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

吴冠中曾为北京饭店作画未被采用 15年后再受邀挥毫作巨幅水墨画

2018-06-25 09:54 北京晚报 TF2018

1988年6月,北京饭店邀请吴冠中为北京饭店国宴大厅作画。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吴冠中心情有些激动,没想到15年后又重新被北京饭店请回为国宴大厅作画。不久,他精心绘制的长15米、宽3米的巨幅水墨大画《清奇古怪(汉柏)》便问世了。

作者:彭晓东


1971年10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重新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此后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很多。一时间,以北京饭店为首的涉外八大饭店,住店外宾人数爆满,众多的外国宾客常是一房难求。为解燃眉之急,周恩来总理指示,新建一栋北京饭店东大楼。1973年3月破土动工,仅仅用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23层高的北京饭店东大楼就拔地而起。新建的东大楼,有近2000多平方米的前厅大堂,有几十个大小餐厅和几百间客房。该如何装饰,张挂何人的字画呢?于是乎,在中央有关部门的指示下,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牵头,邀请了各省市的名气响亮的几十名大画家们,便陆续入住北京饭店,为东大楼而作画。这其中有吴作人、李可染、李苦禅、郑乃光、黄胄、白雪石、王雪涛、田世光等人。

1973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副教授的吴冠中,时年五十四岁,当时还在河北农村劳动。一天他突接上级命令,说有重要的任务要他马上返回北京。回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院领导告诉他,北京饭店新建个东大楼,设计图纸中要求大餐厅墙壁要用壁画《长江万里图》装饰,其中壁画要用油画来展现万里长江的两岸风光,并要求吴冠中、黄永玉、袁运甫、祝大年等人马上带上画具到苏州、南京、黄山、三峡、重庆等地沿途写生。

接到命令吴冠中等人便出发写生去了。1974年1月,吴冠中、黄永玉等人各自带着自己的写生稿回到了北京,可惜的是整理后,没得到批准使用。为何这事没了下文?很多年后我才明白个中原委。当时,吴冠中、黄永玉、袁运甫、祝大年等人画的长江流域画稿,按当时美术界有关领导要求,要集中起来,去粗取精,整合为一件完整的艺术作品。然后绘制成为一件大型的无光油画壁画,装饰北京饭店东大楼。那么,这件大型壁画,悬挂在何处呢?这里还有一个很少为外界人士知道的内幕,据北京饭店一些老职工回忆:原东大楼设计图纸,要将北京饭店东大楼建筑成为一个当时全京城最高的大楼,而且在新的东大楼顶层上,建一个超大型国宴大厅,它比现在的国宴大厅(1954年建成)还要大一倍。

这个国宴大厅,除了要用大型无光油画的壁画装饰,还要让国际友人们能够登上北京首都的制高点,俯瞰北京城四合院、紫禁城宫殿建筑群、人民大会堂等建筑。为此东大楼决定安装多部直通楼顶的国产电梯,新大楼使用的电梯,只需半分钟,就可以从一层到达顶层,客人无任何不适之感。

可惜的是,因为多种原因,在顶层建国宴大厅的设计方案未能实现。吴冠中、黄永玉、袁运甫、祝大年四人的长江沿岸写生稿,也未被新建北京饭店东大楼采用。

后来,北京饭店东大楼设计方案改为大型瓷制壁画。设计方案采用了中央美院国画系教授著名山水画家白雪石先生创作的桂林山水《漓江新春》一画的画稿,瓷片则由景德镇的建国瓷厂烧造。最终,东大楼东大厅镶刻了一副长17米,高5米的大型壁画,共烧制了大约35万块瓷片。《漓江新春》瓷制壁画仅画面上用的各种不同颜色的山峰、倒影、竹丛、人物、竹筏、天空等不同的瓷片,就有130多种之多。1989年北京饭店东大楼装修,东大厅餐厅改为西餐厅,这幅大型瓷制壁画,全部砸毁了,幸而我还保存有一张中国北京饭店东大厅餐厅明信片,使人们能看到昔日《漓江新春》的风貌。

虽然吴冠中当时没有为北京饭店画壁画,但他与北京饭店的缘分并未结束。我也得以和吴冠中老师相识。我和吴冠中先生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饭店东二楼画廊,引荐者是中国美协副主席华君武老师。那时大约是1981年,北京饭店专门为吴冠中举办的一次小型画展。我有幸参观了当时的展出,个人觉得那时吴先生的作品,画的还是比较具象,不像他晚年,大多数作品进入了抽象艺术期。他晚年的一些作品,仅仅是用点、线、面、色彩就使作品充满了迷漓的梦幻般的抽象美。

1988年6月,北京饭店邀请吴冠中为北京饭店国宴大厅作画。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吴冠中心情有些激动,没想到15年后又重新被北京饭店请回为国宴大厅作画。不久,他精心绘制的长15米、宽3米的巨幅水墨大画《清奇古怪(汉柏)》便问世了。1989年1月,吴冠中老先生70岁时,又为北京饭店贵宾楼精心创作了巨幅油画:《雪山》。皑皑雪山之巅,一轮红日冉冉由东方升起,该画装帧后,悬挂在北京饭店贵宾楼前厅大堂之上。

进入新千年,传来一件大喜事,吴冠中老先生当年所画的油画《长江》“现身”了。原来,1974年,吴冠中根据自己的写生稿,画成了长6米多的油画草稿《1974年·长江》。30年后,吴冠中的儿子可雨,偶然间发现了被扔在抽屉中布满了尘土的一卷长长的油画,他便问父亲知道不。吴冠中老先生说:“我能忘记吗?这是我的心血啊!”画稿因为纸张欠佳,已经变得发黄发脆,但画面油色依然鲜亮,就像是刚画完不久的一样。后来,吴冠中的老朋友、著名的裱画师张世东先生,竭尽全力为其装裱。2006年8月17日,吴冠中老先生《1974年·长江》油画草图底稿,捐给故宫博物院做永久珍藏。这是他油画作品的经典作品之一,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与北京饭店失之交臂。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北京饭店史话:为什么只有这座饭店得以名曰“北京”?

唐山大地震40周年 回忆:当时的北京饭店是啥情况?

五一劳动节 北京国际饭店劳模团队亮相长安街为游客指路

北京最牛理发店竟然是北京饭店

学业被横加干涉,伴侣遭评头论足,请别以爱的名义绑架独立人格!

不追忆过往,不畏惧未来,这才是最好的生活态度吗?

调皮老先生欧阳中石是教师、是书法家、是京剧行家 本行却是这?

古代最实用开蒙读物《千字文》:不仅能教识文断字 还能学书法

被王维李白写诗咏叹的燕然山到底在哪儿?其实面积很小

小细管胡同深处的《汉寿亭侯庙碑》:明代“适景园”遗存的唯一印记