现代主义的超现实新貌。

三、寻找某一视觉形式

1935年他离开意大利,在瑞士停留两年,又在布鲁塞尔停留五年。在瑞士、比利时、荷兰时,他不断地自我建设,但是他也发现这些地方的陆上风光和建筑物,比不上他在意大利南部所见的那般扣人心弦,于是他不愿对四周的景致做所谓直接或写实式的描绘。原因主要是离开意大利,特别从1938年以后,较专注于将个人的想法描绘出来,最后于1941年定居荷兰巴恩,一直到他1972年3月27日去世为止。从此他的版画创作过程,可以划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

从1922年到1935年埃舍尔全心全意地探索版画材料的各种特性,也渐渐了解到,每一种材料都有其限制。和他在1938年以后在特定思维下所创作的版画作品作一番比较,就可以看出两者之间几乎有着天南地北的差异。前者是他从一迭草图中,只因它恰好适合他当时对某种技巧复制技巧的兴趣,和一般版画没有多大的区别;后者他是从他所擅长的技巧中,选择一个最能表达那占满他脑海中的奇特想法。

有关后一个阶段的变化,埃舍尔自述:“这个过程由寻找某一视觉形式,来清楚的表达我个人思考脉络为开端。通常,要将我的想法搞清楚,得花上很长的时间。但是,脑海里的影像,原本就跟视觉影像是两回事,不论耗费多少精力,总是不可能将徘徊于实际的那个──事实上,根本‘看不见’──影像,很完整或很完美的捕捉下来。经过一长串的尝试,最后──当我就要肠枯思竭的时候──我终于能将我可爱的梦想,以虽仍有欠缺,但详尽的笔法描绘下来。画完之后,进入第二阶段,那就是让这幅画制版付印。此时,只剩下双手的工作,我的精神则可以放轻松休息了。”

关键在1937年,前半年埃舍尔的作品还是以风景为主要导向,后半年开始便显著地受到数学兴趣的影响。不论从主题或内容表现来看,都大大扩展了一般图像所能承载的可能向度,在平面版画表现中,埃舍尔融入了如镜像、规则的多面体、螺旋、数学中的元素,以及建筑和动物等等的主题。在内容方面除早期版画外,艾薛尔将它分成九大类:平面图形的规则分割、无限的空间、立体的环与螺旋、倒影、逆转、多面体、相对性、平面与空间的冲突、不可能的建筑物。

四、与Supreme携手联名

埃舍尔从不想与世隔绝,而是要传播他的版画艺术,让更多的人分享他创作时的兴奋与惊喜。出于这个原因,他从来没有限定过作品的版次。一旦有人需要,他就会将他的石版画交付印刷;或者亲自手拓木刻,印刷一些新的复制品。如果需求众多,需要用普通的商业印刷方式生产时,他便授权许可。但是在他去世后,家族便成立管理委员会,导致他的作品连一款藏书票都要上百美金。1980年2月9日苏士比在纽约,为W. F. Veldhuysen等收藏的埃舍尔版画作品举办的一场拍卖会,其中第106标的一张贺年卡和一款藏书票合拍,板目木版画,1954年作品,7.2乘以5.8厘米;底价四至五百美金。

2017年5月5日,由世界级知名街头品牌Supreme,与埃舍尔管理委员会携手打造的联名系列,当天正式发售。埃舍尔独步现代主义的超现实,与街头艺术完美结合,包括《莫比斯带─第二号》、《相对性》和《三个球─第一号》等多幅经典名作,以插图的方式呈现于风衣、棒球衫、连帽衫、T恤、短裤与帽款等单品之上,强烈的超现实感,形成巨大的视觉冲击。历年的Supreme发售现场都人满为患,这一次也不例外,并在入手后第一时间穿在身上。平时在伦敦街头摆摊,大家所孰悉的潮伯兰斯·沃尔什将其与Supreme结合的、黑色Nike Air More Uptempo进行搭配,在现场与群众一起High起来。

Supreme在1994年秋季,诞生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由James Jebbia创办。Supreme的本意是最高的、至上的,与埃舍尔独步的、超现实的艺术风格颇为匹配。Supreme最早是结合滑板、Hip-hop等文化,并以滑板为主的美国街头服饰品牌。随后,Supreme的影响力逐渐向外推进,并被英国潮流团体GIMME5带入伦敦。在日本方面,当时由潮流教父藤原浩等人力捧而顺利进军日本市场,从此Supreme在亚洲声名大躁。成为潮人家喻户晓的品牌。从户外运动用品Nike、The North Face,到时尚名牌Ralph Lauren、LV,乃至于著名的导演戴维·林奇都和Supreme合作过。罗比·威廉姆斯以这个品牌为名,做过一首歌曲。

以下针对其中三幅埃舍尔的作品,来看他自己怎么说:

《莫比斯带─第二号》

《莫比斯带─第二号》:板目木版画,以三片木板制成,完成于1963年,45乘以20厘米。一个没有头尾之分的环状带子,通常都有两层不同的表面:一层内面,一层外面。但在这条细带子上,却有九只蚂蚁,一只接一只,不只在正面爬行,也在反面爬行。因此,这条带子事实上只有一个表面。

《相对性》

《相对性》:石版画,1953年,28乘以29厘米。在这幅图画哩,有三道不同的重力平面,是彼此垂直而行的。这三个地平面被裁切成以直角的方式,彼此相交,而且上面都住着人。

让不同世界的居住者,在同一块地板上行走、坐下或站立,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他们对于水平面或垂直面的观点并不相同。不过,我们可以共享相同的楼梯。这里所画的最上面的楼梯上,有两个人往同样的方向,并排着走路,但是,其中一个下楼,另一个却是上楼。他们之间是绝对没有接触的,因为他们住在不同的世界里,所以完全不知对方的存在。

《三个球─第一号》

《三个球─第一号》:木口木版画,1945年,28乘以17厘米。在这幅画最上面,尽可能的表现出一个球体的空间感。但事实上,它根本不是一个球,而只是一个球在一张纸上的投影,它还可以被剪成一个圆盘。在图的中间,则是一个画得就像个纸圆盘的圆,只是它被折成两半,一个是垂直的,另一个是水平的,而且上头的球体就停放在水平的那一半上。在图的下方,则呈现了另一个圆盘,但这次它没有对折,若以远近法来看,它就像是个圆桌的表面。

五、超现实的藏书票

埃舍尔在自行编撰《埃舍尔的幻觉艺术》一书中,将归类为〈八、相对性〉一节的作品,有一段解说:“我们只要将镜头伸向某栋建筑物的顶端或底下,就可了解,建筑绘图师要表达所有直立的线条时,真的只需用很简单的方法即可办到──以透视法的投影法和几条并行线就可以了……。........有时它同时位于水平面、天底点和天顶。”其中〈63。.另一个世界─第2号〉作品,是图六《相对性》的最早构想。画面透过一个立方体建筑物的内部,从五个开口墙壁上,便可以看到这三个点展现不同的景观。这幅作品完成于1947年,木口木版画,以三片木板制成,31.5乘以26厘米。

《另一个世界─第2号》

但是埃舍尔在1946年6年,便开始应用在藏书票创作上。这一款藏书票, 木口木版画,8乘以6厘米。刻画从窗口到海平面。窗台上有一本打开的书和一个花瓶,窗台上延伸出去的教堂和房屋,和更远处的海平面结合成一体。消失在海平面上的岛礁和船只,则呈现在摊开的书页上,颇有超现实主义的味道。就像比利时画家马格里特,时常把窗外的田野与架上的风景画混再一起,使人难以分辨究竟是真实的乡镇,还是窗口的风景。

1946年6月水平面灭点藏书票

在马格里特的作品中,画里画外的统一主要是通过画架上的油画实现的,而埃舍尔则将窗台表面做成了与街面一致的结构,就实现这个统一了。对于马格里特来说,任何逻辑、任何与现实的联系都是偶然的;而对埃舍尔而言,却是要刻意去追求的。超现实主义者创造了一些难以琢磨的谜题;也必然将这些谜题留给观众去琢磨。对埃舍尔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谜题本身。他希望我们欣赏那个谜,但同时也希望我们欣赏解谜的办法。

1946年埃舍尔为荷兰藏书俱乐部设计,兼作贺年卡。

我曾经付出几千元人民币,买了一款埃舍尔于1946年11月,在海牙第一次有意识地把天顶点,为荷兰藏书票俱乐部制作了一件小幅木刻作品,不但可以作为贺年卡,而且还是一款精美的藏书票,木口木版画,11.8乘以10.1厘米。这幅作品表现一个人正从一口很深的井中爬出来,重见天日。下面刻着一行字“我们会出来的”,暗指二次大战后百孔千疮的局面。是我最喜欢的一款,2008年3月在拍卖会上拍,被同好拍走了。虽然至今有点心疼,也算是一种分享!

 

(原标题:走上炫酷的埃舍尔)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328

分享到

王勃李贺等人才高八斗却短寿 其人生经历诠释了老子的一句老话

巴西国家博物馆被毁文物“重获新生” 帮它的是中国腾讯这项技术

北京最早见载于史籍的私家名园临锦堂:以“灵峰湖玉”而著称

王国维陈寅恪吴宓等留下墨宝 透过书法之外折射出学养和艺术审美

“文房四宝”萌芽于魏晋南北朝 唐代韩愈首提“文房四友”之称

学业被横加干涉,伴侣遭评头论足,请别以爱的名义绑架独立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